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 电视机的发展

20世纪30年代,美国人,尤其是RCA的创始人,他们经历过无线电的发展,知道无线电可以赚到海量的钱。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是电视机,那就像舔狗见到了美女,一窝蜂的都来搞电视了。

在最高峰的时候,美国人搞出来了70多种电视传输标准,美国总共有50来个州,70来个电视传输标准,平均一个州分一个多标准。再加上美国的国家体制,又没人管这事,只能靠市场来竞争。RCA又是最后的成功者,RCA先是收购比较大的几个公司,最多的时候自己有10种不同的标准来传输自己的画面,想大规模部署电视几乎不可能,只能一片一片的搞。最后还是技术和钱来说话,RCA耗资5000多万美元,研发黑白电视机,把采集,传输和显示搞成一个统一的标准。5000多万美元即使放在今天也是很大一笔钱,如果不算通货膨胀的话,也是前首富的3个小目标。

梅西现在一年薪水5000万欧元,当年帝国大厦也就花了5000万美元,金门大桥的造价是2000万美元。RCA还是挺舍得花钱的,还是自己的钱,美国政府可没这些闲钱让你搞创新。最后,RCA还是搞定了电视 ,在1941年的时候,美国采用了525行的传输模式,但是随后马上爆发了珍珠港事件,让电视机的研发进入了暂时的停滞。

如果大家听过我以前的电台节目,就会知道美国二战前的军力是巴西和西班牙的水平,排名世界15名以后。美国能打赢二战,完全是靠国内的民企,那些造自行车的改行造机枪,造热水器的改造造炸弹,造伐木机的改行造坦克…..这个RCA公司别看二战前和那些造电视的公司打的一塌糊涂,但是小日本鬼子一袭击珍珠港,这些公司立马就不打了,电视也不造了,开始转行成了一个专业的军事公司。

大家猜一下RCA在二战是造什么?给海军造声纳,给空军造战机航电系统,给陆军造通讯系统。还造一些到处都能用的电子元件。美国有一款主力轰炸机,型号叫B-17,也叫空中堡垒,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各型B-17轰炸机的投弹量占美军全部投弹总数的41%,高达64万吨。 还有一款飞机叫B-29,就是给日本投下原子弹的那个空中堡垒,上面的航电系统都是RCA这个公司做的。毕竟是专业做民用电视的,给军队做个侦察系统也不费什么工夫,RCA做出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款高空侦察视频系统,以前都是用照片,他们直接给录像了。

RCA还制作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款无人攻击机,型号叫TDR-1无人攻击机。现在美国不是已经频繁的使用无人机了么,干了好几个伊朗的高管,举头三尺无人机,搞的伊朗天天说最狠的话,挨最毒的打。现在的无人机更厉害了,以前的无人机没这么厉害,是造电视的RCA做的无线电遥控系统。

当时日本有零式战斗机,驾驶员坐在里面,冲向美国的军舰,沙尔八级为日本天皇效忠。美国人是人,不可能用这种方法来做自杀式攻击,但是有这种想法。于是RCA做出来了一个重达154公斤的Block-1设备,这个设备包含一台高清摄像机, 相机的清晰度为350条扫描线,图像以每秒40帧的速度通过无线电频道传输。

1942年4月,美国海军进行了首次无人机对目标的首次攻击测试。一架安装了“Block-1”设备的测试机,对“亚伦·沃德”号驱逐舰进行了攻击,当时控制TDN-1的地方,是在距离驱逐舰12公里远的地方进行的。虽然驱逐舰以15节的速度进行了规避,但还是成功的命中了目标。

实验成功以后,美国军方开始量产这个飞机,就跟遥控飞机一样,有11架飞机击中目标,战绩也不是很显著。最主要的原因是当时的显示器有问题,偏绿,如果天气不好,能见度太差的话,比如天上有雾霾,那就看不到飞机了。如果海里有海带,那美国的潜艇也歇菜了。幸亏二战时期,污染不太严重,RCA的飞机还有点用处。最后,RCA的系统 改进了,出了Block-II系统,但是日本投降了,还剩下189架遥控飞机,孤独的在美国戴维斯·蒙山空军基地里生锈。

