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14-《卷一百三十:太史公自序第七十》-形神骚动,欲与天地长久,非所闻也

了解历史,洞察人心,欢迎收听《史记》第14期,继续讲《史记》的原文。

第13期和第14期之间隔的时间太长了,原因大家也许知道,被人一顿举报,把公众号给举报到永久封号了。这期电台我会上传到我自己的网站上,相对来说更保险一点,虽然我因为上传史记到我的网站上,有一段时间,我的网站又被微信给封了,就是链接无法在微信中打开,这些人也是逗的不行,还被DDoS了三天,威胁我下架《史记》。后来我给我的网站加了个CDN,目前来看,还比较安全。CDN真是个防D的神器啊。DDoS是要成本的,每小时可能要200块钱,我的网站每个月投入300块钱,收益实际上几乎没有,仅仅是托管了那些音频,花钱DDoS我,对攻击者来说,实际上是个纯赔本的事情。

最近我没空录的原因还因为一个好消息,前几天我赚到了我人生中一天最多的钱,一天赚了1万块。原因是这样的,我不是开出租车么,拉了一个喝醉了的小伙子,手里还拿着一瓶红星二锅头,还在喝,他让我送到郊区去。作为一个司机,咱要讲职业道德,我就开车了,一直开到路边有牌子,牌子上写着“小心野生动物出没”的地方才下车。他在车上一直喝酒,我有点担心他,毕竟这里的牌子上写着“小心野生动物出没”,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野生动物,万一是老虎的,这个小伙子喝的是红星二锅头,而不是井阳岗,他下车后,我也下车了,问他:“小伙子你家在哪里?我再送你一会儿啊?”结果小伙子二话不说,直接把手里的酒瓶砸在我的头上,当时我就倒地下了。

小伙子看到我倒地下了,估计就像当年的武松一样,酒醒了大半,开始给我道歉,说:大哥,我认错人了,我把你看成我兄弟了,我兄弟把我女朋友拐跑了,你看你这满脸的血,我给你擦擦啊?我当时被砸的有点懵,恍惚中看到路边有两个牌子,一个写着“小心野生动物出没”,另一个牌子写着“禁止非法扑杀野生动物”,我思考了一下,虽然这里很荒凉,但是还不是法外之地。于是就想打110,当时我还有点懵,头上还在流血,我在想是先打120呢,还是先打110呢?最后,决定保命要紧,就先打的120,谁知道,一酒瓶子下来,手不太好使了,按键的时候,还是打了110。110接到电话后,问了一下情况,说一会儿就到,还叮嘱我,你先进去,那边有野猪,已经发生了多次野猪伤人的事件了。我也吓的不轻,小伙子扶着我进了车里。

在等110的时候,小伙子一直不停的给我道歉,说真不是故意的,当时他喝醉了,跟我哭诉他悲惨的爱情故事,如果追上的女朋友,女朋友又如何被他最好的朋友给挖了墙角。我呢,血小板开始工作了,血不再流了,有一句没一句的听他说他的故事。我突然想问一下,这家伙不会是故意来打我一顿的吧,我问他:“你知道《史记》么?”小伙子说:“听说过,上过学,但是我一看古文就头疼”。我稍微放了点心,至少他没听过我的电台,不应该是举报我公众号的人。

等到警察来了以后,协商了一下,小伙子卡里有1万块钱,警察的意思是,你们两个友好协商吧。我这个人呢,心有点软,本来不想要1万块的,谁知道,警察问小伙子:你喝醉了,把人家当成情敌了?是不是跟你情敌长的一样啊?结果小伙子回答说:我醒酒后再看,一点也不一样,我那情敌可没这么丑!我一听这话,伤口差点又喷血出来,一万块,一分都不能少。这就是我到目前为止一天赚钱最多的记录,靠自己,一天赚了一万块。

回家后,我把这事给老婆讲了。我老婆听了以后,很高兴,老公终于出息了一天,以前开一天车,坐到痔疮出来,一天赚个200来块钱,今天虽然挨了一酒瓶子,但是赚了1万块。这些天,老婆总会发信息给我,问我:老公,今天你挨打了么?我都会很失望的告诉他,今天没挨打。

