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台文本]Firefox火狐20周年生日快乐

火狐的生日是每年的11月9日,这个生日是官方说的。今年比较特殊,是火狐20周年的生日。实际上,火狐的发布日期是2002年9月23日,但是,官方最大,以Mozilla为准。我相信大部分人都曾经用过Firefox浏览器,现在这几年,Firefox的境况不太好,有点像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了,用红楼梦中的话来说:慢慢有了下世的样子。我现在也不用Firefox来当主力浏览器了,但是电脑里总是会装一下,我跟大家一样,用Chrome浏览器。

我就短话长说,介绍一下这个非常伟大的浏览器吧。

就从10年前的一场官司讲起吧,在2012年,不少人都以为2012是世界末日,当时我是不相信的,2012年怎么会是世界末日呢?那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情,事后来看,也可以称之为世界末日了,那一年普京总统第三次连任,开启了我就是不走,到站了我也不下车,你们能把我怎么样的风气。那一年,我的朋友三胖被朝鲜选举为劳动党第一书记,开启了要干就干到死,一定要为朝鲜人民服务到底的新局面。也同样是2012年,Chrome浏览器首次超过IE浏览器的份额,差距越来越大。

在科技界,一场延续了多年的闹剧官司也在2012年被德克萨斯法院终结了。有一个专利投机人团伙,也可以翻译成专利流氓,专利蟑螂,Patent Troll,这些家伙呢,宣称拥有互联网浏览器的专利。如果这场官司真的让这些流氓赢了,那么大量的公司都要给这家公司巨额赔偿,这简直就是一本万利的生意啊,为网民服务,就是为人民服务啊。

在这场官司中,法院采纳了一个证据,第一个浏览器voila www被采纳,这个浏览器是一个台湾人做的,他的名字叫魏培源,他在UC Berkeley的时候,他参与了该浏览器的开发,并且在随后的四年投入了时间来开发这个浏览器,这个浏览器是最早期的浏览器之一,并且写了他的论文《A Brief Overview of the VIOLA Engine, and its Applications》,大家有兴趣可以搜一下来看看,那时候跟今天,我觉得界面大差不差吧,至少不会让人感觉天壤之别,如果你不相信,你随便登录一个政府网站,然后再对比一下30年前的网页,真差不多,基本就是图片链接和文字。

这个浏览器后来就没有人维护了,代码还在。在90年代早期,一个叫Marc Andreessen的年轻人在伊利诺伊大学读书,他觉得这个技术靠谱啊,就和同学Eric Bina一起搞一个克隆出来,他们俩个开发了一个易于安装的Unix平台的浏览器,并且取名为NCSA Mosaic,该浏览器于1993年6月发布,9月份的时候,发布了Windows和Mac版本的,该浏览器非常的易于安装与使用,很快就流行了起来。

在1994年的时候,Marc移居加州,在那里结识了一个叫Jim Clark的家伙。这个家伙是个传奇,他16岁就退学了,随后在海军服役了4年,在海军中学习了物理,没想到海军中还能学习物理,于是他一发不可收拾,退役以后,又开始上夜校,拿到了大学本科学历,物理系毕业,开始做显卡。他跟几个Stanford学生一起组建了SGI公司,Silicon Graphics,Inc。在这个公司赚到了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就有了新的追求——改变世界。在1994年的时候,两人相遇了,有本书的名字叫《Marc Andreessen and Jim Clark: The Founders of Netscape》,里面详细介绍了两人以及Netscape的故事,在此我就不赘述了。

简单来说,两人搞了个上市公司,名字叫Netscape,Jim Clark投资了400万,到1999年被AOL收购的时候,400万美元变成了12亿美元,我现在的总是是,怎么才能搞到这400万美元?

Netscape一度成为市场占有率最高的浏览器,微软公司发现了这一块有油水,于是就开发了Internet Explorer这个浏览器,Internet Explorer是基于Mosaic浏览器开发的。IE是1994年发布的,随后的几年,开启了波澜壮阔的浏览器大战。作为主场作战的微软,自身有巨大的优势,再加上有的是钱,到1997的的时候,Netscape公司已经开始奄奄一息了,这时候,要么直接死,要么搏一线生机。当时开源的潮流已经起来了,Netscape决定把自己的软件给开源了,在1998年的时候,Netscape开源了自己的Netscape Communicator 4.0套装。

那时候,我已经用上电脑了,说实在话,我上大学的时候,更喜欢用微软的IE,因为当年的Netscape浏览器,是真的慢,比IE慢多了,而且微软还掌握核心武器:一些独有的标签,让Netscape没法解析。当时微软有一个做网页的工具叫FrontPage,用这个东西做出来的网页有且只有微软的浏览器能解析,特别的逗,当年的微软为了赢,那是无所不用其极。

当年的Netscape Communicator并不是一个软件,而是一个软件全家桶,在我的记忆中,包含一个叫Navigator的浏览器,一个聊天工具,一个HTML的编辑器,一个日历软件,还有一个电子邮件客户端。总之,很全就是了。

