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记忆二三事

最近得知美国总统川普感染了武汉肺炎,国内的民众大有“普天同庆”的味道。

这让我想起了我记忆中的“爱国”事件,其实在中国,爱国并不意味着热爱自己的国家,更贴切的说,“爱国”是恨别的国家。

美国911事件的时候,我刚刚上大学,事件发生以后,毕竟这是个灾难,但是马哲课的老师,兴奋的就像脚上安了弹簧,通了电一样,两节课都在兴奋。别看平时他讲的挺好,又民主又法制的,一到关键时刻,就是个SB。我就很少去上课了,点名缺课实在是太多,我这门课挂了,补考的时候,整个教室里坐着老子一个人,操!

当然不全是因为911他在庆祝,主要还是我确实不太想上课,一想这事,就算了,宁可睡觉也不去。另外挂的一门课是微机原理,原因也是缺课太多,老师给了我59.5分。我当时在谈恋爱,缺了一个半月的课,这个老师是天天吹美国,天天吹她女儿在美国加州大学多牛逼,我也烦。

911并没有让我对“爱国”这么讨厌。

还有一件事情是日本入常,当时我已经毕业,中国人又在反对,当时我在广州,中国人一路举着旗帜把日本货店(比如sony店)打砸抢过去。朋友当时去接我,我们吃了KFC,我手里有几张纸巾,这帮爱国者在打一些卖日本相机的店员,几个店员被打的浑身是血。其中一个店员是个女孩,也满脸是血,都已经被打的忘了哭,任由血从脸上流下。

因为打她们的人实在太多了,可能有十几个,感觉有几百米的爱国者在路上,我也不敢帮忙拉一下。这个女孩像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我作为一个麻木的“围观者”,在她被踢到我这边的时候,我想把我手里的纸递给她,让她擦一下脸上不停流下的血,但是她被打怕了,我一伸手,她以为我也要打她,就向后退,结果又被其它人打个不停。

那次开始,我特别恨那些爱国者,他们干的不是什么人事儿。

后来听说西安有“爱国者”把日本车主打成了植物人,又听说青岛“爱国者”把日本车4S店一把火烧了,再后来奥运开始抵制法国的家乐福,抵制韩国的乐天超市……

我也曾经因为在抵制家乐福事件的时候,特地去家乐福购物,因此被同事排挤,也无所谓了。这次美国总统感染武汉肺炎,举国庆祝,就这样,一点也不稀奇。

““爱国”记忆二三事”的2个回复

  1. 说实话有些时候抵制一下不买我觉得没什么,但是他妈的打自己人我觉就是傻逼脑残,有本事一点日本的东西不用,而且要怪就怪为什么日本的东西能在中国卖。这些人都不动脑子,还是故意借着这些满足自己的暴力欲望。

  2. 想到我初中时有些同学觉得这很好,就应该打,我当时就觉得这事没到你头上就喜欢吹哎,感觉中国很多人喜欢这种动不动就暴力对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