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 亚马逊早期发明的系统对我们有什么影响?

在所有的公司中,我对亚马逊公司是比较喜欢的,所以,对亚马逊的关注比较多一些,就积累了不少关于这家公司的故事。当然我的性别是男的,同性相斥,不太可能是一些成功男人的粉丝,包括本文的主角贝佐斯,也包括上一期讲的锤子公司的罗永浩老师,不能因为我讲他们,就把我当成粉丝。

当然,我的个人喜好如此,肯定能在音频节目里透露出来,我也没法做到有些人要求的要客观一些,其实,无论是人和组织,都无法做到客观公正,我当然也不能,所以,如果有人觉得我这是在吹亚马逊我也认了,在所有的科技公司里,亚马逊确实在我心中排名前三。

先来讲一个我认为是无底线的贝吹的故事,来吹贝佐斯是多么英名的,我先把英文的链接放这里,有兴趣的大家可以看看。http://www.shmula.com/jeff-bezos-5-why-exercise-root-cause-analysis-cause-and-effect-ishikawa-lean-thinking-six-sigma/这篇文章讲的是贝佐斯的分析方法,有点亚马逊航行靠舵手的味道在里面,很鸡汤,很干货,读完以后,我这个贝佐斯的支持者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这文章的名字翻译成中文可以叫《贝佐斯分析问题的元方法》或者叫《贝佐斯分析问题的五个为什么》,这种题目非常适合放在公众号里,感觉非常的干货。这篇文章先是这样开头的,说了作者是多么的敬佩老贝,他多么的有魅力,我们小时候学的语文课本上,或者我们小时候写作文都是这么开头的,然后,再写一件无关紧要的P事,以小见大,一口吐沫也能折射太阳的光辉,这件小事他是这么写的:

在2004年的时候,他在亚马逊工作,这篇文章是2009年写的,我们可以推测出,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五年了,但是,对这文章的作者来说,这五年,是终身难忘的五年;这五年,是时刻想起的五年。非常的肉麻。说实在的,不是我绝情,栋哥暗恋了五年的姑娘,现在她的两个孩子都喊我叔叔了,我都没有时刻想起,这个作者说五年前和贝佐斯的一件小事,一直激励着他,搞得贝佐斯跟长效兴奋剂一样。

这件小事是什么呢?真的是个小的不能再小的事,一个员工弄伤了手指,当时贝佐斯开会的时候,知道了这事,经过了一系列情绪的变化,先生大气,后生小气,最后重点放到了这个员工身上,关心这个员工的生活,这手指受伤了,家人肯定很心痛什么的,就差提着一袋大米去慰问了。实际上,老贝开除自己的员工,眼睛都不眨的。然后,贝佐斯就开始分析了,为什么这个员工的手指会受伤呢?这时候,开始引入贝佐斯的五问为什么了,有人看了觉得是干货,我看了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第一,这个员工为什么手指受伤了?因为他的手指被传送机弄受伤了。第二个问题,司马光砸破砂锅问到底,为什么传送带会弄伤他的手指?因为他的包放在了传送带上。第三个问题,为什么他的包在传送带上?因为他放在传送带上的。第四个问题,为什么他会放在传送带上?因为没有桌子。第五个问题,怎么能改进呢?放一个桌子就好了。然后,贝佐斯就找到了问题的根源,原来这个员工的手指受伤的真正原因是没有桌子。我对这篇文章印象极其深刻,当时坐在那里楞了足足1秒钟,我认为,这个贝佐斯分析的不对,问题的根源应该是:第六个问题,为什么没有放桌子?因为万恶的资本主义只追求利润,根本不把员工的死活放在心上。第七个问题,如何改进?用共产主义消灭资本主义就可以了。

其实很多故事,都是如此,故事是相同的故事,完全看写文章的人想要往哪个沟里带。大家以后多长个心眼,不要有事没事的就感动的热泪盈眶。这也是我希望大家对我做的音频的一个态度,如果你觉得我的观点和你不一样,并不是不客观,而是每个人都能从相同的故事里看到不同的事情。什么夹带私货的,这根本不算什么,又不是CCTV,谁还不能带点私货啊!

我对亚马逊最喜欢的是他的评价和推荐系统。这是据我所知,互联网公司最早做的。他们在做这套系统的时候是1995年,那个时候,中国还没有什么太像样的网站,那时候中国的网站还能直联美国互联网,最早期的门户网站sohu,sina和163还没有成立,所以,不存在亚马逊抄袭中国的问题。

