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 尸检报告」3000万美元吹个肥皂泡

这一期继续讲尸检系列,都是讲已经死去的公司,这一期讲的是一个3000万美元吹的一个大泡泡。这个公司的名字叫Clinkle。这个公司是做移动支付的,起码宣传自己做移动支付的。YouTube上有它们的宣传,理念非常的先进,如果能做出来,说不定真能成为下一个paypal。从视频上来看,这个软件无论从UI,还是从交互上,真的有很多可以借鉴的地方。所以,如果想拉到风投的话,PPT和演示一定要花点精力才行。非常推荐大家去看看我下载的这个演示视频,非常不错。如果不用心的话,想忽悠人也是很难的。

由于现在腾讯上传视频要先上传身份证,我不得不由衷的说,这里真TMD垃圾,所以,我就上传到我自己的网站上了,大家可以复制粘贴一下,放到浏览器里看一下。如果大家思考一下的话,应该知道一个道理,把PPT,演示视频,自己的履历搞的棒棒的,对拿到投资有巨大的好处。外国有的,中国肯定也有,我比较喜欢看英超,所以,我就上当了。我在网上看到了一个乐视电视,当时乐视还是如日中天,怎么看也不像要骗我几千块钱的样子,他当时宣传的是买足球比赛,送电视。也就是说,他的方案打动了我这个沾小便宜的心,然后,我就买了。买了以后,文案是文案,现实是现实,我买了以后,确实能看英超,但是,只能看一些免费的英超和一些不重要的比赛,如果要看强队的比赛,还得再买乐视超级会员。然后,我又买了乐视超级会员,然后,乐视就倒闭了。

我这个受骗经历,其实和本文要讲的这个公司,Clinkle公司有异曲同工之妙。我们经常说贾老师两张PPT,就融资10亿,说实在的,这也是一种本事。这个叫Clinkle的公司,一个宣传视频,融资了3000万美元。其中有著名的企业家理查德·布兰森,就是英国著名的维珍集团的创始人,这个人投资了500万美元。有个传闻说,投资人出钱,主要看你是个什么样的人,而不是看你做的项目,当然,这个我只是听说。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个Clinkle的创始人真的算是万里挑一的成功人士。我稍微的介绍一下本文的主角,Lucas Duplan,标准的高富帅,他的父母超级有钱,他自己长的也特别帅,人高马大的,而且学历也非常好,是斯坦福大学的。

我以前做过一期电台,讲斯坦福大学的,在那一期里,把我对斯坦福的仰慕表达的非常直接。大家也能理解,毕竟我作为一个初中生,看到这么历害的大学,仰慕是不可避免的,学历越低的人,越希望拥有一个好学历。有统计表明,斯坦福大学是毕业生最富有的大学之一,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好像亿万富翁的人数仅次于哈佛大学。现在我们耳熟能详的公司,比如谷歌,HP,Yahoo,SUN,罗技,Cisco都是斯坦福大学搞出来的,nike也是斯坦福大学的。后来我还发现了一个现象,这个学校真的是出人才,不但出了大量的优秀CEO,亿万富翁,也出了大量的骗子。上一次讲的那个血液公司,还有这次讲的这个公司的CEO,都是斯坦福大学的。

以后还会有几期把公司做垮了的,都是这个学校毕业或者退学的。我觉得这可能是这个学校的牌子够好,所以,只要是这个学校毕业的,总是能拿到不少投资有一定的关系,或者说成功人士和骗子本来就是一线之隔。我并没有任何对这个学校不敬的意思,毕竟我这辈子都考不上这个学校。其它的学校,像哈佛,也是出亿万富翁非常多的学校,但是,出的骗子数量就没有斯坦福大学多,像微软,Facebook都是哈佛毕业的,当然也出过骗子,比如2008年的时候,有个女的,叫Haena Park的,就在华尔街做传销,总共骗了2000多万吧。可能是我关注的科技行业比较多,哈佛大学在出亿万富翁上和斯坦福大学不相上下,甚至更历害一些,但是在出大忽悠方面,斯坦福还是要远远领先哈佛大学的。这只是我的一个印象,没有做过统计,反正这两个学校我都考不上,随便说说而已。

本文的主角是斯坦福的,超级自信,目中无人,在大学的时候,就有了3000万美元的投资。然后,他招了一群人开发app,这个app开发了3年,期间发生了无数的狗血故事,最后,3000万花光以后,公司就倒闭了。这些故事都是businessinsider和quora上讲的,我只是把英文翻译成中文,基本上不添油加醋。这个故事本来就很狗血,不用添油加醋就已经很精彩了。

