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 Red Hat(1): 九层之台,起于累土

这一期讲一个我非常佩服的公司——Red Hat公司,现在他是世界上最NB的Linux厂商。为了表达我的敬意,我注册了一个绿帽子大学,绿帽子对应红帽子,我觉得还是比较贴切的。

我来讲一下这个公司,主要是讲这个公司的创始人之一,Bob Young。Red Hat公司有两个创始人,一个叫Bob Young,一个叫Marc Ewing,这两个人有分工,Bob Young是不管技术的,Marc Ewing是管技术的。公司的名字就是来自于Marc Ewing,因为这个技术天才在卡耐基•梅隆大学的时候,总是戴着一个红色的帽子,他在大学里技术很强,经常给人修电脑什么的,天长日久,人们就喊他“man in the red hat”,因此在给公司起名字的时候,Bob Young就用了Red Hat这个名字。

说实在的,我当年也是技术小天才,擅长给人修电脑,天长日久,好人卡拿了不少,好人修电脑,坏人床上搞。人们经常喊我”man in the green hat”。

当然了,关于Red Hat这个名字的由来,也和其它大公司的名字,出名人的传记一样,有好几个版本,这个Red Hat的由来,也有几个版本,在YouTube上搜一下,Bob Young比较实在,就给出了两个版本,反正我也不想追究这个,就这样吧。其实我和大部分中国人一样,对追求真相这个事情,一点也不执著,如果大家看历史的话,就知道咱们老祖宗,真的是难得糊涂。比如说哪个大人物出生了,像古代的袁隆平,教中国人种地的弃,他的妈妈姜源,就是出去玩的时候,看到有个大脚印,就特别想踩一下,结果一踩,怀孕了,然后就生下了弃,中国人才开始学会种庄稼。这种事情很多,有的是吃了鸟蛋怀孕了,有的是做了个梦怀孕了,这事,不能往深了追究。就像红帽子,米老鼠一样,创始人在不同的场合都说了几种,只好认为哪一种说法都是对的。

幸好,这些不是特别重要,不能深究,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总要带点绿。圣人,基本上都是没有父亲的,妈妈和外婆一般是没什么问题,这个父亲,外公什么的,搞不太清楚。所以,Red Hat这名字的事情,光我知道的就有三种说法,大家有兴趣去查查,可能是成功以后现编的。但是,公司的创始人是真的,就这两个哥们。

我认为最关键的人物是这个不懂技术的Bob Young。Bob Young找不到工作,他为了让他的妈妈开心,他就去自己印了一个名片,名片上的名号是:President。当然,一切都是假的,因为他有一种现在已经被人接受,但是在当年不能被人接受的病,ADD,也叫注意力缺陷障碍。比如游泳金牌拿到手软的飞鱼就是这样。但是,Bob Young同学不行,到处找工作都没有要他的。

他自己开了一个小店,卖打字机,图书,还有一些CD电影什么的,后来又做了一些分期付款买电脑的业务,因为有了电脑分期付款以后,就又多元化经营,顺带着卖电脑图书,还有一些UNIX软件什么的。要考虑到当年没有现在的光纤,当年的软件都是买光盘的。我是在2000年上的大学,那时候网络也不行,如果我们想看一些特别带劲的电影什么的,都要去圣索菲亚教堂旁边有个叫曼哈顿商场的地方,找一些带孩子的妇女买光盘。所以,我们同学会把买电影这种事,称之为去教堂,因为教堂旁边有圣母卖光盘。我在哈尔滨呆过四年,去过无数次曼哈顿商场买光盘净化灵魂,但是,只去过一次圣索菲亚教堂去净化灵魂。

不管你相信不相信,卖光盘的人知道你要看什么碟。这个Bob Young自从卖了光盘以后,发现经常有些人来买Linux的光盘和图书。刚开始他很疑惑,不知道Linux是什么,就问客户这是什么?后来客户告诉他,Linux是开源的软件,他是个商人,而且是个有注意力缺陷障碍的商人,这种注意力缺陷障碍的病并不像我这种对任何事情都没法集中注意力,而是对大部分事情没法集中注意力,对少部分事情特别能集中注意力。恰好,这个Linux就是少部分事情,于是,本来没法拿起一本书的Bob Young,拿起了自己卖的Linux书,并且在电脑上安装了一个叫Slackware的Linux发行版,研究了一下。

