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 科幻作家对科技有多大的影响力?

这一期还是接着第第259期讲通信行业的发展,又讲到诺基亚了,以前讲过,不想再重复了。我想起了一个牛人,他的名字叫阿瑟·克拉克。他预言了手机的出现,在1958年。打算这一期聊一聊这个人,科幻,科技与现实。

我以前讲过特斯拉曾经预测过手机的产生,但是这个克拉克的预测更准一点,他预测20世纪80年代就可以造出手机来,这个比较准确。这个我也知道,最近和听众讨论了一下这方面的问题,科幻作家对科技有多大的影响力,这种话题都是扯淡的,没什么固定的答案。

在1958年的时候,他说未来将会出现一种小巧玲珑的个人收发设备,每个人都会随身携带。总有一天,你只要拨通一个号码,就能与全球任何地方的人通话。并且,使用这个设备可以让人不会再迷路。

这非常厉害,如今的手机都可以做到这些,甚至做的更多,使用这个设备,可以在全球任何地方直播自己跳脱衣舞给任何地方的人看。

我有穷人廉价的爱好:读书。万般皆上品,唯有读书贱。不管是旅游,爬山还是去KTV、洗浴中心,都要比读书贵太多了。一本书最贵也就100来块钱,我听群里的城哥和Andy说去洗浴中心,不花个5000根本玩不爽。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非常喜欢看科幻,本文要讲的阿瑟·克拉克、阿西莫夫以及海因莱因并称黄金年代科幻三巨头。这些巨头都有自己的一些理论,比如阿西莫夫有自己的机器人三定律,阿瑟·克拉克有克拉克三定律,由于本次音频主要讲克拉克,什么机器人三定律就不讲了,虽然它更出名一点。

  1. 如果一位杰出的老科学家指出某件事是可能的,那几乎可以肯定他是对的;但如果他指出某件事是不可能,那非常可能他是错的。
  2. 探究可能的极限,唯一的途径是跨越这个极限,从可能到不可能中去。 
  3. 任何足够先进的技术,看上去都与魔法无异。

这三条定律中,第三条被人引用的最多,“任何足够先进的技术,看上去都与魔法无异。”有一次在一家火疗店横幅广告上,就写着这样一句话,做了一些修改,叫“任何非常先进的医疗,都和魔法无异”,下面竟然写着阿瑟·克拉克的名字。惊得我停下出租车,下车对着广告行了个礼。阿瑟·克拉克永远都不会想到,他说的这句话竟然被用在了遥远的东方,一种在身上点燃酒精的理疗上。(火龙液,他们说是酒精外加几百种微量元素,反正元素周期表是不够了,好几百种,元素周期表上只有118种。)

现在生活所迫,人过40了,已经不再喜欢看科幻小说了。很惭愧,现在我能担负的起的娱乐活动还是读书,兴趣转移到写实文学上了。

听我电台的绝大部分都是一些小孩子,20来岁,可能还在上大学,或者刚刚参加工作,对生活还有希望。但是,你总归是要长到40岁吧,如果生活不太顺利,像我一样,到了40岁,还是一事无成,也没有钱,也没有前途。上有老,因为计划生育的原因,上面还有四个老人。下有小,因为鼓励生育的原因,下面有2个小孩,总共4个老人,2个小孩,基本上,内心是崩溃的。

我还记得刚结婚的时候,得知老婆怀孕了。老婆很淡定,吃饭的时候不停的给我夹菜,让我多吃点。我说,你怀孕,你要多吃点好的啊。老婆说,你可别了,趁现在孩子还没出生,你多吃点好的,等孩子出生了,你就要喝西北风了。

每天都要小心翼翼的生活,因为已经40岁了。身体也不像20来岁,能一晚上一晚上的熬夜,40岁熬一天,要休息3天还缓不过来。人总归是有点自尊心的,虽然知道自己这辈子也像绝大部分人一样,活着,然后死去,留不下一点痕迹,这点可怜的自尊心又不肯明明白白的接受这么灰暗的结局。于是,这些男人会给自己找点事做,比如录个电台,或者开始学电脑软件,给飞机建模什么的,或者爱上了木工,或者喜欢上了摩托车。

克拉克写了太多的小说,我看了其中的一小部分,感觉最深刻的是《最后一个地球人》。如果你不喜欢读书,尤其是科幻小说,在中国,混的一般比爱读书,爱读科幻小说的要好一些。这是我长期的观察。

科幻小说很难写出悲剧来,就算是很多人推崇的《守望者》其实也是坏的很表面,像《最后一个地球人》,有人觉得太黑暗了,地球最后爆炸了。说实在的,只要你不是在学校的学生,或者刚毕业几年人的,地球爆炸这种事情,真得不是悲剧。像《守望者》写的,那些英雄是政府雇佣来打普通美国老百姓的,就觉得受不了,非常的幼稚。现在有哪个政府不雇人来打老百姓呢?你能在银河系中举出一个来,我就服你。

