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电台1000天的感受

昨天是我做电台1000天的日子,我上传音频的平台提醒了我一下,对我自己来说还是挺重要的,我没想到已经这么长时间了。现在已经快200期节目了,平均5天做一期。

来说一下我的感想吧,我个人最喜欢的三个中国作家分别是钱钟书,鲁迅和胡适。钱老对人类,包括自己,一直都是讽刺,这个就不多说了。后面两个,鲁迅和胡适,在我的经验里,喜欢鲁迅的人基本上不喜欢胡适,喜欢胡适的人,基本上也不太喜欢鲁迅。我比较二,两个人的书我都非常喜欢看。

总体上来说,鲁迅对中国人的批判非常的犀利,胡适脾气好,更加的自由主义一些。这些年来,我觉得这两个人并没有太大的不同,他们两个人的文章写的语气不一样,但是最后还是希望你做一个好人。胡适就不用说了,整天婆婆妈妈的劝年轻人,你要成才,成才的路上肯定有很多的困难,但是,有一点是你不能听别人忽悠。不管这个人是伟人,还是名人,还是什么主义,都不要听,你要坚信自己的想法。

鲁迅也是这个观点,他在他的文章《写在坟后面》写过这样一句话:“中国大概很有些青年的“前辈”和“导师”罢,但那不是我,我也不相信他们。” 鲁迅后来对胡适绝交了,但是胡适对鲁迅以及鲁迅的弟弟周作人一直是个老好人,当然了,胡适任何时候都是老好人,可以说是控脾气第一好的人。

我能感觉到的两个人对科学和民主,都有大体相同的看法,所以早些年两个人是好朋友。我个人觉得鲁迅对“国家”这两个字看得极重,他骂中国人的很多陋习是为了救国,他希望中国一定要存在,并且一定要好好的存在,只要有他看不惯的事情,他就骂。我觉得鲁迅如果活的更久一点,他肯定是不会移民的,宁可坐监狱也不移民。鲁迅的爱国可不是他批评的爱国主义,他一生都在批判那种像混混一样一群人去打砸抢的爱国,他的爱国是一种更高层次的爱国。毕竟他是个左翼作家,他经常去左联讲讲话,后期经常骂这些自由主义知识分子胡适。

胡适的立足点是个人,国家他看得并不是那么重要,他的观点是你首先要成才,至于成了才以后,去美国也好,在中国也好,都是有用的,是对人类有用的。如果你不成才,在哪里都没用,最关键的一点是成才。当然了,中国大陆是最批判胡适这种思想的,几十年来,胡适已经被批烂了,到现在为止,还能看到不少人一说胡适,就说他是半吊子自由主义。

我为什么要说这两个人呢,我做电台这1000天来,接触到了更多的人,主要是在网上,然后就发现了,这两位老先生,虽然他们有的骂人无数,有的被骂无数,有的在骂人的时候也被骂,比如郭沫若就喜欢骂鲁迅,说鲁迅是双重反革命,当然骂鲁迅的人很多,鲁迅谁都骂,胡适后期经常被鲁迅骂,被大陆所有的作家批判,当时他已经在台湾和美国了,没有生命危险。胡适很聪明,当时大陆这边开出很高的条件,让他回大陆,如果他回大陆,100%和那些回国的知识分子一样被关牛棚里,但是,他就是不回来。

他们两个人都曾经批判过的事情,就在今天,还存在着,而且有些连基本面貌也没改变一下。比如说,国学,鲁迅当年瞧不上的那些书,当年大卖,今天还是大卖。还有武术,当年中国人也喜欢看中国武术打外国人,今天也是如此,要知道那是100多年前,也是找个外国大力士,然后用太极把人家打一顿,报纸上就写又打败了哪国的大力士。中医,当然中医这个话题,比中国武术还要敏感一些,但是在当年,就已经开创了现在的一些做法,比如西方科学是如何证明中医的有效性的,还有给宠物吃中医,现在也有,比如杭州动物园里的大象生了小象以后,奶水不足,然后浙江大学的中医就给大象开了用穿山甲这类中医药品,结果大象不吃,好像吃了一口就不吃了,可能中药的味道太难吃了。要知道,在100多年前,中医就已经进入动物界了。以前有的事情,现在一直在上演而已。

中国武术和中国医学是个大坑,鲁迅这些人搞了一生,也没搞定,我肯定不敢涉及这个话题。因为胡适为了保持自己的风度,对中医不批判,不表扬,结果有些中医大师就说年轻时胡适得了糖尿病,被当时的中医大师陆仲安治好了,后来大加宣传,后来胡适实在是受不了了。就写了信公开说我没得过糖尿病,结果人家陆仲安说你认为你没得,是对的,那是因为我给你治好了,所以你才认为你没得糖尿病。这个逻辑倒是满分。

再就是“青年导师”的问题,他们不建议听别人的建议,要心里有点数,结果到现在,还是“青年导师”辈出,或者叫网红,网络大V。

这就是我做电台的想法,最大的想法是,好像又过了1000天,除了自己的年龄老了以外,其它的没什么变化。如果鲁迅,胡适让他们复活几天,他们看到今天的样子,看到现在什么植物也有经络,要给西瓜做针灸,在电视网络上用中国武术痛打外国人,收视率还贼高,不知道会不会哭了。要是他们敢开个微博,我觉得被“青年导师”“流量红人”“电蟃”的粉丝给骂死了。估计当场又能气死,100年了,一切没变化。

刘延栋 wechat
欢迎扫一下关注我的公众号:软件那些事儿
欢迎收听我的电台,你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