这个公司招了一个CTO,名字叫Chi-Chao Chang,这个人是在Yahoo工作的,毕业于Cornell大学,又是一个名校。这个CTO在Yahoo公司工作了多年,是接替杨致远的Yahoo女CEO Carol Bartz推荐的。多说一句,这个Carol Bartz也是个了不起的女性,Yahoo公司本来是靠搜索起家,这个Carol Bartz去Yahoo当CEO期间,把Yahoo的搜索引擎给关闭了,使用微软的Bing引擎。终于把Yahoo彻底干废了。当时Google的市场份额是第一,Yahoo是第二,Bing是第三。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老二联合老三把老大干掉的事情发生。不止公司这样,国家也是如此,像三国演义一样,死撑着,自己还有点希望,要是不三足鼎立,早就死了。Carol Bartz把Yahoo自己的引擎卖掉以后,Google原来还要防着其它两家,这下好了,集中精力干Bing,Bing也就被干的半死不活了。以前我做过Yahoo的节目,我个人是非常喜欢Yahoo的,可能与我刚上网的时候,就用Yahoo有关系。这里只是因为看到Yahoo的CEO Caro Bartz,这个曾经世界第一年薪的CEO,推荐了Chi-Chao Chang到这个Clinkle公司当CTO,就多说几句。

然后,第一件搞笑的事情来了,Chi-Chao Chang来到公司,参加了欢迎仪式,然后呢?然后他第二天就不来上班了。是的,他就上了一天班,就认定这个公司不值得他来工作,也算是眼光独到吧。这件事不是发生在电视里,电视里估计都不敢写,但是在现实中真发生了。

第二天,Lucas Duplan不得不再宣布这个消息,昨天还站在这里跟大家说非常兴奋加入Clinkle的CTO,今天不辞而别了。是不是有一种今天才结婚,结果明天发现,新娘子跑了,生活就是这么刺激。Lucas不得不解释说,Clinkle的工作,可能对Chi-Chao Chang来说太难了,他无法完成这么有挑战的工作,员工一片沉默,可能都无法面对这个现实吧。接受采访的一位前员工说,当时他非常的沮丧。

这只是众多让人沮丧的事情之一,类似的事情在这个公司太多了。这个公司的宣传视频是这样的,只要用这个软件就可以完成转账,完全不用电话,短信,也不用扫描二维码就可以完成,当然了,这个宣传视频是做出来的,软件完全不能用。其它的功能也有,比如你邀请你的朋友使用这个app,就能有一杯免费的咖啡什么的。

由于主角光环实在是太强大了,Clinkle很快就拿到了3000万美元的投资,然后公司有钱以后,开始了一场为期9个月的开发,这9个月,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记者说联系了前员工,但是这些前员工都不肯站出来回答,他们不想和这个公司再产生什么联系。

故事的开始也有些传奇,说是这个Lucas Duplan刚刚19岁,大学一年级,然后去欧洲玩,刚下飞机,在伦敦肚子饿了,就想买个饭吃,结果发现,要把美元兑换成英磅,他发现这有点难,他用了Square和Venmo,觉得这两个软件太复杂了,他要做个新的软件来改变世界,这一年,他才19岁。

回来以后,找了两个斯坦福大学的同学,一个叫Frank Li,一个叫Jason Riggs,在2012年的时候,Riggs和Duplan还提交了一个专利,但是,这两个合伙人最终都离开了公司,只有Lucas一直在公司。Frank Li是第一个懂技术的人,他可以写软件,他组建了一个由8个人组成的团队,最终软件做的啥样也没法考证了,但是,这也不重要了,肯定没做出来。Lucas的父母非常有钱,是第一个天使投资人,条件是自己的儿子能拿到学位,而不是退学。这个孩子肯定很聪明,三年就念完了斯坦福。

这个人也是Steve Jobs的崇拜者,但是应该没有上次做血液测试的那个崇拜者那么狂热,因为这个人没说一定要穿Jobs的套头衫。为了能回快自己的步伐,他参加了不少美国比较流行的孵化器,与一般人不同,因为参加了孵化器么,如果是我,那肯定是有一分能耐,直接吹成十分本事,都参加选秀了,还不放开了吹啊。但是,这个公司又显得非常的低调,基本上是一问三不知的状态,以至于媒体在报道的时候抱怨说:如果你想保持秘密,那为什么要来参加这个选秀呢?