贝佐斯觉得,非常有必要让购买了书的用户评价买的书怎么样。这件事情遭到了书商,作者在内的所有人的反对,都觉得这事不靠谱,你一个卖货的,如果有人写了差评,你还不允许删评论,那岂不就是自找苦吃?如果让我自己来想的话,我也是这样认为的,比如我开了一个小店,卖东西越多我就越赚钱,但是,我允许别人评价我的商品,当然了,是东西肯定都有人满意有人不满意,你想让所有人都满意也不太可能。结果,有个人买了一盒饼干,吃了可能拉了肚子,就在网上留言评价说,吃了以后,上吐下泄整整一周,体重减轻了10斤。这种留言放在网上,可能会让喜欢吃饼干的人不买了,但是,可能会让减肥的人多买几盒,结果没拉肚子,吃了十盒,又胖了三斤。不管怎么说,一旦可以留言评价,这个事情就变的复杂且不可控了,你不知道会一飞冲天还是会坠入深渊。这种不确定性面前,像我这样的一般人肯定是怂了,但是人家贝佐斯肯定是力排众议,毕竟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他基于麻省理工的一个媒体实验室做的一个叫Firefly的软件,自己改进了一下,把这个项目命名为Bookmatch,让买过书的客户,先来评论评论,然后再根据你的评论,我推荐给你一些相关的书。刚开始的时候,这个系统又慢又不准,经常是推荐错误,用户讨厌,书商也讨厌,但是,经过了不停的改进,这个系统加入了另外一些信息,主要是根据你曾经购买过的书,然后再看看别人买过的书,如果你们两个买的书都差不多,说明你俩臭味相投。这其实也相对比较好理解,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大家应该都去过美食街,就是吃饭的地方,有肉有素,吃起来挺过瘾的,能让你评论么?以前是不能的,现在当然可以在网上评论了,我觉得这就很好,哪家是黑店,哪家的师傅做的东西好吃,可以有个参考,这就很好。当然,只能在网上评论,在现场评论,是有风险的,万一打不过,还是小心为好。我觉得这个主意和亚马逊最初让评价书的主意不谋而合。还有现在各种各样的推荐算法,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来自亚马逊的Similarities这个系统,那是1996年的事,也是我最早知道的推荐系统。

现在的推荐系统当然是百花齐放了,听歌的,推荐新闻的,各种各样的都有。比如我听歌是在网易云音乐上,毕竟我的电台也放这里了。我喜欢听一些民谣,比如外国的Boy Dylan,中国的李志这些人的,网易会根据我听的历史,来推荐我一些歌,有一些推荐还是很不错的。但是,有时候吧,这个人工智能推荐系统,并不是特别的聪明,有点像人工智障,有一天,我家小孩用的我手机听了半天儿歌,大概有一个多月时候,自动推荐彻底崩溃了,经常听着听着,就来一首儿歌,上一首歌是Boy Dylan的Workingman’s Blues,下一首歌是《两只老虎》,再下一首是李志的在热河路上谈恋爱,听完就是一首我们的祖国像花园,再下一首是Forever Young,然后紧跟着一曲《数鸭子》,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快来快来数一数,24678。

因为我现在年龄大了,年老色衰,没法全职在夜总会跳钢管舞了,所以,为了吃口饭,就开出租车,在开出租车的时候,咱也是讲职业道德的,开车的时候不玩手机,不安全,结果这个网易云音乐就这样一首民谣,一首儿歌的给我换着听,搞的坐我车的乘客都会说:“师傅,你这心态挺年青啊,兴趣挺广泛啊!从2岁听的儿歌一直到80岁的Bob Dylan,来者不拒啊!”

这样也会有一些问题,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考虑过,因为人工智能推荐算法的原因,他样,不止我们听的歌,我们接触到的信息都是给你定制过的,不符合你审美的东西,都过滤掉了,给你看的,基本上都是你喜欢看的。这样,在某种程度上,我们都是皇帝的新装里面的那个皇帝,这会产生一种错觉,好像世界上所有人的想法和品味都和你一样,尤其是我用了各种购物App以后,还有新闻推荐的APP以后,更是如此。

我只要打开购物的App,就给我推荐一大堆女士内衣来,其实我根本不买女士内衣,我只看购买过的客户带图片的评论,比费劲去网站找图片好看多了,很多女性客户为了好评返现20块,带图返现30块,真是热情啊!

还有新闻的App,那就更有意思了,全是你喜欢看的,现在反正自媒体多,总能生产出你想要的干货,你想要什么干货就有什么干货。所以,我们真的就成了皇帝新装里面的皇帝。那怎么才能让自己不穿衣服的时候还能知道呢?我觉得从技术上来说,禁用cookie什么的只是治标不治本,还是得多看看提供不同观点的网站,能多提供一个渠道和别人交流。比如说,去twitter上看看什么的,但是不要试图去说服别人,也绝对说不服别人,就别尝试了。

听说现在有2300多万个公众号了,在喜马拉雅上有10万个电台,所以,想在这上面赚到钱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但是,多你一个也不多啊,大家可能知道有本书叫1984,这本书的作者叫乔治奥威尔,他说过一句话,在一个欺骗的年代,说真话是一种革命行为,这句话真的是他说的,不是我乱编的,英语在这里:In a time of universal deceit telling the truth is a revolutionary act.

有人会问我,做一个电台要什么设备。像我这样业余的,录音设备只有一个手机,背景音乐是用一个免费的软件叫Audacity加上去的,我觉得大家都有手机。做电台之前最好不要去知乎去问,因为下面的答案太吓人了,都是推荐专业的设备,买下来得1万多。如果是男的,不是做直播的,也没人给你刷火箭什么的,用不着太破费了。只要一个手机,一台电脑,一个免费的软件就可以了。

好了,这一期就到这里,最后,我的公众号是:软件那些事儿。

刘延栋 wechat
欢迎扫一下关注我的公众号:软件那些事儿
欢迎收听我的电台,你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