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 一个美国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

这一期讲Ev,这个还没有成名的穷小子,他和他的女朋友吵了一架以后,老婆也跑了,他的老婆叫梅格胡里安(Meg Hourihan),这个女的也还不错,起码有自己的wikipedia条目,上面有她的照片,而且是个程序员。长的不能和维密那些模特来比,但是在普通人中,算是还不错的,尤其考虑到她是个程序员的情况下。

当Ev一个人在公司里干活的时候,就是这个日后被Google收购的Blogger,中国叫博客,Ev还是在上面交了一些朋友,中国的说法叫网友。当博客慢慢的流行开来,会有一个问题,话题是没法控制的。不止中国是这样,美国人也是这样,他们在博客上写宗教的,写政治的,甚至还会写纳粹的内容。如果人人都像大部分中国人这样,只在博客上发美食就好了,但是,美国人不太听话,慢慢的,各种声音都有了,有好的,有坏的。Ev是真的理想主义者,他的平台什么都能发,包括美国特别在乎的政治正确,他也不在乎,因此,他的平台上有很多类似黑鬼,白种人这样的词汇。因为,Ev觉得,人人都有发表自己看法的权力。

就是这样一个杂乱的,甚至有点像垃圾场一样的平台,迅速的发展起来,在2002年的时候,已经有了100万用户,这个时候,他雇佣了一个普林斯顿学天体物理的学生来给他打工,每小时20美元。这个人,日后将会和他纠缠不清,这是后话了。Ev起初的时候,不被人所理解,即使是美国硅谷,也不理解竟然有人在网上主动曝光自己的私生活,但是,Ev觉得,任何人只要有一台电脑,就能发布任何信息。现在快20年过去了,我们都接受了这个现状,在吃饭之前,如果不发个朋友圈,就觉得和没吃饭一样。如果不晒个娃,和没生娃有什么两样?所以,我经常晒娃,吃饭前发食物的照片。这一切,在20年前,Ev就预测到了。

随着Blogger的出名,Ev上采访的次数也越来越多,换女朋友的频率也越来越快,已经是个小名人了,反正不少人能认出他了。其中一个认出他的是他的邻居,一个叫诺阿的大汉。他正在看杂志,上面有Ev的照片,Ev的背后,是一个窗户,窗户的后面,是邻居家的厨房,此时,诺阿正在这个厨房里吃饭。诺阿迅速的打开厨房,打开窗户,对着邻居喊:你是Ev么?Ev此时正在写代码,被这一嗓子吓了一跳。“是我”,Ev回答。就这样,这两个邻居在各自的阳台上成了朋友。

诺阿这个人,也是Twitter的重要人物之一,只是比较另类的重要人物。我来介绍一下诺阿。

这个人,年轻时候喜欢留光头,身材很高大。他现在不留光头了,但是身材还是很高大,这一点和我正好相反。我身材很矮小,我年轻时候头发很长,现在脱发了,只好留光头。栋哥,现在日子过的,发型和沙僧一样,身材和八戒一样,身高和悟空一样,做个电台,唠叨的和唐僧一样,活生生的把自己的生活过成了西游记。不说了,说起来都是泪!这个阿诺,出生的当天,他爸爸说,他要出去找一些牛奶,因为刚出生的孩子,母亲是没有奶水的,结果,这一出门,就再也没回来,直接老婆孩子不要了,自己又去过单身生活了。和乔布斯他们一样,是个没爹的孩子,只好让自己的外公外婆养大。

这个诺阿是个性格开朗的人,甚至太开朗了。他有点多动症的症状。在年轻的时候,一次在大街上,警察认为这个家伙肯定High草了,因为表现的非常不正常,就把他关起来了。结果关了两天后发现,这家伙一直就是这么兴奋,不是High草了,就又把他放了。所以,这个人有点像控制不住自己的绿巨人,这个冲动的性格,也决定了他未来的命运。

此时的诺阿在做什么呢?他在做电台,当然不是像我这样很低级的在做网络电台,而是真正的个人电台。而且还是在政府不允许的频段做一个私人电台。我猜测,虽然做的类型和我不同,但是相同的应该是听众都是没几个。而且,他做的电台是无线电台,有距离的限制,他只能在硅谷附近做,太远了不行,这一点网络电台有点优势。他当时已经结婚了,但是他老婆还在念书,不能和他大老远的来硅谷,这样和单身就没什么区别了,他就成了Ev的好朋友,晚上一起去夜店爽爽,前面提到的那个普林斯顿的学生古德曼也经常加入他们的午夜寻欢之旅,这样,这3个人成了一起嫖过娼的好朋友。这可能是命运的安排吧,这3个人,还有后来的另一个人,在未来的几年,要互相的伤害,从无话不谈的朋友,成了反目的仇人。只是,现在,还可以一起去夜店。