说实在话,IE绝对不是只靠捆绑才战胜Netscape的,我决定当时的人,尤其是能上网的人,技术的平均水平要高于现在的人,去下载个好用的软件,并不是什么难事,最主要还是Netscape真的不好用。而当时IE扮演的角色,类似于后来Chrome扮演的角色,又快又好。如果仅靠操作系统绑定就可以当浏览器霸主的话,那么Chrome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大家的Chrome应该不是国产操作系统番茄花园自带的吧?谁说中国没有自己的操作系统,比如番茄花园、深度,雨林沐风和萝卜家园算是国产操作系统少有的精品了。如今,IE已经成为了历史,微软新出的Edge浏览器,据说占有率已经有了飞速的发展,假以时日,肯定能超过5%,好像现在算上手机什么的,Chrome占有率是65%,safari是20%,Edge是5%不到,Firefox还不如Edge,只有可怜的3%不到……我非常喜欢Netscape商标的配色,那种有点蓝色的感觉,所以我自己的vim什么的,都是用的Netscape的配色,真的有一种很宁静的感觉。

再来说Firefox的诞生吧,Netsacpe开源以后,里面不是有好几个套装么,我前面讲过,其中浏览器的部分,就成为了一个独立的项目,刚开始浏览器的名字叫Phoenix,可惜,这个名字是美国一个高科技公司的名字,大家可能知道,电脑进BIOS的时候,有时候采用的就是这家名叫凤凰的科技公司的产品。于是改名,凤凰涅槃,浴火重生,于是又改名叫火鸟,Firebird。名字又冲突了,一家做数据库的公司名字叫Firebird,于是再次改名叫FireFox,这下没重名。火鸟那个logo是真的丑啊,大家可以搜一下看看。

火狐的标志还有个很奇怪的传闻,这个世界上有两种动物长的非常像,一种是Fox,一种叫Fire Fox,后面的Fire Fox其实不是Fox,而是一种Panda,叫Red Panda,这种Red Panda有个小名叫Firefox,特征之一就是嘴比较短,并且白毛都到了鼻子上。这种Panda就是Firefox上那个标志,据说是Logo设计师接活的时候,随便搜了一下Firefox,他也不知道Firefox不是fox,而是Panda,就照着Firefox画了一个图标。说实在的,Firefox要比Fox长的好看多了,有点萌萌的感觉,而Fox由于尖嘴猴腮的,有点刻薄的样子。

Firefox,Chrome,Edge,Opera等一众浏览器,甚至包括中国的红星浏览器,都是采用的Chrome的内核,而Chrome的内核,又来自于苹果的WebKit渲染引擎,所以,现在的浏览器,在渲染引擎方面已经是一样的了。当然,Google强大的技术实力,已经推出了自己的v8引擎,改变了前端后端的开发格局。v8引擎是JavaScript引擎,而JavaScript则来自于Netscape,在1995年,Netscape招聘了一名叫Brendan Eich的员工,该员工花了十天时间,设计了一门语言,这就是后来的JavaScipt,最初的名字叫Mocha,后来改为为LiveScript,再后来蹭Java的热度,改名为JavaScript。

Firefox未来会怎么样?我觉得,应该会慢慢的没落下去吧,但是会一直存在下去。

在我看来,现在大家都越来越少用web了,尤其在中国,中国用户已经被驯化的像绵羊一样了,现在所有的东西,都要在你的手机上装一个app才能使用,你想用web,不好意思,不提供。技术会怎么走向?在以前的时候,我是一个极度乐观的人,总觉得技术肯定会让人越来越好啊,但是现在,经过了这些年,我对以前的乐观加了不少谨慎,我觉得,技术并不是走向让人更好的发展,而是走向更好的监管,让当权者更容易监管人民。只要是能更好的监管,再难的技术也能被克服;如果一个技术仅走向让人更好的发展,并且会让人难以监管,那这个技术,即使再难,也得给你消灭了。不幸的是,web就是这样一种技术,如果你想使用web,相比于App,更难监管,web的技术是开放的,这太让当权者头痛了,有个IP地址,你就可以通过web发布你想发布的东西,别人在浏览器里输入你的地址,就可以访问你的信息,这TMD天下不乱了么?

作为web中不可缺少的一环,浏览器的命运,不止包括Firefox,连Chrome的重要性都要被慢慢的压制,直到所有的人再看到web的时候,就有一种远古的感觉,现在竟然还有人用浏览器?用App不好么?

这真是悲哀啊,就像我20多年前上大学,我们会在周末跨省看一场球,我从哈尔滨去沈阳,四年内至少去过20次,仅仅是看一场球。前几天,我跟一个电台听众聊,他是20年的大学生,他一直想去长白山,离他上学的地方有不到10个小时的车程,但是,他现在连出校门都是个问题。更加让人难受的是,他不看五大联赛的比赛,其实,他只要看到观众席上的观众,再想一下,应该也能了解一些事情。我上大学的时候,可以自由的上网,后来用http代理也可以,现在,已经密不透风了。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2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test123
15 天 前

跟栋哥同感

芋头
9 天 前

火狐拥趸前来留言。希望它不要变成现在的IE……
Web曾经让世界更平坦,2000年时,非常流行世界是平的、地球村,现在却逐渐变成了各个政府加强监管的样子……
希望以后能重新百花齐放

2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