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台文稿】贝尔实验室是如何创新的?

最近这两三个月,实在是太崩溃了,根本顾不上录电台。密切接触了一次,前前后后因为这事被搞了3周。后来自己觉得这事不爽,以为宪法里规定了言论自由,在群里发表不满的言论,又被网格员亲切的会谈了一下,搞的一点录电台的心情都没有。我是外地手机号,有一段时间,每天都要接到一个电话,问我有没有去过外地,把我搞烦了,我回了一句,难道你们不能查一下基站么?又把对方给惹毛了,说我不配合防疫,如果我不是以顺丰快递的速度下跪道歉,给个红码算轻的。总之,我现在老老实实的做核酸,一周两次,做完就跟帖,不然的话,孩子上学都成问题。一边做核酸,服服帖帖的出示检查健康码,还得安装防诈软件。我现在完全是个良民,被改造好了。所以,我现在开始录电台了,所以,对我电台有意见的听众,我已经改造好了,我有思想上的绿码,如果你不同意我的意见,那说明是你的思想有问题,你最好就近去自首,坦白从严,抗拒从宽。

收拾一下思绪,继续讲科技界的故事,由于中国几乎没有原创的科技界,都是以抄袭为主,所以呢,很抱歉,只能讲美国科技界的故事。先反驳一位听众的留言:”天天讲美国,天天讲美国,难道中国就没有自己的操作系统么?“,说实在的,有肯定是有的,但是没有对大众来说特别有影响力的操作系统,一般来说,只要打”有自主知识产权“这张王牌的操作系统,基本上就是抄的Linux。比如在嵌入式领域,中国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操作系统,比如某某某,但是人家不打”自主知识产权“这张牌,人家就讲有什么功能,有什么优点,市场的认可度还是挺高的。如果一个软件也好,芯片也好,如果它宣传的重点是”中国人自己的”,”让西方震惊的“,一上来不讲技术,就打民族牌,基本上可以认定,这就是个垃圾。

软件也好,硬件也好,都要有个起点,我打算从我认为的美国科技界的起点——贝尔实验室——开始讲起。

我觉得今天人类的生活之所以是这样,离不开贝尔实验室的那些科学家,如果没有贝尔实验室,世界可能是另一个样子,比如,可能是苏联当了世界警察也不好说。贝尔实验室里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我想到谁就讲谁吧,讲的大部分人,都出现在大学的教材里,比如马威尔·凯利(Mervin Kelly),原创新研究主任,后成为实验室执行主席;威廉·肖克利(William Shockley),晶体管的发明者之一,如果没有晶体管,现在的一切都不可能发生,这个人呢,在以前的电台里已经讲过了,再讲一遍也没什么关系,毕竟,这个人是大学教材里的人,这个家伙年轻时候是跟着妈妈一起长大的,身体非常的强壮,热爱的体育运动是爬墙,用现在的话来说是跑酷;克劳德·香农(Claude Shannon),信息理论和电子通讯之父,他在32岁的时候,发明了bit这个词,现在我们每天都在用,如果你上大学的话,学信息论的时候,一定避不开香农,可能本科的时候,觉得信源编码率、信道容量什么的没什么啊,本来就是这样啊,这跟初中生学牛顿定律一样,觉得没什么啊,但是让你自己发明,别说一辈子,就是一亿辈子,可能也没什么真正的发现,香农本人喜欢的体育运动是玩高跷;还有约翰·皮尔斯(John Pierce),他在20世纪40年代就预见了通讯卫星的产生,并推动了移动电话和光纤通讯的研究,这个家伙还会编曲,会一大堆乐器,自己写交响乐,还有喜欢搞滑翔机,他自己写科幻小说,用的是笔名。还有激光专家查尔斯‧道恩斯,他是研究激光的,还研究雷达。

