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 面对二战,sony创始人是如何服兵役的?

我录这期节目的时间是2021年9月6日凌晨3点35分。我并不是多么热爱录电台,而是我很热爱看足球,刚刚我起来看世界杯预选赛,巴西和阿根廷的比赛。这场比赛踢了3分钟,就取消了。正踢着比赛,突然进来了一个傻逼,据说是巴西的卫生部门的官员,第一次见巴西的官员,一个小胖子,妈的,可能全世界的官员都差不多那样,胖的像头猪,一肚子肥肉,好拽的样子,还跟奥塔门迪互相推搡,说实在的,如果奥塔门迪真想打他,一拳就能让他倒地不起。这个官员说阿根廷有4名队员来自英超,按照巴西的卫生防疫要求,这4名队员不能上场,要先隔离14天。我看了这么多年球,从来就没有这么逗的国家比赛。这种事情,早就应该在场下搞定的,非要等到比赛开始了,耍威风,这个官员的作风,肯定在黑龙江职业技术学院当过女工部部长。巴西足协说可以踢,巴西的卫生部门不同意,两个部门互相扯皮。我还以为,应该谈一下,继续踢比赛,结果比赛真的取消了,为了看这场球,我早早起来洗了个冷水澡,还冲了一杯我几乎从来不喝的西方饮料——咖啡——提提神,结果只给看了3分钟。又喝了咖啡,又洗了冷水澡,又没看成比赛,一肚子火,躺在床上想找个人打架,但是老婆不是球迷,不看足球。我只好起来找点事做,录个电台。非常希望国际足联介入,最轻,判巴西0:3负,最好禁止巴西10年不能有主场比赛,啥TMD玩意啊!

我们都知道sony是战后建立的公司,建立的时间是1945年10月,日本投降是1945年8月15日,在这一天日本的昭和天皇在广播里宣读了《大东亚战争终结之诏书》,天皇的声音在日本称之为玉音,有兴趣的可以搜搜听听,真得很难听,就像是重感冒了一样,如果他做电台,仅说声音,挨骂肯定比我多。我现在挨骂也比较多,因为很多人习惯了中央广播电台的那种声音,挨骂也有在网络上的原因,在网络上,人比较能放飞自我,如果在现实中,如果仅仅是一个人讲话不好听,你是不能骂人家的,顶多只能是不理。

战争离我们远去了,我真心希望人类能长点出息,不要发动任何战争。

当然,除了一小部分网络好战分子,总是遗憾自己没有出生在战争年代,对战争有十二分的好奇心,每每谈起来,总让觉得如果他出生在二战,东京都被他轰炸了,如果他出生在汉朝,会痛恨匈奴为什么这么少,不够他杀的。其实呢,他出生在二战,可能被一颗流弹打死了,出生在汉朝,可能没到战场,饿死了。多看看古人写的书,写的诗吧。比如“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有可能人死了,死在无定河边,都成骨头了,没有微信没有电话,你家里的老婆情人还在等着你回来。像杜甫写的“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耶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牵衣顿足拦道哭,哭声直上干云霄。”过了很多以后,再来看杜甫写的战争,基本上都是发生在山西、陕西、甘肃、宁夏还有青海这一片地方。诗里写了“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当然,立场不同,现在有很多人给唐太宗,唐玄宗,汉武帝洗地,说他们打仗是被迫的,其实,唐太宗也看不上汉武帝,毕竟是一个把全国人口打成了一半,史书记载:“师出三十余年,天下户口减半”,整个一灭霸,响指一打,人口减半。我就问你,你喜欢灭霸么?

站在反战的立场上,我太喜欢sony公司创始人盛田昭夫的所作所为了。如果你是好战分子,是不用马革裹尸的无定河边骨那一类人,可能不喜欢盛田昭夫,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盛田昭夫很早就发现了日本发动这场战争不但会给世界带来灾难,也会让日本招来灭顶之灾,基于这个信念下,他在二战中的表现就是:哪里安全去哪里,能跑就跑,能躲就躲,去NMD天皇,你想作死别拉上我,他在二战中,距离前线的最短距离是几千公里,他有个短波收音机,可以收到美国的新闻,他知道日本已经快完蛋了,他只是等着那一天的到来。