如果是好人,就要经受非常多的苦难,最后还不能成为佛。如果是坏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如果你是个普通意义上的好人,不偷不抢不撒谎,如果碰上事了,大部分人不会同情你,而是会找你的毛病,认为你肯定做了什么亏心事儿, 最后肯定能找到你做的不完美的事情,比如你曾经踩死过一只蚂蚁,然后对你大加批判。

如果你是传统意义上的坏人,又偷又抢又撒谎,最后发了财,当了恶霸。你只需要在合适的时候,哪怕承认曾经做过错事,只需要承认亿万分之一,口头上承认就好。那么人就会说,立地成佛,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一大堆屁话恭维这个绝世人渣。

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悲剧,后来我也想明白了,就种嘴脸就是期软怕硬。为什么放下屠刀,立地就能成佛呢?因为如果你不让他成佛,他就再拿起屠刀来杀你。如果有一个人天天打你,喂你吃屎,有一天换了一个人,不喂你吃屎了,只天天打你。大部分人会觉得,我去,这就是佛啊!还是纪念他。如果想成佛,两条路,当好人要受九九八十一难,要么就是自己要有把屠刀,先做坏事,然后说我不做坏事了,马上成佛。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我在电台里都是讲科技史的,主要讲外国的。即使讲这些东西,我也是尽量不讲人性的黑暗面。然后就觉得算了,不让听众觉得人太垃圾了,能多傻一天就能多爽一天。比如无线电发展初期,设备都非常简陋,都是利用线圈、变压器这些东西来产生无线电波。无可避免的要有一些高压火花产生的噪音。

这些噪音会让频率不准确,因此,接收到的信号也就不准确。如果你是科学家,甚至是普通人,至少应该减少这些干扰吧。但是人类显然有更好的想法,可以干扰竞争对手啊。于是,公司就开始故意制造这种噪音,让别人没法好好的接收信号。这种恶,我觉得比地球爆炸可恶心多了。

这种例子随便举,我参加工作以后,拉过网线,配置过路由器,反正干的都是别人瞧不上的活。比如说,一个小区里有人相信手机信号肯定能让人得病,于是就不让基站建在小区里,最好是远一点,建别人小区里最好。这样会导致手机信号不好。手机信号不好怎么行呢?于是,这个小区里又有人投诉。现在一投诉,我们这些干活的就要扣工资,能怎么办呢?去修吧,有大妈在那里,万一往地下一躺,那就玩蛋了。不去修吧,又有人投诉说信号不好。这种事情,我觉得比地球爆炸要恶心多了。更不要提那些修好了,故意给你把光纤挖断了的事情了。

阿瑟·克拉克有两本科幻我印象比较深刻,一本是《2001太空漫游》,这个非常出名,可以说是科幻迷的必读书目之一。还有一本不是那么有名的叫《最后一个地球人》。我的电台不是讲小说的,现在有些人不喜欢读书,喜欢听别人讲书,最好是一本书压缩到10分钟之内。还有一些人不喜欢读书,甚至不喜欢看根据书改编的电影,而是喜欢听别人讲电影,2小时的电影压缩到10分钟,特别逗。

科幻引起人的思考,我觉得阿瑟·克拉克这两本小说实际上是思考同一件事情,人类从何而来,又将去向何处。大量的科幻小说都是思考这个终极问题。至于其中穿插的一些发明,比如全球电话系统,人体冷冻,把人的大脑存入硬盘什么的,都是必要的手段,来研究人类到底去向哪里。书里是这样写的,一群猴子在大草原上吃草,到处都是豹子狮子的,根本打不过,过的比较针凄凉。

然后早上一觉醒来,发现了一块石碑,黑色的,像超大型号的iphone一样,立在那里。猴子非常的好奇,就围着这个石头研究,石头中还能放音乐,结果就开启了他们的好奇心。好奇心一旦上来了,就学会了使用工具,用个动物的骨头,打死了一头猪。开始由吃素改成了吃肉。后来石头的任务就完成了,也就消失了。

后来人类登上了月球,发现月球上又有一块石头。当人们围着这块石头研究的时候,这个石头又开始放音乐了,并且给你们指向了遥远的不是土星就是木星的地方。人类又开始远征了,远征的路上当然发生了一些事情,包括电脑造反了什么的。最后死了好几个人,只剩下一个家伙到达了那块黑色的石碑。飞船一降落,结果这个黑板可能是个黑洞,飞船直接掉进去了,最后掉进了一个总统套房里。里面有吃有喝的,这个家伙在里面住了一辈子。实际上,是暗示这个总统套房是女性的子宫,最后,这个家伙终于衰老了,他变成了一个婴儿,然后出生在了地球上。

