我想讲讲“日本软硬件那些事儿”了

以前大部分时间都是讲美国,怎么说呢,美国与中国有尖锐的矛盾,但是好多中国人向往美国,尤其是当官的,都是把子女往美国送去“受苦”。所以讲美国公司的时候,当然也有骂的,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但是骂的人并不是特别多。

日本的公司我讲过任天堂,sony,骂的明显要多数倍。中国与日本之间的关系是私仇,也很少见有高官把子女送到日本去留学,不像以前,孙中山,鲁迅那个年代,现在去日本的少了。

以我的第一手体验,中国人是敬佩强权的,日本相比于美国,不够大也不够强。

虽然很多中国人不承认,但是日本在软件硬件方面,属于第一第二阵营一点问题也没有,连Apple的创始人,Oracle的创始人也是非常的敬佩日本公司与文化,Apple对Sony赞不绝口,在给iMac起名的时候,他想叫MacMan(明显是模仿Sony的WalkMan),他的同事Ken Segall,是NexT和Apple的创意总监,也就是做「think different」那一系列广告的家伙,说服他不要起这么傻的名字。

Oracle的创始人就更不要说了,他在美国盖了一个日本风格的房子,还收藏日本刀,日本飞镖,有一次在日本机场过海关的时候,被人没收了,他说:“我是私人飞机,我不可能带着飞镖把自己的飞机给劫持了”。日本的工作人员听了以后,觉得有道理,但是规定就是规定,还是把飞镖给没收了。

我在做电台的时候,讲到这里,会跳过去,因为中国人恨日本人到骨头里,讲日本的好话,是要被批斗的。

当然,也不能说中国人与日本势不两立,中国人喜欢看日本拍的色情片,只可惜,只爱那几分钟,等到了贤者时间提上裤子以后,国家又开始主导了思维了。

所以我做的电台,有关日本的公司被下架的最多,总共没几期,大概被投诉干掉了一少半,后来我就不在标题里写Sony任天堂什么的了,但是效果并不明显,听完以后随手举报,这才是一个合格的中国人。

其实我对三星也有点兴趣,不讲日本的可以讲韩国的,总归不太喜欢三星,虽然我自觉我对三星的了解也超过大部分人。讲三星,中国人是不太会举报与谩骂的。

我还是要考虑一下,虽然我想把我的想法录成音频保存下来,总挨骂,总归是不好的。我没勇气面对千夫所指,别说千夫了,每天5个骂我的,我都要恶心的不行。

实在不行,就讲讲三星。

Delta变异后美国疫苗有效率降到92.7%了

San Diego的疫苗接种率是53.7%,其它都是根据下面的数据算的。

t = 21610 + 1805

1 – ((1805/t)/53.7%) / ((21610/t)/46.3%) = 0.927 = 92.7%

对美国这帮不肯接种疫苗的sb有点震惊,目前美国是G7中接种疫苗的倒数第二,日本倒数第一。当然了,日本也是全世界的倒数前列,35%左右,是不是开奥运会开的忘记打疫苗了。

我讨厌儒家,不喜欢秦国,喜欢传谣,还有很多“个人”观点。

我讨厌儒家,不喜欢秦制国家,对自己国家悠久的历史不但不自豪,还对传统礼教极度厌恶。

我不认为我是女权,我也不认为传统女性有什么好的。我去过中国不少地方,去玩的时候,当然也是吃喝玩乐,也会去看传统建筑,比如去桂林,河南,孔府都去过,我去看这些地方的“女性”生活的地方。

在桂林看到女性的绣楼是真的楼,绣楼的楼梯是跟飞机一样的,一般时候,楼梯是没有的,只有要你下来的时候,才把楼梯接上,你才能下来。

在河南康百万庄园的时候,听导游讲得我恶心,姑娘就住在那个小屋里,大概是5平吧,跟坐监牢差不多,在里面吃饭拉屎,连说话都要通过仆人传话。如果嫁人了,也不能见娘家的男性,只能传话。女人出嫁前在娘家住,出嫁后去婆家住,操,一辈子住了两个院子。

去孔府,有个女性专用的院子,所有的女性关在一起(不能叫住),院门紧闭,女仆人与“女主人”之间交流是送水,还要通过下面这个东西,叫“石流”。就是你递过去,她递出来,谁也见不到谁。跟喂猪的差不多。

就这,“传统文化”,传你妈统,早死早好。

疫情什么时候结束?