在二战期间,他做了些什么事情呢?我通过看他的自传和sony的传记,总结了一下,当日本政府让他去车间,丢给他一个钢锉,让他加工一些零件,他就笞工。如果大家看过《辛德勒名单》那部电影的话,我觉得他应该是类似的,反正就是磨洋工。最后搞的车间受不了了,简直就是请来了一个爹,年轻,吃的又多,就是不出活,人家搞了十个零件,这哥就跟相面一样,还在那里跟零件相面,东看看西看看,跟零件谈起了恋爱,只干了几个星期,最后被开除了。原路退回给了大学。

回到大学以后,他又去了实验室,解决光学方面的问题。比如在高空拍照片的问题,这个问题有没有解决不清楚,就算是解决了,日本军队也用不上了,因为他发现如果没人管会更好,他假装自己是个海军军官,给东京一所大学里打了个电话,让这所大学的实验室接收一名研究人员。当然了,接收的这个研究人员就是他自己,于是,他把自己派往了自己想去的大学。这个方法是真的好,我曾经用过,活学活用,我大学毕业没找到工作,就假装是某个领导的大秘书,给某个大公司打电话,让他们给我安排个经理级别的职位。结果,他们直接把电话挂了,后来我查了一下,这个领导刚刚被双规了,功课没做好。

不得不说,盛田昭夫不是一般人,他去了一个三不管的地方,学校里认为他是军方的人,军方认为他去了学校,搞得只发钱给他,他呢,则和他的好友住一起了。这个好友在东京大学学法律,已经去了海军,他们两个可能一段时间能见一次面,用他的话说,他通过他的这个朋友,了解了战争的残酷,他学会了当一个军工万事通。于是,他下定了决心,不能上战场去送死。

他做出了一重要的决定,去找他的老师,一个叫浅田的教授。这个浅田教授就是盛田昭夫的老师,在他的一番操作下,他回了他的学校。用他的话来说:当别人都在度过艰难时光的时候,我却住在当学生时家里为我租的公寓中。再多说一句,盛田昭夫的家里极其富有,这个以后再说,要不然家里也不会有钱给他租公寓。

他大学毕业以后,自动成为了一名职业海军军官,于是他乘船去滨松的海军陆战队基地,离名古屋不远,当然了,我没去过日本,书里是这么写的。我倒是想去日本,最想去看看东京到底热不热,总看到网上说东京热东京热的,东京的纬度是北纬35度,像山东的青岛,济南都是这个纬度,有时候还挺冷的。难道,外国的月亮比较圆,外国的天气比较热么?

不得不说,学理科比学文科有优势,至少在当年的日本是这样的。盛田昭夫学的是理科,还是物理,有的是研究课题,不是有原子弹么?这都要科学家去研究,当时日本也在造核武器,每年能生产几克核材料,要加紧速度,20年就能造出第一颗核弹了。学理科在战时可以选择当科学家,像盛田昭夫一样。比较倒霉的是他弟弟,他弟弟学的是经济,他弟弟的名字叫盛田和昭,不能当经济学家,只能上前线去打仗,他弟弟被分配去开双引擎夜间轰炸机,比较幸运的是,这种飞机不是0式战斗机,在战争后期,培训几天就能开着飞机上天,0式战斗机外号0式打火机,飞行员的作用是开着飞机撞美国的水面舰艇,号称“神风”飞行员。幸好,他弟弟要开的飞机可能比较复杂,需要训练的时间要远长于其它战斗机,结果还没毕业,日本投降了。

当时在日本想不当兵,最好的方式就是读理科,像这个盛田昭夫读的是普通大学的理科,当然了,也不普通,是大阪大学,要申请才能不当兵。如果他读的是东京帝国大学,上的是东京大学第二工学部。如果当年你考到了这里,就不用担心当兵的问题了,肯定不用上前线,而是给日本帝国主义造武器。虽然不当兵,但是实际上是研发武器的兵,结果战后,这个学院被美国停办了,这个第二工学部也被称之为“战犯学部”。

战后,这个第二工学部的人混的是风生水起。日本刚投降的几年,这个工学部有点士气低落,没想到过了几年,朝鲜战争又爆发了,这些人才,马上受到重用。第二工学部总共毕业了2000多人,著名的校友几乎涵盖日本所有重要的公司,这里的著名校友仅代表当上了公司的CEO,或者是创始人的那种,如果去996上班,那不算著名校友。我仅说几个吧,山本卓真,富士通社长。久米丰,日产汽车社长。近藤健男,三菱社长。三田盛茂,日立社长。山本守之,马自达社长……就不再多举例了,反正这个战犯学部,的确不一般。

