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台文稿】国内用ChatGPT的途径以及国外研究人工智能的科学家有多么“吃饭砸锅”

包括ChatGPT在内的大语言模型已经火了这么久了,竟然有人还没用过,我这种后知后觉的人都用上了,还有人留言说怎么才能用上?这一期我就来说一下大概怎么用吧。

不一定要用ChatGPT,这次情况有点特殊,以前碰到新技术,都是一边封锁,直接给你Wall了,这次OpenAI也封了,包括中国,中国香港什么的,封的比较厉害。但是呢,想上,方法还是有太多种了。我录一期电台来说道说道吧。

第一,你得能上互联网,你上个局域网肯定是不行的。有人会害怕,说我要是上了互联网,看到鬼了怎么办?太吓人了!在这里,用我最尊敬的喜欢给少女送温暖的大师城哥的一句话来总结:只要胆子大,贞子休产假!如果你连上个互联网都害怕,就别用什么大语言模型了,更别想让贞子休产假了。

第二,在满足你能上互联网的情况下,最好的方式是使用poe.com这个网站。这个集成了好几个大语言模型,我录电台的时候有7个,其中5个是免费的,只有两个是收费的,如果不收钱,只能每天用一次,分别是ChatGPT4和Claude+,我觉得用3.5也不错,反正不收钱。如果你想在手机上用,目前只支持iOS,不出意外,make no mistake,中国区是下不了的,美区没问题。

最后,如果你实在是不想上互联网,除了用别人设的代理,只能试试Claude了,这个可以绑定在Slack上用,我看到网上有教程,我觉得Slack这个聊天的软件应该还没有被墙,因为搞Slack的,主要还是以工作为主。这实在是有点太折腾了,我觉得要想展开工作,还是得想办法上互联网,你看唐僧为了去西天取经,还要经过9981难呢,我们用西方的先进技术,也得如此,我东土大唐的妖魔鬼怪实在是太多了。

再来谈另一个问题,为什么最近400年所有的科学突破,都发生在欧美?这个问题也就是在我的电台里讲一讲,因为有很多人不这么认为。这个问题没有什么标准答案,但是有一点我觉得北京大学的校长蔡元培采取的“思想自由,兼容并包”能够解释。但是还有一问题,中国有多么自由就不用多说了,那美国有多么自由,大家可能是想不到的,可不仅仅是不给领导敬酒这么简单,美国的那种人,即使放在北洋时期的中国,也是要枪毙的。我可以给大家举几个大语言模型的先驱,当时有多么的离经叛道。

就从自然语言处理的鼻祖名叫乔姆斯基,这哥们一生写了150本书,同时可能是有史以来被引用次数最多的人,不管是不是他说的,反正都是他说的。就跟简体中文圈的鲁迅说过,王朔说过一样,其实都是瞎编的。但是乔姆斯基是真的知识分子,他对政府的批评那是一个狠,但是他同时又认为美国是言论自由最好的国家,这其实一点也不矛盾,如果他说的那些话,放在其它国家,肯定是坟头草都2丈高了。

我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美国有个哈佛的高材生,好像叫卡津斯基吧,给知名的教授邮寄炸弹,这个乔姆斯基,就在那个人的名单上。可以说,他才是真的横眉冷对千夫指。麻省理工学院,为了不让乔姆斯基被人杀了,专门给他配备保镖。我来讲一下他都做过什么吧,学术方面就不用说了,如果说图灵对计算机有什么贡献,那么他就对自然语言处理有什么贡献。

在言论方面,他也一直是走在人类的前列,由于他经常出镜,造他的假一点难度也没有,所以大家不要看中文的访谈,那都是掐头去尾,移花接木的访谈,还是要尽量看原版英文的。这么说吧,老爷子的思想基本上领先一代人,如果你觉得他在扯淡,那大概率说明你比较蠢,而不是他比较蠢。比如前几年的Covid 19他很早就出来说话了,具体说的啥,电台里不适合说。

在1955年的时候,他在哈佛读书,美国政府让他参军,他说参你妈的军,我不打邪恶的越南战争,然后这哥们年纪轻轻,就跟一大群反战的美国教授进了监狱,包括他比较尊重的罗素。跟他关一起的是一个叫诺曼·梅勒的家伙,可以算是监狱里的战友了,两人都反对越战,也都是因为反对越战而进的监狱。所以说啊,世界上什么地方都能交朋友。后来这个诺曼·梅勒,无论作为一个男人,还是一位作家,都是美名与骂名参半,却很少有模棱两可的中间立场。结过六次婚,育有九个子女;除此以外,他也是一名拳击手、演员、电影人、诗人和剧作家;作为新闻工作者和小说家,其对叙事手法的创新与推动影响远大,他两度荣获普利策奖,是20世纪后半叶最有意思、谈资不断,也最令人生厌的公众人物之一。他这个狱友最牛逼的事情是跟自己的老婆打架,拿刀把自己的老婆给捅了,没捅死,他前几年去世了。我看过这哥们写的一本书叫《裸者与死者》,作者之所以反战,并不是他没参加过战争,他参加过二战,见过太多的生死,才反战的。这本书太厚了,我不建议大家买,里面没什么主旋律,也不会说美国多么正义,大部分都是一些对话,书中的内容我记得已经不多了,但是有一个场景我永远记得,日本对他们发动了一场炮击,书里写他就躲,当炮击结束的时候,幸好没把他炸死,但是他觉得他屁股流血了,但是不疼,觉得还不错,于是伸手去摸一下,结果发现他已经被吓的拉到裤子里了。

