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影神三首

关于陶渊明和慧远的传说,太多,太杂,太美,太假。我个人认为以两人的个性,顶多算得上是点头之交。以两人的名气之大和地理位置之近,两人知道彼此。毕竟两人有几个共同的朋友,像“东林十八高贤”之一的刘遗民,刘同时也是“浔阳三隐”之一,另外两位是陶渊明、周续之。刘多次邀请陶去庐山和慧远见面,陶借故推辞,刘又是慧远的核心朋友之一,毕竟”浔阳三隐”之二都与慧远居住于庐山。传闻说陶渊明与慧远是君子之交淡如水的默契,我认为应该不太可能。

继续阅读“形影神三首”

十年前我工作时碰到的一件事情

十几年前吧,打工仔,对工作还不摸鱼,有时候还过分的认真。由于过分的认真,甚至让合作方感到难受。

去一家超大型企业,当然是国企了,做项目。那时候的技术还是说什么 Long-Term Evolution (LTE) ,MPLS等,这都不重要,是个潮词,像3G,5G一样,过两年就没人记得了。

继续阅读“十年前我工作时碰到的一件事情”

《史记》-0004-《报任少卿书》-阙然久不报,幸勿过

了解历史,改变人心。欢迎收听《史记》第4期,解读《报任少卿书》。继续接上期的内容:

谚yàn曰:「谁为wèi为wéi之?孰令听之?」

谁为,即为谁。第二个为读音为wéi,这是倒装语句,正常的语序是:为谁为之,我可以为什么样的人做这样的事呢?孰令听之同样是倒装语句,正常的语序是:令孰听之,让什么样的人听这样的话呢?这句话的意思是没有知音,我不知道为谁做这样的事,也不知道有谁会听我讲的话。

继续阅读“《史记》-0004-《报任少卿书》-阙然久不报,幸勿过”

《史记》-0003-《报任少卿书》-是以独抑郁而无谁语

了解历史,改变人心,欢迎收听《史记》第三期——《报任少卿书》原文阅读。

太史公牛马走

这六个字是全文的主旨,当全文讲完以后,我们再来看这句话,会有更深的理解。我认为太史公是司马迁写的这本书的名字就叫《太史公》,在《史记》中,太史公这三个字出现了太多次,至少100多次,每篇都有一个“太史公曰”。这些“太史公”有很多意思,少部分时候指他爸爸司马谈,大部分时候指自己,极少部分是指《史记》这本书,比如最后一篇“凡百三十篇,五十二万六千五百字,为太史公书”。在这里,我认为是指他自己的书。

继续阅读“《史记》-0003-《报任少卿书》-是以独抑郁而无谁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