二战一结束,RCA华丽转身,该打官司打官司,该拍成人影视拍成人影视。为了吸引广大堕落的美国男性用户,RCA用飞机上用来航拍的系统,拍摄衣衫不整的美国姑娘来吸引新的用户。当年在这个海军遥控飞机团队里,有一个帅哥,他至死仍然喜欢戴着一顶海军的军帽。在2017年的时候,这位海军开过遥控飞机的士兵去世,享年91岁,全世界的媒体都报道了他的死讯,他的名字叫休·海夫纳。也许你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是你一定知道他办了一个杂志叫《花花公子》。经过了91年岁月的洗礼,经过了1000多女孩的蹂躏,在海夫纳去世前的那几天,他还是戴着海军帽拍了一张照片,也许他还记得当年他在海军开遥控飞机的日子吧。

我看这一段的时候,有些感慨,当然不仅仅是感慨那1000多个女孩,而是休·海夫纳为了保持自己的活力与激情,要大量的服用西地那非那颗蓝色的小药丸,结果导致他一只耳朵失聪了。在我的微信群里,也有个家伙的右耳朵失聪了,和休·海夫纳一样 ,他也大量吃西地那非,我就有些嫉妒,失聪的门槛好高啊!

有时候,想想美国这些公司,真是朋克啊!当发生战争的时候,自己的设备改改就成了武器。发生战争之前,RCA和法恩斯沃斯这两个竞争对手打的你死我活,一发生战争,两个公司竟然开始联合起来开发武器,开始装配美国的军队。当战争一结束,两公司马上又开始官司打起来,竞争搞起来,最后RCA把法恩斯沃斯广播电视公司搞死了,完全不顾及当时曾经是亲密无间的战友。和中国这边非常不一样,中国这边是攘外必先安内,内部互相捅刀子。

还记得刚才说的当时 显示器和录像设备不能很好的处理颜色么?比如对绿色和蓝色就不能很好的处理。RCA当时没法解决这个问题,只能用其它的方法,比如在摄影棚里用特殊的灯光,如果要让主持人显示为白色,就要在化妆的时候把主持人化妆成绿色或者棕色,然后再用反差很强的对比色,让人感觉这个人是白色。

当时没有有色人种的空间,第一位黑人主持人当时只能在幕后录音,但是不能出镜。他的名字叫马克斯·鲁宾逊。当时的技术没法很好的拍出黑皮肤的人,直到又过了10年后,技术成熟了,他才从后台走向前台,成了一名大获全胜的新闻主播。

还有很多技术细节,为什么不同国家需要不同规则的电视机,其实原因也不是很复杂,主要是与每个国家的交流电有关。人眼有个延迟,比如灯泡实际上会随着电力的频率变化一明一暗,是闪烁的,但是人眼的延迟看不到。但是对摄像机来说,这种一明一暗的频率是可以感受到的,因此录视频的时候的频率要和放视频时候的频率相同。如果不相同,会在电视上出现 明暗相间的移动条纹。为了避免这种情况,交流电频率是50Hz的国家,会选择每秒25帧的频率,而有些国家的交流电频率是60Hz,那就选择每秒30帧的频率。这样才能保证相位始终和交流电周期保持一致。

其实,没什么道理使用50Hz或者60Hz的交流电,用50和用60对人来说是一样的,但是既然世界已经这样了,也不可能为了电视机再改交流电的频率。像美国是60Hz,中国是50Hz。这样一搞,电视自然就不同了,再加上其它的因素,比如要把传输信号中的音频和视频分离,最后出来了彩色电视机,又加入了彩色信息编码。如果不是做这一行的,确实很难搞清楚,反正我是搞不清楚,比如书里举例英国的电视在芬兰就没法用。

美国有自己的制式叫NTSC,巴西与西欧的一些国家有自己的制式叫PAL,法国有自己的制式叫SECAM。这里又有个故事了,因为法国的这个格式被法国以及很多法国殖民地使用,没想到苏联也使用了。在二战以后,德国被分成了东德和西德,苏联控制了东德,那里的理所当然的选用苏联的格式,和法国的格式相同。如果电视在苏联的话,因为距离很远,苏联人也看不到欧洲的电视节目,但是东德就不同了。