关于他这个狱友,就说这些了,再来说这个乔姆斯基,一生尊重的人不多,办公室里只有两张照片,一张是罗素,另一张是写《1984》的乔治奥威尔。他的一生也是要么让人爱,要么让人恨,他支持同性恋,支持堕胎,支持离婚,离婚在他年轻的时候,即使在美国,也有很多人不支持。伊拉克战争的时候,他反对入侵伊拉克。乔姆斯基是犹太人,按道理说他应该支持以色列,但是他谴责以色列占领了巴勒斯坦的土地不还,以至于以色列不给他发签证,他去不了以色列。

总之,就是这么一个大刺头。美国政府反正4年一届,也管不了他,他照样能从美国军方拿钱来做研究,他做人工智能研究的钱是美国军队出的,从DARPA搞了不少钱。这得益于美国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国家,美国政府很难干涉到学术界,即使他天天骂美国政府,美国的大学还是给他教授的职位,美国的军队还是哐哐的给钱让他做研究,然后他做完了研究,就开始骂美国政府。我觉得,正是因为这种自由的环境,才能出现如此多的研究成果,不怕得罪,就算得罪了,政府也拿他没什么办法。

最后再来谈一篇论文,Google发的一篇名为《Emergent Abilitys of Large Language Models》,这篇论文讲的是大语言模型会发生一种称之为Emergent的能力,这个英文可以翻译为涌现。我更愿意将其称之为佛教里的顿悟。北宗神秀主张渐悟,他们认为:慢慢可以修成正果。南宗六祖惠能主张顿悟,修禅可以立地成佛。

这篇论文里讲的是,只要有了巨大的模型和大量的高质量数据,大语言模型就会顿悟。比如,大语言模型不停的读东西,在数据比较小的时候,他不会什么傅立叶变换算法,程序中也没写这玩意。在一个求同余加法的任务时,在训练到1400步的时候,模型在还是比较2的,错误很多,基本不会做,但是训练到9000步的时候,模型顿悟了,模型自己学会了傅立叶变换算法,并且将这个算法应用于求同余加法这个任务,正确率达到100%。但是正常的人类是不会用傅立叶变换算法这么复杂的东西来求一个同余加法的,这非常的反人类,但是对机器来说,这是他自己学会的,他就是喜欢用高射炮打蚊子。这种顿悟,人类是无法控制的,只能观测到模型学会了某种东西,但是这种东西是什么,不一定。

顿悟这个东西很神奇,人类是没能力控制机器会顿悟到哪个方向,能做的只能是提供高质量的数据。人自己也会顿悟,只要吸收了足够多的信息,比如我,我2005年的时候,发生了一次小顿悟,在一次演讲中,当我对着PPT吹牛的时候,我无意中说了大概这样一句话:如果使用了MPLS技术,我们的网络将能大幅提高转发效率和安全性。这时候,台下的董事长一脸的不屑,他直接打断了我的演讲,说:我不懂什么技术,但是我想说,你不要老是我们我们的,好像我跟你有什么关系一样。在那一刻,我顿悟到自己不应该用“我们”这个词,是啊,我只是个居民,没必要为了他和他爸爸打下的江山操心,我是我,他们是他们,永远都不会是我们。

5 3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13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cj.zhang
1 年 前

栋哥:这种题材就不要像讲评书,留着一周后分解了,盼望一鼓作气把如何吃饭砸锅续集发表出来

feiouna
1 年 前

栋哥,Claude是在Slack上用,你写错啦,小白真的会找不到的

cj.zhang
1 年 前

栋哥你看截图,我发现某些方面其他 AI有厉害的领域

Screen Shot 2023-05-10 at 5.04.24 PM.png
cj.zhang
回复给  dong
1 年 前

以下是一些常用的中国大陆Homebrew镜像源:既是用了国内的源,也很慢,估计中国这大局域网与世界的联通,支离破碎,不知何时是尽头?

cj.zhang
回复给  cj.zhang
1 年 前

轮番等来了error且带s,栋哥有什么流畅的日本源吗?

dirtysalt
1 年 前

我擦,你最后面这个董事长好牛B啊。

jeffrey
11 月 前

栋哥,想咨询下你,你是怎么获取这么多前沿的信息的,比如google这篇论文,你是从什么渠道知道的呢

10 月 前

poe.com网站打不开啊

13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
滚动至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