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一生的好基友--井深和盛田

欢迎收听软件那些事儿第102期,这一期继续讲索尼公司的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上一期讲到,sony的创始人之一盛田昭夫在战争后期回家了,当时日本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失败只是时间上的问题,对此,盛田昭夫心知肚明,至于他为啥能心知肚明,等一会儿我再说。先说一个插曲,在盛田昭夫回家之前,他就去和上司请假,他请假很有意思,他和上司说:我先回家了,如果在我回家这段时间日本宣布投降的话,我就不回来了。这话说的,差点没把他的上司给气死。

结果他在1945年的8月14日到家,当时他的家已经非常的悲观,他爸爸想能赶紧的从这里离开,因为他家这里是日本战机的生产基地,美军没事就来扔几个炸弹,确保这里连个飞机翅膀都不能生产出来。所以他父亲想换个地方,毕竟炸弹不是爆仗,虽说他家不是兵工厂,天上总是来一些轰炸机也确实不爽。盛田昭夫在得知他爸爸的想法以后,劝他爸爸,别搬家了,搬哪儿都一样,再说了,有些地方都已经被原子弹炸过了,这是只是一些常规炸弹,你知道广岛和长崎有多羡慕咱们不?再说了,战争要结束了,就这几天的事了。

他爸爸半信半疑的看着他,他这个儿子咋知道就要投降了呢?第二天早上,盛田昭夫还在睡梦中,他妈妈就来喊他起床了,说裕仁天皇要讲话,要知道,绝大部分的人从来没有听过这个裕仁天皇的声音,这一天是8月15日,日本在这一天宣布投降了。

前面我讲了,为什么盛田昭夫知道日本要投降了呢?他会算命不成?当然不是了!那是因为他在军队中遇到了他一生的朋友——井深大。井深大这个人呢,是个技术天才,是一个非常纯粹的人,只对技术有兴趣,对名声没有啥太大的追求。盛田昭夫和井深大是在1944年,两个人在军队里认识的,这两个人被安排进了一个工作组,研究红外线制导的导弹,当时盛田昭夫24岁,年轻气盛,当时井深大是37岁,身体强壮,但是动作有点笨拙,口音也是东京郊区农民工的口音。在1944年9月的时候,东京已经被炸的很历害了,两个人经过多次接触,成了好朋友。当时战争时期,虽然东京都已经被炸了,但是,日本官方的宣传还是困难都是暂时的,胜利的曙光已经出现了。并且,绝大部分的日本人是相信官方宣传的,大部分日本人在听到日本投降的消息以后是非常的震惊的。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一个政府要骗人民的话,只能封锁信息,日本也不例外,当时传播信息的主要渠道是报纸和电台,报纸这个好弄,白纸黑字的瞎编就行了,除了日期是正确的,其它都是胡扯的。另外一个渠道稍微的困难一点,电台。因为电台不是日本经营的,解决方法就是不让大家收听敌台,所有的广播一率不准有短波,只能听中波电台。但是,这个井深大同学改装了一台收音机,整天收听敌台,这就相当于现在有些不听话的同学搜东西不用百度而用Google,看视频不用YouKu而是用YouTube,联络感情不用QQ空间而是用Facebook。井深大和盛田昭夫在一起谈论战争,所依赖的信息不是政府的,而是短波电台的。

当时日本政府还是非常会忽悠的,比如让日本海军几乎全军覆没的中途岛海战,硬是给忽悠成了另一次珍珠港海战,着实让日本的老百姓高兴了一阵子,基本上是只报喜不报忧,绝大部分日本人都在等待着去纽约登陆,把日本的膏药旗插在美利坚的土地上,结果等来的是日本投降的消息,人生最大悲剧莫过于此。在日本投降以前,如果信息对称的话,只要是个正常人,肯定能看出日本要挂了,因为早在7月份,就有对日本的一个公告,叫《波茨坦公告》,在广播电台上放了好几天,主要就是让日本无条件投降。这个信息让井深大和盛田昭夫知道了,他俩翻墙了,收听敌台了,知道了大势已去,因此当宣布投降以后,这两个哥们很高兴,尤其是井深大,简直可以用手舞足蹈来形容,非常的不爱国!因为当时有很多日本人听到投降以后,自杀的,还有军人认为是天皇被绑架的,比如有个叫畑中健二的家伙,一听说要投降了,马上发动政变,要把天皇给软禁了,最后失败自杀,这种人当时很多,主要是没有技术,不会改装收音机,认为在一片形势大好的情况下,把胜利果实拱手让人有点受不了。有些人还以为是天皇诈降,准备美国来受降的时候打一下,有个叫小园安名的,负责东京防空,还有几十架飞机。他可能收音机听多了,或者孙子兵法看多了,就觉得这是诈降,他把飞机加满油,枪上满子弹,就等美国鬼子前来送死。后来人家说这是真投降,他受不了了,收音机听多了,产生了误判。好像他死后也进入了靖国神社,所以日本这个国家啊,也真是够了… 这种国家永远也不能当世界领袖,还有德国,法国也不能当领袖,这种左起来吓死人的国家,还是当小弟弟比较让人放心。