皮尔斯这个人不仅懂雷达,懂激光,写小说,还讲了不少鸡汤,要是他是个中国人,在朋友圈里肯定混的风生水起,我觉得他讲的最有价值的一句鸡汤是:认识到自己的无知,才是学习的开始。这句话其实听起来有道理,但是能做到的人,全中国没有一个,因为我见过的中国人,都是喜欢好为人师的,尤其是领导,你要是让他意识到自己的无知,他能杀了你。像我在的前东家,那个领导就是个典型的中国人,只能顺着毛捋,一点批评都听不进去,他觉得自己无论做什么都是对的,只要他晚上拍肚子想出来的项目,没有一个成功的,但是必须要执行下去。比如他曾经想过一个超NB的项目,手机的主题要随着手机壳动态变化,比如你用一个红色的手机壳,那手机的主题就要变成红色;如果换个绿的手机壳,那手机的主题就要变成绿色……这几乎不能做出来,但是他认为能做出来,然后投入资源开始搞,最后也没搞出来,不了了之了……那你可能会问,难道你们公司没人知道这东西做不出来么?当然有人知道啊,我前东家的员工虽然谈不上聪明,但是又不傻,90%的人是知道做不出来的,但是为什么我们都不提意见呢?因为如果不提意见,老板的这笔钱花光了,也没做出来,只能算是一次尝试,但是练了兵;如果有人提意见,老板会继续增加投入,会花几倍的钱,来找补他的面子……在公司里什么法最大?不是公司法,而是老板的看法,反正大家也是混饭吃,爱咋咋……公司干黄了,我在其中又没有股份,车开翻了拉倒,再找一辆新的公交坐,我是员工,我怕个毛,给谁打工不是打 ?!

有时候,我们看外国科学家的传记的时候,我觉得外国的科学家比较像个普通人,有普通人的喜怒哀乐。但是有一些国家就不这样,总感觉那些科学家吧,跟普通人有质的差别,虽然算起来,他们也基本上发明不了太多东西,论发明创造,这个和普通人的差距是最小的,但是在其它方面,是真的差别大啊!我看采访有些院士什么的,他们的言论,让人觉得,他们的出生,就是来拯救人类的,非常强的责任感。但是美国这些诺奖获得者,那就逗了,像威廉·肖克利,一个种族主义者,晚年天天说着政治不正确的话,还拍卖诺奖的奖牌来度日。

如果说贝尔实验室的发明,那就更多了,传真机、按键电话、数字调制解调器、蜂窝电话、通信卫星、无线数据系统、太阳能电池、电荷耦合器件、数字信号处理器、激光器、光纤、光放大器、密集波分复用系统、首次长途电视传输、高清晰度电视……这些都是贝尔实验室的人发明出来的。由于实验室实在是太牛了,他们发明了就发明了,基本上是不要专利费的,美国政府也不允许他们收高昂的专利费,于是这些产品,都是以极其低廉的价格授权给企业家,然后大批的企业因此而成为伟大的公司。当然了,因为我录这个电台,要挂羊头卖狗肉(其实呢,由于吃狗肉现在越来越不文明,狗肉基本上已经转入地下销售,其价格已经比羊肉高不少了,如果想赚钱,应该是挂狗头卖羊肉),因为我还是想尽量的讲与编程相关的东西,所以呢,我会挂个狗头,狗头是会侧重于讲贝尔实验室的UNIX和C、C++语言,这些与编程相关的东西会多讲一点,然后其余的就开始灵活发挥了。

说起灵活发挥,我也是有样学样学来的,现在找不到工作,就叫灵活就业;租房子,可以称之为灵活买房;躺平了,可以叫灵活奋斗。总之呢,不要上来就要求我讲干货,我做电台的风格叫灵活干货。反正也是打法时间,现在做电台的人那么多,他也就灵活的收听一下得了,不要要求那么高,现在我是口袋空空(真的,不止空,还欠银行一大笔争)、脑袋空空(经过了这么多年正规教育,自己的想法一点也没有)、感情空空(老婆孩子跟人跑了)、前程空空(现在开出租车,总不能骗自己说自己还有远大的前程吧?),可以称之为栋哥的四大皆空。