苏联作为社会主义阵营,最害怕的是信息能流通,信息一旦能流通,那就不好骗了。如果东德一打开电视机,就能放西德的电视节目,还没有语言障碍,那岂不乱套了?虽然能物理上建一个柏林墙,在空中建一个柏林墙阻挡电台和电视台在当时并不容易。但是还是做了一些阻止本国民众接收信息的努力,比如东德有一个爱国团体叫德国共青团,只要年满14岁,就可加入。该团体除了日常的向青年人宣传马克思列宁主义,培养“具有阶级意识的社会主义者”以“建设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社会主义社会” 的工作以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使命是爬屋上墙去拆别人的天线,只要天线朝向邪恶的西德,那就当场砸门取证,只要能收到西德的电视节目,就请去警察局喝个茶,交待一下你为什么要看西德——共产主义的敌人——的节目?

这个运动叫反击北约发射站运动,期间还有可歌可泣的小英雄诞生,有个身手不敏捷的小德国共青团去拆人家天线的时候,从屋顶掉下来,可能头先着地了,早早去见了马克思,他被评为反抗北约的小英雄。再加上对每台收音机,每台电视机都要先登记才能使用,然并卵,没有什么能够阻拦,东德人对自由的向往。大量的东德人还是一如既往的自己修改自己的电视机,把单制式的电视机修改成同时支持PAL和SECAM制式的,直到柏林墙崩塌。

现在,模拟电视的信号已经从57种减少到15种又减少到了4种,模拟电视应该会退出历史的舞台。至少我现在很少看电视了。

还有一点,关于柏林墙的事情。大家可能看过一些相关的电影,比如《窃听风暴》什么的,就会觉得专制体制下的警察也有点人性,还会良心发现什么的。但是,你要记住,这是电影,在现实中,绝对没有这样的有哪怕一点良心的警察。所以这部电影想去当年东德的机关大楼拍摄,大楼的主人拒绝了,主要原因是他认为这个剧本是假的,有良心发现的警察,对不起,一个都没有。

还有一句很出名的谎言叫:“ 你不能不开枪,但你可以选择射不中 ”。实际情况绝对不会给你抬高哪怕一厘米,东德有一个很著名的文件叫 《开枪射击令》 ,里面规定:“ 使用你的武器时不要犹豫,即使违反边境禁令的是一队妇女和儿童,这是叛徒们常用的策略。 ”实际上,这些人严格的遵守了这一点,在1962年,一位叫彼得·费希特尔的18岁青年,是个泥瓦匠,他试图翻越柏林墙,然后被东德士兵击中盆骨,当他的挣扎的时候,三名东德守卫笑呵呵的看着他,阻止西德的人对其进行救援,即使西德人已经扔过来了急救包。当这个追求自由的年轻人挣扎了1个多小时以后,已经厌倦了的三名守卫,又从盆骨的位置抬高了十几厘米,对着心脏补了两枪。现在有一块纪念碑就是纪念这个18岁去世的青年,墓志铭是一句话:他只是想要自由而已。只是在当时,他被称为“共和国叛逃者”。

其实,墙的存在,不仅仅是东德统治者的原因。懦弱者,会换一种方式继续做恶。除了公开的警察,东德还有超过8.5万名秘密警察和近百万埋伏在社会各个角落的“线民”,这些人是真心的拥护墙,包括柏林墙和接收西德电视台的天线。如果不是无限的支持,谁会冒着生命危险,爬到人家屋子顶上去拆人家的天线,还给摔死了。

因为最近我突发奇想要讲《史记》已经讲了两期了。我很喜欢读《史记》以前高中时候读了晨读课读了三年《史记》,因为语文晨读可以读《史记》,而且当年我的文科成绩还可以,我理科成绩也不是最差的。当年我们流行一句话叫“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所以我就去学了理科。后来我觉得这句话是误导性很强的,在历史上,引领社会进步的思想家少的可怜,但是把人带到坑里的科学家相对来说多了去了。

还是要多从历史中学习东西,比如如果你那里不小心建了一个柏林墙,又加上你只看过《窃听风暴》,你觉得警察也是有人性的,就跟人家讲人性,什么枪口抬高几厘米,结果从家警察本来想打你肚子的,听你一解释,认同你了,结果枪口一抬高,打心脏上去了。

下一期软件那些事儿讲GPS的历史。微信公众号。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