和苹果一样,保密也是Clinkle的文化,不同的是,苹果真的有秘密,这个公司的秘密是没有秘密。不管怎么说了,从大一到大三,这三年,Lucas有的是钱,他一边上课,一边从上课的老师这里融资,比如VMware公司的合伙人的妻子在斯坦福当老师,然后,Lucas就被介绍给了VMware公司的合伙人,名字叫Diane Green,然后通过Diane Green这条线,Lucas拿到了2500万美元。当时Clinkle啥也没有,没软件,没演示,但是一个小时以后,曾经投资过Netscape的传奇投资人Marc Andreessen和投过Facebook,Twitter这些公司的Ben Horowitz,就被Lucas征服了,就这样被你征服,切断了所有退路。

所有看过他演示视频的人都说好,我觉得也非常好。如果真能做出来,我觉得搞定paypal应该问题不大。然后,有了钱以后,公司开始快速的扩张,很快就有了100人左右,然后租了一个可以容纳150人的办公室,大部分的员工来自斯坦福大学,少部分员工来自芝加哥大学和UC Berkeley大学。公司的文化也非常的先进,应该算是一种年轻的文化,员工可以像化妆舞会一样来上班都没问题,而且周五下午可以喝香槟,我到现在也没喝过香槟,香槟是不是红酒啊?我酒量不行,一瓶啤酒就完蛋了,对任何酒都不感兴趣,我怕喝酒以后失身了,毕竟我外号莱芜吴彦祖。基本上,Google能做的事情,在这个公司也能做。还可以在公司楼顶晒太阳。

很快,Lucas就成了创业明星。除了这个软件就是没法发布,因为做不出来。即使没法发布,但是,促销仍然在进行,公司里有Growth team(增长黑客团队),就到校园里拉人头,找到潜在客户,然后,真的找到了10万名潜在客户,这个团队里有个人说,我从来没看到这个软件,就是靠做的演示视频来推销。其实我觉得这个推销好像也不是特别困难,就是找到学校里的一个兴趣团队,比如说我大学时候参加过的航模小组,然后找到组长说,如果这个软件开放下载的那天,你能找到20个人下载,那么我们就提供500美元,给你们办一个聚会。这个和现在微信朋友圈里关注转发多少个人,拿几本破书一个套路,非常有笑!我在朋友圈里几乎从来不做这事,除了帮别人转发以外。

在完成这个10万人以后,发生了一个更NB的事情,Lucas请他们去参加了一个大型的party,来庆祝这10万人的里程碑,在这种聚会上,肯定有人喝醉了,然后新闻上写,Clinkle付了booze bus的钱,可能是一个类似“酒后送人回家的服务”,这个我不知道是什么,然后,这些上过booze bus的人,第二天被告知,被公司解雇了。

期间公司里奇葩的事情多了去了,我再说几个,比如,招一大堆运营人员,基本上都是女的,然后让这些女的负责打扫卫生,给汽车加油的工作,并且还不分给股票。公司里不同的人互相看不上,可能程序员看不上运营,运营看不上管理,但是,Lucas看不上任何人。一个离职的员工这么说,他根本不在乎你,只是想控制你。

最后产品还是发布了,但是,太烂了。没能达到改变世界的目标,钱也花光了,公司就这样关门了。

这个公司为什么失败了呢,我想大家可能都有自己的想法,我也说一下我自己的想法,我觉得这个公司唯一失败的原因是产品没做好。至于创始人听不进别人的话,不诚信,这些,是所有成功企业家都有的特点,比如Jobs也不诚信,Oracle的老大休止不诚信,Uber的老大不止是骂人了,能动手的绝不动嘴,还有一段很著名的视频,Dropbox的员工,一群小孩子在足球场玩球,这群Dropbox的员工,把这群小孩赶走了。其中有个小孩试图交涉一下,就说,大家都是邻居,这时候,有个Dropbox的NB人,直接喊,谁TMD的在乎邻居!后来把小孩赶走了,这事闹大以后,这个Dropbox的员工在twitter上说对不起了。但是,一点也不影响Dropbox的成功。

做个好人也不错,如果你能首先保护好你自己的话。

2017年7月22日,这哥宣布进军区块链了!我们还有机会用他的产品!

刘延栋 wechat
欢迎扫一下关注我的公众号:软件那些事儿
欢迎收听我的电台,你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