我又不是大师,不会算命,我当然不知道了。

在公司如何判断一个项目还不错呢?就是一群SB来抢项目的时候,说明这个项目进展的还不错。当项目出现反复,陷入困境的时候,这些SB躲的远远的,一旦有了成功的苗头,就全来了。

由此可以推测,疫情快结束的信号是:当一群穷凶极恶的坏逼出来抢功劳的时候,疫情就快结束了。

当疫情很难的时候,它们不说话,只捞钱。当快结束的时候,就成了他们的功劳了。

这次也不例外。

大清的事005:如果外国人在大清杀了人,会怎么样?

以下的内容来自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中一位叫邱涛的研究人员发表的论文,论文题目是《领事裁判权的历史渊源和历史作用——关于《“治外法权”起缘》一文相关论点的驳议》,论文的链接如下:

http://www.iqh.net.cn/info.asp?column_id=9657

事件的起因是:“一八二一年,一艘美国商船停泊广州码头,美国水手泰拉洛瓦从船上随手丢下一只坛子,恰好砸中船旁一条舢板上的中国妇女,致其落水身亡”。

继续阅读“大清的事005:如果外国人在大清杀了人,会怎么样?”

感觉现在已经完全没人管事儿了…

疫苗有没有用,没人说,专家不说,官员不说,百姓不说。反正出了事就是封楼封区封城封国。

外交就骂,网民骂,官员骂,外交人员也是骂,宣传部门还是骂。连骂的花样都不带变的,NMSL NMSL NMSL NMSL NMSL NMSL …….

无解。

大清的事004:大清的赔款比大英一年收入都多?

在中国有个流行的说法是,大清的GDP一度占到世界的1/3,与美国最高峰时候占全球比例相当,可谓是天下三分,我大清占其一,可谓是无可争议的南波万。

这是蒸的么?

只能用呵呵来回答,世界GDP第一的国家,能被打的这么惨,你信么?更不要提什么大清的赔款相当于英国一年的GDP收入了。

在1840年,大英帝国的财政收入近1亿英镑,算成中国的库银,相当于3亿两,而当时,大清每年只能收入4000万两银子。基本上,大英帝国搞两个月,大清搞一年。《南京条约》总共要赔2100万两银子,还是分期付款,要4年还清,相当于英国一个月不到的收入,大清半年的收入。

那不说大英了,说日本总可以吧。

甲午战争以后,大清赔了日本 3.4亿日元,还没打折。这是对的,只是对日本来说,从来不觉得甲午战争是一场完整的战争,就像他们侵华是大东亚共荣圈的一小部分一样。 甲午战争的日俄战争是一体的,他们从甲午战争中取得了补给,都投入到了日俄战争中,投入了小20亿日元,一分回头钱也没拿到。

我想说的是,要想富,做生意。

不管是帝国还是个人,要想成为最顶级的富国或者富人,都是做生意做出来的,没有谁能靠明抢别人成为顶级富翁的(当然你非说有也有,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大部分的富国还是富翁,都是有个正经的生意,当年卖鸦片也算是正经生意。

https://liuyandong.com/2021/05/08/%E5%85%B3%E4%BA%8E%E5%A4%A7%E6%B8%85%E6%88%91%E5%90%8E%E6%9D%A5%E7%9F%A5%E9%81%93%E7%9A%84%E4%B8%80%E4%BA%9B%E4%BA%8B%E6%8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