不管再怎么空,我还是决定继续录电台,现在不是都喊万众创新么?如果所有人都喊一样的口号,比如万众创新,那这件事情就不是创新。要想创新,一个必须的条件是:所有人都有自己的口号,比如你喊万众创新,就一定要有人喊万众不创新,从而形成杂音,这才是创新。如果大家都跟着领导喊口号,那不叫创新,那叫跟风,叫拍马屁,随便叫什么,反正不能叫创新。

我们可以看看美国的贝尔实验室是怎么创新的,我就先剧透一下吧,首先,要有个啥也不瞎指挥的领导,当员工在干的时候,他只需要喊加油,比如马威尔·凯利,这个人是贝尔实验室的负责人,他的工作就是啥也不管,放手让实验室的人乱搞,想搞什么搞什么,没有具体的任务,也没有KPI。其次,要有一群聪明人,这个就不用问了,这些聪明人呢,一般是特立独行的,不但喷同事,也喷上司,一言不合就动手也不少,在讲晶体管的时候,我给大家详细讲讲不同团队之间互相不服的状态,这也很重要,如果整一群听话的,老板说啥就是啥,那天花板可不就是老板么?最后,不要搞大规模的开发,虽然大规模的开发有统治上的美学,比如国内经常申请人数最多的吉尼斯世界纪录,有什么几千人同时喝交杯酒,创下人数最多的纪录;辽宁2000多人合奏古筝;万名小学生街头齐刷牙;还有四川造出了重达5吨的豆腐……这种搞人海战术的也不能说不是创新,但是我觉得有点奇怪就是了。搞创新,就是几个人的团队,一直搞,大部分人都是失败的,只需要很小比例的成功就可以了。如果搞人海战术,贝尔实验室好几万人,如果实验室的大领导一拍肚子,说要搞芯片,大家都搞芯片,那如果成功还可以,如果失败了,那几万人好几年不就加班加点的白干了么?

我讲的这些当然是抛砖引玉,如果有人就是迷信人多力量大,我还真没办法说服他,只能是见仁见智了,在我看来,不管是哪个行业的创新,还真没有靠人给堆出来的。

但是,最重要就是但是。如果在国内,尤其是领导是个刚愎自用的人,那我建议你还是听领导的,如果你听领导的,顶多就是做不出成绩来,再说了,现在在国内混,尤其是某些行业,晋升从来不看业绩的!如果听领导的,至少还能拿到不少好处。如果不听领导的,小鞋子马上给你穿上,更做不出业绩来。总之,我还是建议,中国有中国的特色,中国几百年了,除了四大发明就没有发明,如果咱们也没有什么发明,也别灰心,正常的,又不止你不行,是大家都不行。毕竟从明朝开始,跟领导讲话,都要跪着了,这一跪,跪的个惊天动地,啥创新也没有了。如果你能run到美国,那倒是可以,因为,以后在节目里讲,贝尔实验室里可是出了好几个华裔的科学家啊,比如出生在浙江的田炳耕,去了贝尔实验室,取得了辉煌的成就,被评选为美国的院士。还有温州的蔡亦钢,在国内的时候,当钳工,后来去了美国,不干钳工了,去了贝尔实验室,后来搞了数百项专利,后来成了一个什么院士,大家可以去网上搜搜看。如果写公众号的,我可以免费帮忙起个名字:《从钳工到美国院士》,但是不能写的太详细,如果太详细了,账号就封了。

5 2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5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过客啊
5 天 前

来,让我们复古一下:沙发!

阿栋,你可别将我们的IP交出去啊,都是良民,良民不互害。

阿强
5 天 前

来了,阿栋

ikazam
4 天 前

终于更新了!

北窗游客
3 天 前

栋哥有时间有心情的话给我妈讲讲特斯拉吧。

懒懒龙
17 分钟 前

栋哥这么有才怎么不优才?或者肉翻?这样就不用受那些鸟气了

5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