挨了一酒瓶子后,现在看人还有点重影,我还是决定把《史记》继续录下去,编程的也会录下去,两个混着录。其实我录《史记》的时候,因为举报我的人很多,公众号都给举报封号了。如果听我讲《史记》的人更多一些,那么恨我的人也会多一些,如果恰好有恨我讲《史记》的听众坐我的车,我已经在副驾驶那里放了一个红星二锅头的酒瓶,请对着我的头砸,砸完了,记得付钱给我,这次我会要比一万块多的钱。这是我,一个穷困潦倒的失业的中年男人,为了能让老婆孩子开心,我愿意再被人砸一次,被人砸也是砸,被铁拳砸也是砸,我宁愿被人砸。如果想砸的,留言给我,我把我的出租车车牌号给你。好了,为了这个梦想,接着第13期继续讲。

名家使人俭而善失真。然其正名实,不可不察也。

名家现在也被称称之为诡辩家,用现在的话来说,属于逻辑非常严谨的“杠精”。我举个例子吧,大家也许听说过,“白马非马”,白色的马不是马;还有“鸡三足”,鸡有三只脚;还有火不热,证明火不热;还有“轮不碾地”,说车轮子并没有碰到土地……这些都是当年名家的一些比较有趣的争论。

这句话的意思是名家使人执着于概念,而忽略了现实。但是我们仍然要注意名与实的结合,不可不察。名家是比较注重逻辑的,我觉得所有人,不止名家,都有一定的逻辑。以白马非马为例,他们认为,所有颜色的马才能称之为马,只拿出白色的马来,那就不是马。

名家是杠精,亚里士多德也是杠精,但是这两个杠的水平,天差地别,可以说是云泥之别。中国有一个墙头草型的学术大师叫冯友兰,有人可能看过他写的书,有一本很著名叫《中国哲学史》,书里就论证了白马为什么是非马。虽然冯友兰很出名,但是这个人立场为先,我每次看他的书,总想起他那副政治投机的小人样子,先是投机国民政府,后来立场180度转变,后来为了迎合领导,主动修改自己写的书。罗素写了《西方哲学史》,人家写完了,一个字也不修改,管你领导高兴不高兴。

不过呢,墙头草,在中国才能混的风声水起。“白马非马”的名家不是墙头草,已经消失了。要想混的好,别说白马是马,连鹿都要说是马的人,才能混的好。指鹿为马是什么家?司马谈没讲,在以后讲到《史记·秦始皇本纪》的时候,会讲到指鹿为马这件事的主人公赵高,赵高是什么人,是官家,是辅佐秦国三代君王的大官,当官的人喜欢指鹿为马。

继续讲原文。

道家使人精神专一,动合无形,赡shàn足万物。

司马迁他爸爸是道家的,司马迁是儒家的,这段内容是他爸爸写的论文,他抄的。所以,这段内容把道家夸出了花,整本《史记》则把儒家夸出了花,大家在读的时候一定要有自己的判断力,别读了《史记》,想恢复道家或者儒家了。当然,你真想明白了,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不能仅仅通过读了几篇文章就中毒了。

这句话的意思很浅显,道家让我们精神集中,一动一合了无痕迹, 赡足万物中的赡足的意思是很充足,这句话的意思是万物的悟性自足,不用再从外部苛求。

继续原文。

其为术也,因阴阳之大顺,采儒墨之善,撮(cuō)名法之要,与时迁移,应物变化,立俗施事,无所不宜,指约而易操,事少而功多。

这段话意思非常的浅显,说了道家是如何如何的好,道家的学术是本着阴阳家顺守四时的秩序,又采用了儒家与墨家的长处,又取了名家与法家的精华要点,随着时代与时俱进,再配合人事的变化,不管是待人还是做事,没有不适合的。非常容易做到把握要点,做的少而收获多。(亲爱的听众们,这是司马谈对道家的彩虹屁,因为他是道家的信徒,你不要无脑相信。)

在中国运行着两套逻辑,一套逻辑是大家能说能写能看能宣传的,类似于上面写的这一段,非常的表面,基本上是围绕道德来展开的,往往都是只说不做。还有一套逻辑,是只做不说的,是围绕的钱来展开的,这套逻辑是只做不说。