当然,人家井深大不是这种人,下面我简单的说说他的生平。

井深大的老爸和老妈的基因都很好,老爸是大学高材生,在当时的科技公司——天下古河公司任职,老妈也是新时代的知识女性。但是,不幸的是,老爸在他三岁的时候,去世了,是在一次事故中被高压电电死了。年轻的妈妈只好带着年幼的孩子回到自己的老家,让姥姥帮忙带孩子。这也是一个年轻妈妈无奈的选择,所以,井深大的童年并不快乐,后来井深大的妈妈改嫁去了神户,只留下井深大独自一个人和姥姥住在一起,一直到初中,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神户初中,才得以和妈妈再次生活在一起。在功成名就之后,井深大曾回忆这段生活经历,他甚至流下了眼泪。我们已经无从得知井深大度过了一个怎样的童年和青年时光,但是一个幼年丧父的孩子,没有母亲的陪伴,只能和年迈的姥姥相依为命,想必在无数个失眠的夜晚,一定有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让这个少年变的独立,变的坚强。

在一次偶然的事情中,井深大对无线电产生了深厚的兴趣,他在海边玩的时候,一艘货船通过无线电得知了东京地震的消息,半信半疑的井深通过报纸,直到第三天才确信那个货船的信息是真的。这无疑激发了一个少年强烈的求知欲,他深深的喜欢上了无线电这个在当时和魔术一样神奇的东西。他决定制造自己的无线电!

他花了当时30日元买了3根电子管,当时一个名牌大学的学生一个月的薪水也不过40日元,他如获至宝,用棉花将这些电子管包起来,生怕给弄坏了,在经过了无数次实验以后,他终于制造了自已的收音机。当时井深大只是一个初中生,如果有在天之灵的话,他的生父看到如今的一切应该可以含笑九泉了。在玩无线电的过程中,井深不仅获得了无穷的快乐,还收获了以后对他至关重要的一些朋友。这群时代的弄潮儿,属于他们的时代就要开启了!

高中毕业后,井深只身一人来到东京,来到早稻田大学读书。一开学,就碰到了和他玩无线电的朋友,虽然从未谋面,但是已经是老朋友了,他们只是在空中相遇,BBB是井深在电台里的称呼,1SH是岛茂雄在电台里的称呼。和穷苦的只能住最差公寓的井深不同,岛茂雄是个大户人家,父亲是日本的高铁之父岛安次郎,这个是个标准的富二代,和大部分富二代不同,这个富二代是个响当当的技术高手,他们俩个相谈甚欢,在大学里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并且承担了不少改装学校电子设备的任务,井深大更是如鱼得水,在大学里发明无数,他的发明不仅在巴黎展览会展出,而且还有方案进入了奥林匹克运动会的扩音方案。

井深毕业以后,进入了一个叫照相化学研究所的公司,这个公司是给电影公司做胶卷的,当时井深有个同事,是一个苦逼呵呵的导演助理,日后成了名满天下的大导演,他的名字叫黑泽明。可能还是有非常多的人不知道黑泽明是谁,这个是时代的原因,不怪大家,如果以现在的眼光去看,那时候的电影都是黑白的,可能并不适合现在人的审美。在我小时候,是另外一个状况,我小时候,刚刚改革开放,那时候,没有网络,但是有录像厅,就是2元钱看一天的那种。按照书上说,那时候的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和落后的生产力之间的矛盾,这句话一点也没错,我小时候,经常上没有电影可看,全部电影都看完了,只是有的看了5遍,有的看了10遍,反来覆去就那些电影,全部都看过了。如果有和我年龄相仿的,应该有这个感觉,就是没啥东西看,最主要的就是香港电影,台湾电影,还有就是欧美电影,但是都不多。那时候没有现在的广电总局,那时候的电影随便来,啥样的电影都有,也没有人来审查。