再来说盛田昭夫,他还有个弟弟,日本没计划生育,妈妈生了他们兄弟三个,还有一个妹妹盛田菊子。盛田菊子没什么好说的,但是她嫁了一个人叫和夫,这个和夫是盛田家的邻居,都是同一个富人区长大的,他毕业于东京大学,娶了菊子以后,和盛田昭夫一起建立了sony,这个人也在1976年当了sony的社长,这个留在以后再说,也是个牛人。再来说这个最小的当时在上初中的弟弟。日本当时是军国主义,日本人民被要求向国家无私奉献,献出生命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这个小弟弟叫盛田正明,当时14岁,被军国主义一忽悠,一上头,就参军了。按道理说,14岁的小孩子懂的事情并不多,但是驾不住有个战狼天皇啊,天天嗷嗷的想要统治亚洲,教育以仇外主义、自我民族优越作为从小就学习的教材。显然,这个盛田正明非常非常的脑残,至少在当时是这样的。

他们的妈妈也不得不放手,因为如果你不去参军,你的生命基本上马上结束,会被同学排挤,是不得不去的事情,人在巨大的氛围下,会做出违背自己内心事情。在《经营之神盛田昭夫》这本书里,讲了入伍通知书是用红纸印的,上面写了报到的日期和违反命令的惩罚。具体没写什么惩罚,可能不让办信用卡或者不许考公务员之类的吧,我不太清楚。在日本文化里,当兵的,如果带上亲人的梳子,就能保住自己的性命,这个妈妈,在孩子上火车的时候,把梳子放在了年仅14岁的孩子手里。同样在《经营之神盛田昭夫》里,写了这个14岁的小孩并不想当兵,但是他又不得不去当兵,这是日本式自愿,不自愿不行啊。

盛田昭夫说,他小时候受的教育是这样的:媒体天天指责西方联合起来攻击日本,日本为了防御西方的进攻,他们每周要接受2小时军事训练,当时他只有13岁,是1934年。为什么进攻中国东北呢?他们的解释是,为了防止日本被西方攻击,日本需要一个缓冲区,那就是中国东北,日本进攻中国东北是为了自卫。这简直就是胡扯,但是只要坚持不懈的胡扯,总会有人信以为真,甘愿为野心家送上自己的人头。

幸好,盛田昭夫根本不相信。为什么不相信呢?是他聪明么?当然,聪明是必须的,我认为还有一点,他的家庭太富有了,他知道外国是什么样子,他叔叔在法国读书,学油画。他叔叔叫敬三久。他爷爷用法国的技术造葡萄酒,他爸爸买欧洲的音响,录音机,钢琴等。他家里还有一个网球场,有外国的汽车,家族里的人,有事没事就去欧美旅个游什么的。

对这种人洗脑,是非常困难的。当时的日本把收音机的频道都锁了,只能听固定的频道,收不到其它地方的电台,但是盛田昭夫有一台不锁频的短波收音机,并且,他的英语非常过关,不但想听,而且想能还能听得懂。能用短波收音机的人,眼界就是不一样。不知道那时候,有没有人嘲笑他,听不锁频的短波,就是不爱大日本帝国。想洗脑,一定要把信息源给日本人卡住,造信息茧房。没有透明的信息源,可不就是想怎么骗就怎么骗么。只可惜,这种方法对盛田昭夫不管用,如果你说西方很坏,他说我叔叔就在法国学油画,我邻居是丰田汽车公司的第一代社长丰田利三郞。他的父亲与美国福特在日本的经销商是朋友,家里有两辆汽车,一辆福特,一辆别克。 盛田昭夫从小就出国旅游,见过世面,非常不容易骗。

军国主义最怕的是真相,只要了解了真相,那些谎言不值一提。军国主义最终的目的是让你心甘情愿的送上自己的脑袋,通过的手段则是日复一日的说欧美要欺负日本,如果没有足够的信息源,那肯定就相信了。人在没见识的时候,非常容易恨另一群从来没见过面的人,总觉得那些没见过面的人天天想来欺负你。对战争,他说过一句非常经典的话: 包括懦夫在内的任何人都可以发动战争,但是要结束战争,却要得到胜利者的同意。

这一期先到这里,下一期再来讲一下他的家庭状况。是真的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