故事内容差不多就这样。另一本书《最后一个地球人》也差不多,故事内容有区别,故事要思考的事情还是一样的。克拉克的小说里离不开外星人,超越人类智慧的存在。我简短一点讲,有兴趣的去看书,也是外星人,统治了地球,但是这些外星人特别好,为人民服务的那种人。只干好事不干坏事,最后把人类搞的特别的好,所有坏事都消失了,全是正能量。在这个时候,人类开始进化到下一个档次,比如能够用意念控制东西了,比如让月亮也围绕太阳转什么的。要啥有啥。但是只有10岁以下的小孩有这些功能,大人还是生老病死,其中有个地球人,偷偷的跑到了外星人的星际飞船上,到了外星人家里做客。挺好,外星人还会讲英语,吃牛排,相当于又来了一次五星级旅游,还有外星人地陪。

因为以光的速度旅行会让人保持年轻,所以这个哥们回到地球的时候已经过了80年,老的地球人都挂了,只剩下那些已经有了特异功能的地球人。他就成了最后一个地球人,其它的人都已经成了高等生命的一部分,已经不是人类了,是啥不知道,反正不是人类了。可以称之为超级文明的一部分。留着地球就没用了,直接给分解了,这个哥们也就死了。

在我年轻的时候,我特别喜欢看在这种小说,觉得真宏大。后来我就觉得太幼稚了,我现在早就不看科幻小说了。如果有人喜欢看的话,会发现大部分著名的科幻小说作家有个共同的特点:产量超高,一生写好几十本小说,有人写一百多本小说,而且还会与人合著。最快的3个月就能写一本。

后来我发现原因也比较简单,科幻小说非常容易就能解决逻辑问题,你只要丢出杀手锏就好:有高于人类很多的外星文明,如果需要外星文明超NB,他们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但是如果情节需要外星文明是傻逼,他们又能马上成为傻逼。

这样一套下来,你干什么事情,不管符合不符合逻辑,都可以丢给外星文明的指引。比如你从猴子变成人,那是外星人教你的。人类出现了好人,那也是外星人指引的。人类中出现了坏人,那还是外星人指引的。他们都知道,有外星人,就没有漏洞。比如为什么某人做了好事,解释一下就是外星人搞的,他们知道每个人的思想。但是如果有个地球人偷偷的跑到了外星人的飞船上,这时候情节需要外星人不知道每个人的想法,外星人就不知道了。

最后,人类成了和外星人一样的,至少成了外星人的一部分。也就是说,从猴子到人类发展了这么多年,最后人类脱离了肉体的束缚,就是为了成为高等文明的一部分。这期间,都是高等文明所知道的,而且是他们所指引的。

虽然这个逻辑是这样,也不好反驳。直到有一天,我想到了一个事情,就是养猪厂。对猪来说,人类就是高等文明,猪啥也不懂,就是会长肉就好。人类给它们配种,选育,喂他们。就好像《最后一个地球人》中的外星人一样,照顾人类。最后,这些猪怎么样了呢?被人类吃了,被人类做成红烧肉吃到肚子里,也算是成为人类的一部分了吧。我认为猪应该不清楚它们为啥突然间送进了屠宰场,如果猪也可以写小说的话,它们也许也在考虑最终的结果。对它们来说,人类对他们这么好,又给吃的又给喝的,还给铲屎,肯定是个好人啊。最后,猪的存在也会脱离肉体,当然了,肉体被人做成红烧肉了,想不脱离也不行啊。它们会不会也在想,最后猪也能成为人类。

《最后一个地球人》也差不多,人类从猴子变成了人类,最后变成了脱离肉体的存在,这一切都有个外星人饲养员控制之中。最后,有没有可能人类根本没有成为超级生命,而仅仅是被做成了红烧肉一样的菜,误以为成了超级生命的存在。

现在我都是看写实的小说,比如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这些写实的小说家也有个特点,写的书都不多,也不和别人合著。很多人大部头就写那么个几本,像肖洛霍夫就写了一本书《静静的顿河》,就消耗了他所有的精力,当然,也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因为里面没有外星文明,所有的逻辑,你都要解释清楚。不能碰到逻辑冲突,就来一个这都是外星文明搞的。遇事不决,量子力学。情节不整,外星文明。

像陀思妥耶夫斯基算是个例外,他写的书比较多,原因并不是他喜欢写书,而是因为他是个赌徒。有点钱就去赌了,结果欠了一屁股债,为了还债,他的债主就让他写书,他甚至写了一篇中篇小说《赌徒》,里面的赌徒形象就应该是他自己的形象。像我,如果欠了那么多钱,可能就要被债主逼着买保险后跳楼了。

科幻小说可以说启迪了科技,但是也不应该很确定这一点。我没确切的答案,但是我觉得影响的十分有限。就算是将来真能造出时空穿梭来,我觉得也不应该归功于科幻作家,我觉得还是归功于科学家。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王二小
8 月 前

栋哥,加油。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