因为当时Slackware这个发行版卖的最好,那是在1993年,Modem的最高速度是14.4k。他在研究了以后,最初的想法是这东西是一阵现象,不具备长期的可持续性。他是亚当•斯密的信奉者,觉得凡事以钱为主。Bob Young写了一篇文章叫《Giving It Away: How Red Hat Software Stumbled Across a New Economic Model and Helped Improve an Industry》,我就不念英语了,因为我一念英语,就有人来纠正我的英语发音,本来中文就不好,现在英文也不好。在做电台以前,我一度错误的认为我的英语水平还行,因为我觉得我在不怎么查单词的情况下,读一篇英文媒体上的100-200字的长文,也就是查70,80个单词,做了电台以后,被打击的不要不要的。如果有人想看这个文章,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然后把这篇文章输入搜索引擎,就能看到这个有注意力缺陷障碍的亿万富翁病人写的文章了,反正我觉得写的不错,虽然我没病,但是我100%写不出来。

在这篇文章里,他有个观点很有意思,是他的观点,我只是转述一下,有些人不要搞事,我和他有不同的观点。他在文章里写道:如果说柏林墙的倒塌教给了我们一些东西的话,那就是社会主义自身不是一个可持久的经济模式。除了满怀希望的标语口号外,如果没有好的经济模式驱动,人们是不会重复自身的活动的。

虽然Bob Young认为Linux不会有什么大的前途,但是,来买Linux的人却越来越多,在1994年的时候,因为某种原因,他去了美国的Goddard太空飞行中心,他的朋友Don Becker邀请他来看看他卖的Linux。Don Becker用他卖的Linux,用一些已经落后的电脑组建了一台性能媲美大型机的电脑。这件事情改变了他对Linux的看法,他才第一次认识到,没想到Linux可以做这么多事情。Bob Young的朋友Don Becker告诉他说,用Solaris这样的软件,是不会像Linux这么容易修改的。

于是,Bob Young回家以后,看了看货架上好久都卖不动的UNIX,主要是Solaris,把这些货物都放在仓库里了,然后,在货架上摆满了Linux,每当有人来买Solaris,他就会说,兄弟,你要不要试试Linux啊,虽然Solaris不错,但是Linux更容易修改。当时那个年代里,玩Solaris或者Linux肯定都是高手,所以特别看重可修改性。于是对个人来说,这个Linu首先非常便宜,尤其是比起Solaris来说,因为任何人都能卖光盘,价格是Solairs光盘的1/10,卖的挺不错的。

Bob Young的老婆是个裁缝,有个门面房,Bob Young就在这个门面房里,开辟了一块地方,专营Linux,另一个还继续卖UNIX和图书。在最开始的时候,因为Bob Young本身没有能力自己写代码,当时能卖的Linux发行版本也不多,主要是Slackware这个最长寿的Linux,最初的时候用的是0.94版本的Linux内核。Bob Young看到了这个趋势。他在卖货的时候,就有人来问,有没有Red Hat的发行版?他当时不知道啥是Red Hat,就买了一批Red Hat,发现Red Hat有超过Slackware版本的希望,在订货的过程中,他结识了Red Hat发行版的作者Marc Ewing,两个人合作非常好。

Bob Young就提议,这样吧,你开个价,我们合伙吧,你负责貌美如花,我负责赚钱养家。于是,在这个小裁缝店里,一个伟大的公司开始生根发芽了。Bob Young负责把Marc Ewing做的软件卖出去。

我们都知道,现在Red Hat公司是一个专门卖钱给企业的公司,当时不是这样,当时很苦,因为在企业市场上,没有Linux的生存空间,在Red Hat成立的时候,Linux 1.0的内核还没有正式发布,没有什么人用。

下一期,我来讲一讲Red Hat是如何辛辛苦苦打开企业市场的门的。

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并点点广告 🙂

“172. Red Hat(1): 九层之台,起于累土”的4个回复

  1. 栋哥的节目做的很不错,我也多点广告支持一下。当然我也对广告的点击产生了兴趣,点击量是否在微信号,ip等方面有限制,例如单个微信号,一万次点击广告是否就会算作一万次。不知道栋哥是否了解内幕并写篇杂谈让大家科学点击广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