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台的第二个五年计划

忽软忽硬
忽软忽硬
电台的第二个五年计划
/

从2016年一次很意外的情况下录了第一期电台,到今天,已经5年了。在第一个5年中,电台没什么大的发展,这五年来,积累了一些特别喜欢我电台的听众,也积累了一些特别讨厌我电台的“听众”,感谢所有的听众,主要是感谢喜欢我电台的听众。至于讨厌我电台的听众,我真心的希望它们不要再听了,但是,我也知道,这么说是没用的,他们还是会听完我的电台,内心充满了愤怒,然后举报。

这五年来,他们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在我电台的第一个五年的末期,把电台的公众号举报到永久封号了。可能是由于看到了这种成绩,他们相当兴奋,增加了举报的动力。这说明了什么问题呢?其实想想挺可悲的,这说明了河里的大鱼已经不见了,只能举报一些像我这种鱼苗了。

据说在1970年代,长江里的刀鱼,一年产量是5000吨,不到10厘米的鱼连要都不要,最小的网眼是10厘米。 听说现在一年产量是0,因为长江禁止捞鱼了,一斤刀鱼1万块钱,达到2两的就是上上品了。为什么呢?大鱼都被捞完了啊,这些小鱼苗也被人盯上了。现在偷偷去捞鱼的人,用的网叫“绝户网”,网眼之小,据说堪比现在女生穿的丝袜,一网下去,不但鱼能给你捞的一条也不剩,甚至还能把长江水给搞成纯净水,可以直接罐装到瓶子里当大自然的搬运工。

最近,我这种微信阅读量平均1000出头的mini鱼苗,就碰了这种绝户网。看来,真的是捞不出什么东西了。

我相信,任何一个人,只要他讲话,总能找出他讲的不正确的话,如果今天没有,那就查他昨天有没有,如果昨天没有,那就查他去年,前年大前年有没有,言多必失,也就是所谓的挖坟。

我其实了解一部分举报我的人,我试图说服他们,举报我是没有意义的,后来,我觉得我试图说服他们是没有意义的。比如,有个听众加我微信,指责我美化sony,我觉得我没有美化,他说你可知道sony在侵华时期提供了侦察机的拍照设备?我回答他说你可知道sony是二战以后才建立的,如果他要提供拍照设备,要穿越回去。我以为对方已经明白了其中的逻辑错误,结果他来了一句,既然你知道sony提供了拍照设备,那你就不应该美化sony。我就彻底的无语了。

碰到这样的人,有决心,有执行力,很执着,但是又没脑子的人,真的是让人很崩溃的。尤其是在目前的网络环境下。这是一个举报就有奖励的年代,至于什么奖励我不知道,反正至少有一个平台举报的按钮写得是“举报有奖”。有时候,我真的想举报这个举报有奖的按钮,看看到底是什么奖励,这个项目经理的脑子要抽风成什么状态,才会把这个按钮写成“举报有奖”?

由于举报的实在是太多了,下一个五年中,我仍旧没打算闭上嘴巴,我还会继续录电台,继续让喜欢我的人听到我的声音,继续让不喜欢我的人也听到我的声音,然后生气。有个小小的改变,我以后会把主要的精力放在我自己托管的网站上,我的网站是我的名字的拼音:liuyandong.com

以后,国内的音频平台会减少更新的频率,比如像《史记》什么的,只会放到我自己的托管平台上。以前录好的电台,我也会逐渐更新到新的电台上,新电台的名字叫《忽软忽硬》。

如果你想收听新电台的内容,请用泛播客客户端,而不是国内的平台,在android上,我推荐使用开源免费的客户端AntennaPod,在苹果手机上,大家还是可以使用苹果自家的Podcast这个软件,找到通过URL添加节目,把我网站的链接输入进去,就可以了。

我新电台的播客链接是:

https://liuyandong.com/feed/podcast

最后,来讲一下现在我为什么要做播客。如果长期听我电台的人,可能知道,我说过太多遍了,我录这个电台纯属意外,我仅仅是因为等着看欧洲杯无聊,要等到凌晨2:45才开始比赛,总要找点事做,我就开始录电台了。

一直到今天,我录电台的设备都是极其简单的,就是一台手机,这几年我换过2-3手机,我发现,如果我不说我换了手机,绝大部分人根本听不出我用的是安卓手机录的,还是苹果手机录的。录完以后,就上传到平台上。

虽然录这个电台是随意开始,但是后来我准备的越来越多,在第二个五年中,我有了更深入的思考:我们的后人如何看待我们今天的人?

我说的后人,是今天我们所有的人都去世了,连我们的后人的后人都去世了,比如说过了1000年以后。我们这个时代,有个特点,有很多的数字资产存在于世,到时候,我们住的水泥房子肯定都没了,如果有,可能也是当文物来保存着。将来,数字化应该越来越多,多成什么样子,我也不清楚,我能肯定的是,越来越多。1000年以后,可能一个人一天产生的数字信息,比我们一生产生的都多。到时候,他们中,肯定有人想研究最初的历史,也就是今天的我们。

那时候,就不存在什么隐私问题了,可能我们这代人产生的数字遗产,都可以随意的被人放到一个小设备里,用超高速电脑来处理,现在所谓的大数据,放在1000年后,一根烟的工夫就处理完了。到时候,他们会如何评价我们这一代人?

现在DNA技术已经特别先进了,包括身份证,手机等信息,是完全可以定位一个人的,再加上无处不在的监控。1000年以后,他们可以还原他们感兴趣的每一个人,甚至精确到某一天,某一秒你干了什么事情。

假如,你的后代通过DNA,如果你有后代的话,假设1000年后,或者100年后,这个无所谓。你的后代拥有了这个能力,他用超级计算机还原了你一生的生活,然后当时的超级计算机分析了你的一生,得出了一个缩略图,买了多少次外卖,去开了多少次房,和谁开的房,你在网上留下了多少信息,你经过了几条街道,你的一生有200万个摄像头拍摄过你,他可以调取出来看看当年的你,还能分析你的社交软件,在多少个群里骚扰了多少个异性,举报了多少个公众号,都是举报的谁,录过多少期电台,被谁举报过……

我现在录电台,很大程度上是对未来感兴趣,未来会不会有人分析语音,或者当时一个普通人是什么想法,看什么书。如果他们分析我的电台的话,也许1秒钟就能分析完了,所以,我尽量讲实话,给未来的人一个参考。让他们知道今天的我们,有多少人值得尊重,有多少人是阴险小人……如果未来的人,100年后,200年后,或者1000年后的人,还有我自己的后代就更好了,虽然这好像很难。

这就是我为什么一定要传自己的音频到好几个地方,而且当别人要删我的音频的时候,我特别的讨厌。这都是我的幻想,能不能实现不好说,但是有一个不是幻想,现在,我开车的时候,我会听自己的电台,希望我老了以后,还能够听听我年轻时候的声音。

9人评论了“电台的第二个五年计划”

  1. 加油 继续做下去!我自己也开始玩播客 就是一拳超人那种心态 兴趣使然 但是已经感觉到 内容的束缚和审查 而且很多很无厘头 所以我也托管在自己的平台上

  2. 刘,你的Telegram频道都荒芜了,是不是Telegram账号都被自动销号了?重新用起来,搞个Telegram群吧,微信就是个垃圾。

  3. 很不错,爱听。另外建议偶尔做一期对谈接目,因为人在对谈时可能会呈现出另一种状态,丰富一下记录的维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