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我工作时碰到的一件事情

十几年前吧,打工仔,对工作还不摸鱼,有时候还过分的认真。由于过分的认真,甚至让合作方感到难受。

去一家超大型企业,当然是国企了,做项目。那时候的技术还是说什么 Long-Term Evolution (LTE) ,MPLS等,这都不重要,是个潮词,像3G,5G一样,过两年就没人记得了。

我们是通过第三方介绍进去的,算是第四方吧。第三方给我们千叮咛,万嘱咐,主要的思想是这里面每个人都是大爷,每个人都背景深厚,你们千万不要顶撞,要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我觉得还OK了,我本身就怂。

项目进展的很顺利,结束的时候,要验收,都是走个过场了。但是过场还是要走的。公司就让我去讲PPT,我觉得没什么,让我讲我就讲了。

好死不死的是,我过分认真了。我讲了LTE和MPLS的发展,里面用了一个不应该用的词语:我们。大概类似于使用了这项技术,我们的网络会更牛逼之类的废话。这听起来其实没什么。

等到要回答问题的环节,他们的老总先发问了,是这样问的:“你总是讲我们我们的,你觉得你和我们称我们,合适么?”然后全场哄堂大笑。我马上意识到了,我不配姓赵,有点类似于赵老爷当场给了阿Q两个耳光,你也配姓赵?

这件事对我影响很大,后来工作的久了,我才发现,国人到处都在划分圈子。千万不要乱称我们,用得到你的时候,比如需要炮灰了,就是保卫我们的XXX不受XXX的侵略。用不到你的时候,比如分利益的时候,就是你也配姓赵了,丢弃的手纸了。

谁跟你我们,对啊,人家的子女,存款都在国外,谁跟你我们,你配么?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