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Twitter公司的又一个“怪胎”创始人

在Twitter公司里,有两个人的影响力最大,一个是前两期提到的Ev,另一个就是这一期要讲的Jack Dorsey。这个Jack Dorsey现在已经也是个亿万富翁了,同时担任Twitter公司和Square公司的CEO。这个人现在也活跃在各大社交媒体上,还接受了不少媒体的采访,他也有一些课程,教大家如何创业,如何设计一个软件等等,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YouTube上搜他的名字,什么CNBC,Techonomy这些媒体都有访谈,文字的有,音频的有,视频的也有,如果你想全部看完的话,可能得有几十个小时,因为太多了,比较好的一个是stanford大学的创业课上,他又去当老师了,有兴趣的人可以搜一下看看。

我以前在电台里说过一个观点,这些整天接受采访,整天上电视的人,都是非常聪明的人,他们懂得如何利用传媒来达到自己的目标。因此,这些采访,会有相互矛盾的地方,也有包装的成份。所以,耳听为虚,眼见也不为实。我只能讲出我认为的真实。当然,我实际情况相差多少,我也是不知道的。

在好几个场合,Jack Dorsey说过自己是个穷人,这个穷人,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含义。以我的分析,他家里可能不是有钱人,甚至有可能算是不太富裕的美国普通人,但是,美国对穷人的定义和其它国家是不同的,这个Jack Dorsey,姑且算是穷人吧,但是,在1984年的时候,他7-8岁的年龄,家里就给他买了一台电脑,要知道,是1984年,他就有了自己的电脑,并且,他随后就有了至少两三台电脑,有IBM的电脑,也有苹果电脑。用他自己的话说,他在8岁的时候就开始学习编程了。所以,一直到28岁,他都一直在编程。我是在22岁第一次有自己的电脑,他8岁就有了。

他说,他一直有语言障碍,到30岁的时候都还不能清楚的说话,这个也不好考证,因为他接受的采访太多了,一点语言障碍的样子都没有,不能说是口若悬河吧,但是,绝对能看出来是那种能罩住全场的人。所以,他小时候是不是有点语言障碍,这个不好说,但是,大部分有关他的传记里都是说他小时候说话不清楚,所以他有大部分时间来玩电脑,在10几岁的时候,就已经能编程帮助他父亲的生意了。我个人认为,和其他大部分精通编程的大牛一样,比如Linus,卡马克这些人,都是在上小学的时候,家里的电脑就已经可以让他们玩了。这个在中国的话,肯定是非常非常富裕的人才能拥有这种环境。但是,这种环境,在Jack Dorsey的嘴里,竟然说自己是穷人家的孩子。这个反差,实在是有点大。

在这些开创了企业的人中,包括Ev,Jack Dorsey,还有Jobs这些人,在年轻的时候都有品味,比如大家耳熟能详的Jobs的父亲,要求做木工的时候,看不见的地方也要用很好的木板。这个Jack Dorsey没有说他的爸爸如何,但是,他说了他的妈妈,他的妈妈和普通的女人一样,喜欢钱包,而且喜欢限量款的钱包,因此,他在很小的时候,就和他的妈妈一起逛街,到处买限量版的钱包,他有意大利血统,他妈妈还会带他到时尚之都意大利的米兰去买包。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细节,他本来是想说他对产品也有非常好的品味,但是,我又想到了他说他是个穷人。如果是真的穷人,应该没有什么钱买限量版的钱包吧,而且还能去米兰买。我没有在美国生活的阅历,是不是美国的穷人就是生活的这么爽,我也不知道。但是,这个Jack Dorsey显然受他妈妈的影响非常的大,他也喜欢包,他用的是Filson的包,因为兴趣,我还查了一下,能放下电脑的,比较大的包,大概是700美元起,贵的2000多美元。比我的电脑还贵,反正,总是觉得这个孩子不是穷人。或者说不是我心目中的穷人,因为我的电脑包是个超市里3块钱一个的购物袋。

Jack Dorsey还是比较特立独行的,和大部分的硅谷大佬一样,他也是没从大学毕业就出来了,换了两个大学,每个大学里呆了一年,就出来当程序员了。他的特立独行表现在他的行为和穿着上,他有好几个纹身,当然,在他出名以后,这些纹身都被洗了。更传奇的是,他有一个鼻环,在年轻的时候,他一直带着这个鼻环,他的工作也非常的多,并且不仅仅在编程上,他有非常丰富的工作经历。他的工作经历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比如,他有个工作是给人按摩,但是,我刚刚提到,他是有不少纹身的,被一个浑身是纹身的的按摩,回头客肯定不多,所以,这个工作他没有长期的做下去。他还有一个工作是给人读睡前故事,他在ebay上拍卖自己的声音,只要给100美金,他就给人读睡前故事,他读的书是《Goodnight Moon》,这个睡前故事总共卖出去4份。这给我很大的启发,有人问我,要不要做个副业,毕竟做电台太没有前途了。我现在的副业已经开启了,一是做按摩,我没有纹身,可以提供上门服务,女士半价;另一个是我也可以提供睡前故事的服务,我总共有两个故事,第一个是小猫钓鱼,第二个是小马过河,在我的公众号下留下联系方式,价格好商量。