当时电视里放映的是《地道战》《地雷战》还有《小兵张嘎》这样的电影,录像厅里放的是黑泽明的《七武士》a莎朗斯通大姐的《本能》施瓦辛格的《真实的谎言》,虽然我也很爱国,知道这就是糖衣炮弹,但是莎朗斯通一脱衣服,我心中的雷锋就飞到九霄云外去了,那时候我还是个10几岁的小孩,在学校里学习爱祖国爱人民,结果周末去小娱乐厅看个电影,莎朗斯通衣服都没穿,拿个冰锥就把个男人给刺死了,所以,栋哥的三观就被万恶的美帝给粉碎了,这个《本能》,我估计看了20遍吧,每次去录像厅都是循环放这个电影。另一个循环的电影就是黑泽明的《七武士》。这种电影和港台电影不同,港台电影看一两遍,就没意思了,一旦剧透,就失去了看下去的动力。

本来讲sony的创始人井深大的,结果又跑偏了,黑泽明是他的同事,也是我最喜欢的导演之一,比较符合老年人的口味,比起现在的郭敬明来,还是有差距的,郭导演的电影起码是彩色的,这一点黑泽明比不了。井深大正要准备干一番事业的时候,中日战争爆发了,井深大只能被迫为日本军方工作,他是个技术天才,为日本军队改进了雷达,并且在1944年左右投入生产,但是,在1944年的时候,雷达有了,飞机已经被美国打的不多了,因此,也没啥卵用,只有雷达,没有飞机….就和我有iPhone手机,但是没有宝马车一样,有CarPlay这个软件,就缺少一台宝马了!

在1944年6月,塞班岛丢了,如果有人喜欢看历史的话,塞班岛是可以起降轰炸机的,在得知这个消息以后,井深大知道东京要被炸了,于是他赶紧的说服公司离开东京,躲到了一个离东京250公里的一个苹果园里,当时公司刚刚搬完,东京就遭到了美军的突袭。当时在搬家的时候有人建议去名古屋,被一向不发脾气的井深大无情的反对,他说,东京和名古屋是最容易被炸的两个地方。后来确实如他所言,东京和名古屋被炸的连亲妈都不认识了。

在这个没有突袭的苹果园里,他和sony另外一个到处躲战争的盛田昭夫相遇了,他们两个成了终身的伙伴,谁也不会想到,这两个厌恶战争,四处躲藏的家伙,日后会成为日本的偶像。

在井深得知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以后,当天下午,井深决定明天回东京,当时的人都崩溃了,几个月前,说离开东京的是你,现在东京都被炸成啥样了,你还JJWW要回去。在这里最起码是个苹果园,饿了还有苹果吃,如果现在回东京,只能吃土了,还是吃被炸弹炸过的土。当时井深在公司是技术大牛,不是最终的决策者,公司的大BOSS是小林贤三,是我们现在能在超市里买的狮王牙膏创始人的儿子,他反对现在回东京吃土。

既然老大不同意回东京吃土,井深大也没办法,他请求他的老大让他离开,并只带走了7个人。这7个人,就是sony公司的根基,这7个人回到了已经是一片废墟的东京,大这片焦土上,sony公司的前身成立,开始了一段艰苦的创业。历史上伟大的企业家都要有敏锐的洞察力,能够看到普通人无法看到的东西。井深大做到了,他离开东京是为了避开轰炸,他返回东京是为了更大的发展。在sony最初的几年里,可谓是穷困潦倒,做过电饭堡,修过收音机,做过电热毯,卖过电压表,什么赚钱干什么,就为了能够活下去。然后,静静的等待sony公司另一个创始人的到来,盛田昭夫就要来了,不过,目前他还在学校当老师。下一期开始讲sony最初的苦难日子,以及盛田昭夫加入sony公司。

刘延栋 wechat
欢迎扫一下关注我的公众号:软件那些事儿
欢迎收听我的电台,你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