道家没有这么好,儒家也没这么好。《史记》这个年代,恰好是儒家被修改,并且用修改了的儒家取代道家的年代,如果你闲暇时间读《史记》,并且读出了其中的道理,我还是挺佩服你的。我其实挺希望与读过《史记》的人来探讨这段历史的,但是我一点也不喜欢那种肉喇叭来跟我讲历史的,啥也不懂,上来就是一顿输出,听你讲还不如听《新闻联播》讲半个小时。

这段历史在《史记》上有记载,汉武帝要用修改的面目全非的儒家来取代道家,并不容易。并且汉武帝本人看不上儒家,也看不上道家。刘邦和汉武帝刘彻都发布过一个中央文件,名字都叫《求贤诏》,刘邦那份文件的意思是找有能力的人一起打天下坐天下,刘彻发的《求贤诏》,简单来说,就是找一群听话的狗,帮忙压榨老百姓。判断狗听不听话的标准是什么呢?你总得有个标准吧?标准就是丞相卫绾(wǎn)说的:所举贤良,或治申、商、韩非、苏秦、张仪之言,乱国政,请皆罢。这句话的意思是:推荐上来的那些法家,纵横家的知识分子,天天就知道扰乱国政,请皇帝把它们都赶走。于是,瞌睡碰到了枕头,汉武帝就坡下驴,颁布了新的规定,这个大家都很熟悉,叫“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因为儒家,尤其是改良后的儒家,大部分人的身子骨就是橡皮泥,皇帝咋捏就咋捏。

但是,这一切都不是很顺利的,想把一种统治思想换成另一种统治思想,是要杀人的。因为有巨大的阻力,像汉武帝这种志大才疏的冷血动物,也不能一下子搞定。这不是我瞎说的,请大家翻开《史记 孝武本纪》,里面有这样一段话:“后六年,窦太后崩。其明年,上征文学士公孙弘等。”窦太后是用道家治国的人,她活着的时候,儒生是不可能当官的。太后很讨厌儒家的人,有个叫辕固生的家伙,对《道德经》不敬,被太后责令去杀猪,当年的猪是野猪,不是今天这种只长肉的猪,当年去杀野猪,那是会被野猪反杀的。当时是文景之治中的汉景帝,给了这个书生一把刀,才刺中野猪的心脏,保住了自己一条命。书里这三个字“后六年”,这三个字,说明了汉武帝所受到的压力之大,这六年,他已经是皇帝了,但是由于推行儒家,这六年他消失了。这不是过分解读,比如美国总统拜登,上台以后,消失了6年,你难道不觉得很奇怪么?如果他运气好,只能干8年,他消失了6年,幸好中国古代没有选举,汉武帝没有换界选举的压力,消失了6年之后,等到6年后才出来。以后讲到这里的时候,一起来研究一下这6年皇帝去哪了?

继续读原文:

儒者则不然。以为人主天下之仪表也,主倡而臣和,主先而臣随。如此则主劳而臣逸。

这句话,是司马谈指出了儒家的缺点,我觉得这个缺点讲的实在是很到位。儒家则不是这样。儒家认为君主是普天之下的表率,君主提倡什么,臣子就应该附合什么;君主走在前面,臣下就应该跟在后面。像这样,会让君主太累了,而臣下则很清闲了。