Jack Dorsey在咖啡馆发呆的时候,他碰巧遇到了Ev,这时候的Ev已经是个名人了,因此Jack就想找个工作,他本来是想去卖鞋的,再多说一句,我觉得这个Jack受他妈妈影响非常大,在众多的硅谷CEO中,Jack是穿衣品味非常高的,而且,他想卖鞋,业余时间他还学如何设计衣服,打算进入时尚界,所以,这个人画裸体是非常不错的,自己也是一个不错的裁缝。这些都是他自己说的,反正我只是转述一下,包括他将来会竞选纽约市长,如果以后他真的参加竞选了,那说明这个人说到做到。我这里讲的是他给Ev发了电子邮件,Ev真的给了他一次面试机会。

因为他是程序员,面试的时候,当然是要面试一些技术了。我上一期说了,公司有个叫拉贝尔的,就是那个会Ruby on Rails的无政府主义者,因为他是个无政府主义者,因此,他又是第一个使用Ruby on Rails的人,这时候,他已经招了好几个他的朋友进来了。这种人,主要的是看你的政治立场。一般公司的话,大概会让你在白板上写个快速排序,或者看看你是不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像我这种高中毕业的,死活就是找不到工作。比较另类的公司,可能还会测试智商,情商什么的。我是不太相信智商的,因为我每次测量,在90分左右,我同学同事都是130以上,所以,我的自尊心不允许我相信IQ是真的。更不要提情商了,我总觉得那些没事就说自己IQ,EQ,QQ是多少的人,是上天派下来羞辱我的,你们好好在天上当大神多好,干嘛非要下来秀智商呢?

这样的面试好不好?不让你在白板上写算法,直接考察你的政治立场。当然了,这个拉贝尔是个无政府主义的自由主义者,一看Jack Dorsey,那就和见了亲人一样,纹身,鼻环,没有学历,非常激进,不能更合适了!然后,Jack Dorsey就加入了这个皮包公司。这件事情对我影响很大,因为他们这么搞,就和闹着玩一样啊,这样招人合适么?我用我90的智商,考虑了很久,我发现对一个没有任何产品,九死一生的公司,没有比这个策略更好的了。等到成了超级大的公司,就可以录用那些名牌大学毕业,高学历,高智商的人来打工了,小公司,一般情况下是招不到这种人的。

在网络上,我们经常会见到一群人指责另一群人是左派,或者右派,或者法西斯。那么这里面隐含着什么意思呢?如果我们说资本主义的话,可能知道有个哲学家叫亚当•斯密。如果我们说共产主义的话,可能知道有个哲学家叫马克思。我觉得,如果一个公司非常的小,招的程序员应该招认同亚当•斯密的人,如果足够大了,应该招一些信奉马克思的人。当然,这个比较困难,因为大部分的信奉马克思的人,是不会操心学习写软件的。至于法西斯,我们可以知道,希特勒这个人,但是,法西斯的哲学家是谁呢?

这个人叫秦提利,因为法西斯不得人心,这个20世纪上半叶最有影响力的哲学家就没人愿意提了,虽然他的名字不再出现,但是,他的思想却如春风化雨般,深深的影响了不少外国人,我个人认为,如果在美国创业的话,尤其要避免招信奉秦提利的人,否则,做出来的产品肯定有问题。

这个秦老哥认为,民主有两种形式,一种是美国的民主,这个太堕落了;还有一种是他认为的民主,他的老师叫马克思,他写了一本书叫《马克思主义哲学》,后来他老百姓被枪毙以前,是意大利的教育部长。他认为,教育的目的是为了社会服务,个人利益和国家利益是相同的,都要为政府服务,在而且不止是教育,而是在任何问题上,都要听政府的。一切都是政治的,政府要主导一切。这个观点觉得意大利面条总理摸索里尼的欢迎,真是教育部长的政策亚克西!在他的影响下,摸索里尼写了他著名的《法西斯的教条》,里面有一段是这样写的:一切都是政府的,政府以外没有人或价值。

像Jack Dorsey,拉贝尔这样的无政府主义者,他们信奉的是有个小政府,不止是软件,都是自己来搞定。而信奉秦提利这样的人,他们的想法是个人和资源要为政府服务。像Jack Dorsey这种人,个人主义者,能做出Twitter这样的软件,但是,信奉纳粹(国家社会主义者)的人,如果他们学软件,做出来的也是如何监控美国人民的软件,比如美国的棱镜。

我觉得,做出监控美国人民的软件,像棱镜这样的程序员,和做出比特币,区块链,Twitter的程序员,从根本上来说,不是用C语言,Java语言,Ruby语言这种区别,这根本不是区别,而是这些程序员在内心深处,是喜欢亚当•斯密多一些,还是喜欢秦提利多一些。

这一期就到这里。讲了一下Jack Dorsey是如何被招聘到公司的。另外,我在B站做了一些视频,讲如何使用Ruby on Rails来模仿一个早期的Twitter网站,如果有人喜欢的话,可以去看看。

刘延栋 wechat
欢迎扫一下关注我的公众号:软件那些事儿
欢迎收听我的电台,你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