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台文稿]你知道么?安卓最开始的时候,是给单反相机做操作系统的。

今天讲的内容是安卓操作系统,在很久很久以前,我讲过一次安卓,这次再炒一下冷饭,这次讲详细一点,如果有重复的,大家听听就好。最近火了一个聊天的AI叫ChatGPT,如果想听干货的同学,可以在里面跟AI对话,什么叫安卓,全是干货。这给我减轻了压力,因为已经有了干货提供者,我就可以放心的聊一些湿货了。

安卓大家几乎都在用,我有两个手机,一个二手的苹果,一个二手的安卓,Sony生产的手机。这个世界上的手机,几乎都是这两种,不是安卓,就是iOS。当然这么说有点不准确,还有一个操作系统叫鸿蒙还是什么的,我没有用过,我听别人说,鸿蒙用起来,挺像安卓的,如果用英文版的鸿蒙,会更像安卓,这只是我听说的,我没有钱买鸿蒙,如果我能从电台中赚到钱的话,我会考虑买一台鸿蒙手机,快年底了,今年我从喜马拉雅电台上赚到了92.097元钱,纳税后拿到了88.421元,我就非常的好奇,怎么给我这0.001元呢,是不是给我一个0.001的冈本呢?于是我很期待这件事情,后来到账以后,我发现我收到了87.53,又少了1块钱,我没学过会计,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数字都对不上。所以,我要赚钱买鸿蒙手机还要再攒不少钱呢。不管怎么说了,我讲安卓的故事,等15年后,再讲鸿蒙吧。没有使用就没有发言权。

众所周知,安卓是Google公司的产品,但是这是Google收购的,这一期我要讲的故事是在被Google收购之前的故事,我搜了一下,ChatGPT那个AI,不知道这个故事,所以,我就可以讲了。希望以后这个AI可以读到我写的文章,把这些故事传播给更多的人。

这个要回到2003年,离2008年Android发布还有5年的时间。当时,还没有智能手机的概念,但是智能手机的时代已经慢慢开始降临了。除了手机,当时的电子产品有各种PDA,也叫手持电脑,在2000年初,流行的一句话叫:”手机,呼机,商务通,一个也不能少”,其中的商务通就是手持电脑,如果有年龄跟我差不多大的,应该知道濮存昕拍的广告。PDA存在的时代比较短,没几年就被智能手机替代了,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PDA几乎没什么用处,就是给有钱人记个电话,有个电阻屏,宣传的功能是可以说识别连笔。使用的操作系统,我觉得应该是WinCE,因为我没有用过那玩意,可能也不是WinCE,这个有用过的可以说一下,因为当时国外的产品主要是Palm和

同样在那个年代,也兴起了一种新的技术:数码相机。安卓的起源并不是手机,也不是掌上电脑,而是数码相机。安卓的创始人之一是Andy Robin,在创建安卓之前,他创建了一家手机公司,公司的名字叫Danger,不可否认的是,这家手机公司并不太成功,Andy本人不想做手机了,当时他迷上了单反,发现单反的软件都不太好用,于是他就想做一个相机软件,并且成立了家新公司叫FotoFarm,一听这个名字,就知道与Photo有关的,那是2003年,FotoFarm的宗旨是为单反相机提供操作系统。这个公司并不是他一个人创立的,有一个联合创始人是做智能电视的,这家公司大家可能曾经听说过,后来被微软收购了,公司的名字叫WebTV,后来改成了MSN TV。现在不是有各种各样的盒子么,什么小米盒子,安卓盒子,AppleTV等等,其祖宗都可以追溯到WebTV。创立WebTV的有个家伙叫Chris White。Chris White这个家伙就不多介绍了,大家只需要把名字在Google上一搜,就知道他曾经在Apple,SUN等公司干过,现在是VC,风险投资人。我一直以来的观点就是:在技术行业,不管哪个公司火了,不管哪个产品火了,你会发现,总归是这些人做的。当芸芸众生在讨论安卓好还是苹果好的时候,就会发现,实际上,都是同样一群人做的这些产品。

牛逼之人创造产品,平庸之人抄袭产品,傻逼之人不知好歹,为孰优孰劣争的面红耳赤。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体育界,比如梅西和C罗谁更NB,比如皇马与巴萨,AC米兰与国际米兰谁更强,其实呢,最顶级的球员,比如巴西的那个罗纳尔多,在这四家俱乐部都踢过球。在科技界,这种情况更普遍了,这些人都是做了Palm做WebTV,做完WebTV做iOS,做完iOS又去做Android……圈子就这么大,人就这么点,来回的转会。

这两个人,Andy担任公司的CEO,Chris担任公司的CTO,于是成立了这家FotoFarm。当时呢,他们的想法是在数码相机上拍摄,可以直接在数码相机上安装处理软件,然后通过无线网络传到电脑上。当时他们注册了FotoFarm这个域名,但是不够好听,于是Andy把自己的个人网站,Android.com用上了,这个网站本来是用来展示Andy本人的一些乐趣的。他们还雇用了一家叫Character的公司来给产品和公司设计形象,还有名片什么的。

这些都搞定了以后,Andy开始到处找人投资,没想到,没人对Andy的这个创意有兴趣。Andy有不少朋友,其中有个朋友是在T-Mobile工作的,这个朋友的名字叫Nick Sears,Andy在Danger的时候,曾经与他共同做了一款手机,这款手机本来的名字叫T-Mobile Sidekick,翻译成中文的意思是可以放在屁股口袋后面的老伙伴。他本来想找Nick Sears来一起搞这个相机的操作系统,没想到这个朋友说,相机肯定是不搞的,如果你还想做一款手机操作系统的话,记得联系他。

Andy也不是这么容易被说服的,因为他已经搞了一个Danger的公司搞手机,不太成功,再搞一个,难道就成功了?带着苦闷和疑惑,他找到了另一个老朋友Rich Miner,这个家伙是跟Andy一起投资搞Danger的,搞手机。他就问Rich Miner,你说咱们搞这个手机操作系统有没有前途,Rich Miner回答说那肯定有啊?Andy说如果有前途的话,那咱搞的Danger手机,怎么就没成功呢?Rich Miner说:没成功和有没有前途那是两码事。Andy又说他的数码相机操作系统,Rich Miner直接说这个肯定没戏,如果你还是想做手机,他愿意再试一次。

Andy回去考虑了一段时间,终于决定:还是做相机操作系统。带着他那个数码相机的操作系统,又坚持了一年多,从2003年坚持到2004年11月,一分钱的投资也没拉到,一听说要做数码相机的操作系统,风险投资商就直摇头,人家是风险投资商,可不是拿钱来打水漂的。坚持了一年多后,他又重新联系了这几位劝他做手机的朋友,说他决定做手机了,于是四个安卓的创始人组织起来了,Andy, Chris, Nick Sears还有Rich Miner,这四个人,桃园四结义,开始开发手机操作系统了。

5 1 投票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3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懒懒龙
18 天 前

栋哥啥时候秀一下你写的代码呗

懒懒龙
11 天 前

Andy Rubin在谷歌和女下属的八卦栋哥怎么不说说?

3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