这段话说的很到位,儒家就是这样,如果君主是个普通人,那不错。但是,中国的皇帝没几个是普通人,90%都是些些脑残,因此,中国古代大部分时候的状况是:一群人跟着一个脑残,亦步亦趋的走向灭亡。汉武帝刘彻也是个脑残,在他的治下,汉朝人死了一半,他给后代留下了一个烂摊子,好不容易在文帝与景帝的时候有了点小钱,被他一顿神操作,全折腾没了,真正的亡国之君,非他莫属。后来的那些皇帝,一直到汉哀帝,实际上也是没办法,一艘大船,被汉武帝凿开了20个大洞,沉船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大家不过是等着那一刻的到来。儒家没有办法阻止一个傻逼皇帝,只能当一条忠诚的狗。当然了,这一点我知道90%的听众不认可,因为大部分中国人会认为,皇帝上头是好的,都是下面的人搞坏了。就跟阳痿一样,上头上好的,下面的执行出了问题,当然了,我支持你认为汉武帝是千古一帝,秦始皇也是千古一帝,再后来唐太宗也是千古一帝,宋太祖也是千古一帝,康熙也是,朱元璋也是…搞了半天,都TMD千古一帝,最后成了千古一群帝,对我来说,他们不过是一群sb。这是我做电台讲史记以后的经验,不管是什么样的垃圾,都有人疯狂的支持,比如有一期我讲了几句商鞅的坏话,有人就受不了了,说实在的,这一点很奇怪,有些国人,如果我说他的坏话,或者我说他对象的坏话,他都不会这么生气,我一说古人的坏话,真的是把他们气得又冷又发抖,不知道这是什么心理。商鞅跟你家是亲戚啊,还是嬴政是你二舅啊?不能说他们的坏话是吧?

继续读原文:

至于大道之要,去健美,绌聪明,释此而任术。形神骚动,欲与天地长久,非所闻也。

这段话又回到了道家的表扬与自我表扬上,道家的大道是:不要追求雄健与漂亮,比如现在大家在网上追求健身的那种美,或者某音上的那种美,直接导致大家相互攀比,不惜在身上动刀子,开美颜,如果不追求这个,就没这回事了。绌聪明的意思是不要玩弄聪明,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不要内卷,不可以丢弃这样而自任其术,一个人的精神太过会很疲劳,身体劳累会生病。如果你精神与肉体都非常的劳累,却希望与天地同寿,这是听都没听过的事情啊。

这一点,还是说教,论说教,道家要比儒家好一点,从表面上来讲,道家感觉有点道理,但是实现道家的理想,那是不可能的。道家要比儒家更难实现,最好实现的反而是法家,你不听话,老子就打你丫的。我前面讲的这句原文,可能与主流有出入,这可能是我的误解,我尽量自圆其说。因为古文没有标点,你想怎么断句都可以,没有标准,再加上古人都已经去世了,当时也没有录音机,我们没有必要按照教授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又不考试。

像大家都知道的道德经,主流的断句是“道可道,非常道”,意思是能说出来的道,就不永恒的道。但是,因为没有标点,也可以这样断句:道可,道非,常道。意思是,你可以支持,也可以反对,都没关系,但是要经常说话。这是我录电台的动力,道可,道非,常道。

道家的思想我研究过,“大方无隅,大器晚成,大音希声,大象无形”,这句话的意思是大音像是无声的(可能音量太大了,把耳朵乱聋了),大象无形中的大象不是长鼻子的那种动物,而是包罗万象的气象,是没有形状的。还有一句大器晚成,这句话被古人抄错了,正确的应该是大器免成,如果按照上面的逻辑,大器应该不用成的,晚成的大器不是大器。只有免成的大器才是大器,这句话也送给嘲笑我讲《史记》的人,他们经常说,人家xx是教授,不如你么?我想回答,是的,因为他成了教授,所以不如我这个出租车司机,你可要知道,按照老子的理论,大器免成。虽然我无法回答我为什么录《史记》还要东躲西藏的上传,但是我知道老子为什么写《道德经》,因为老子愿意。

好了,这一期就到这里了,下一期,再录计算机编程的事情。

5 2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8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cj.zhang
1 月 前

栋哥,我观察了一下,此长文无评论!我分析懂古文的读者太少了。栋哥,你的《自由软件自由谈》三部曲,我评价极高,我视作演绎美国体制终将战胜集权的经典有声读物,为你点赞,致敬栋哥!

占比不到5%的读过本科的网友
1 月 前

终于想起来更新史记了

cj.zhang
1 月 前

栋哥:这溯源道家还是儒家?京东的裁员信:“恭喜你从京东毕业”

栋哥粉丝
1 月 前

终于等到栋哥讲史记了

long_shen
1 月 前

还是讲史记好啊

阿伟
1 月 前

栋哥,这期的音频版我怎么现在也没找到呀?

阿伟
回复给  dong
1 月 前

哈哈,原来如此,还以为是更新了新的

8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