当Google要收购Blogger的时候,Ev只把这个信息告诉了两个人,一个是古德曼,一个是诺阿。两个人都很兴奋,因为自己最要好的朋友要发财了。在2003年2月15日,Google宣布收购Blogger。一夜之间,Ev从几乎一无所有,账户里有了数千万美元。Ev有了这些钱以后,给自己买了一辆斯巴鲁,开着这辆新车,进了Google的总部,就是那个外界盛传的梦幻园区,那里有免费的食品,有免费的按摩。

此时的诺阿还是在经营他那个几乎没什么人听的无线电台,只是在碰到Ev以后,他决定不做无线电台了,而是做网络电台,他就开启了一个叫AudBiog的项目,这个项目最初是可以让人用电话来发语音,然后,这些语音可以放在网上做一个电台。但是,诺阿没有钱。他就问Ev,能不能投资一些钱给这个项目,Ev最初是拒绝的,因为他不想让金钱来破坏他和诺阿之间珍贵的一起嫖过娼的友谊!但是,诺阿认为没事,诺阿最终说服了Ev,和诺阿想的不同,这些钱最终还是葬送了他们的友谊。

当Ev投资给诺阿以后,诺阿成立了一个公司,开始招人来做技术。其中一个面试者叫拉贝尔,他会一种叫Ruby on Rails的技术。这个拉贝尔是个自由主义者,或者说是个反政府主义者,他的全职工作是在全世界参加抗议游行,他的抗议游行的足迹遍布美国,意大利,还有南美洲的许多国家。他真的很幸运,没来中国游行,否则,早死好几回了。Ev详细询问了他的编程能力,觉得拉贝尔的技术还不错,他就成了新公司Odeo的第一个程序员,这个公司最初的代码就是这个人写的,采用的技术是Ruby on Rails。为了向Twitter公司致敬,我最近也打算用Ruby on Rails写一个Twitter网站的最初版本,我把写的过程都录成了视频,放在Bilibili网站和YouTube上,现在已经录了7个视频了。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可以看看大概从0开始写个网站是什么样子。

Ev把Blogger卖给Google以后,在他设法把钱都搞回来以后,就从Google离开了。Ev是个非常低调的人,他不是那种因为去过Google就整天吹牛的人,也不会在吃饭的时候炫耀自己的财富。现在,Ev因为有几个公司了,他的财富是数十亿美元,但是,他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保镖,就自己一个人在旧金山的街头走路,如果大家关注Twitter的话,有很多路人会有跟他的合影。这一点和硅谷的其它不少大佬有本质的区别。那个Facebook的创始人,一年的安保费用就有几百万,现在Google公司的劈柴,一出门也是一堆人跟着他。我上学的时候,有一次一个卖药的人去我们学校演讲,我正好去食堂吃饭,路口全是保安,不让过,要让卖药的车队走了以后才能过。一个卖药的,那阵式,和国家主席一样,也许是怕卖假药太多,被人揍死吧。反正搞的挺吓人的。

Blogger卖给Google以后,Google公司现在的Blogger服务就是基于当时收购的项目做起来的。当然,在国内这个网站已经不能访问了,但是Blogger的影响力,在国外还是比较大的,只要有Gmail帐户,就可以开通。这个Blogger已经是上一个时代的产品了,比起他的后生,比如说轻博客汤不热,比起正在Ev做的Medium,甚至比起Wordpress来,可能感觉有点落后,我上面提到的这些平台,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是中国都不允许访问。被Google收购的Blogger,有一个比较好的优点,安全性做的非常好。像Wordpress,汤不热都曾经有过比较大的安全问题,尤其是wordpress,感觉总是有安全问题。

我觉得,如果你写的内容是非常注意隐私的,可以用Blogger,这个能保证你除了Google能方便的知道你的隐私,其它的人想知道相对比较困难。但是如果你用Wordpress,这个平台,整天有漏洞出来,相对来说非常的简单就可以攻破,当然了,我的技术不行。如果你想做个堂堂正正的人,什么也不藏着,不掖着,欢迎使用QQ空间,以及各大国内网站的博客,也可以使用微信公众号,像栋哥一样,什么实名认证,手机号,家庭住址都要先提交了。我觉得这些国内的平台这一点做的比国外的平台好,为什么这么说呢,比如说,如果我写的文章中奖了,在国外平台的话,为了给你邮寄奖品,得先问你家庭住址,但是国内不用,直接一个快递到家,就可以领快递了。

这就是微创新吧!

刘延栋 wechat
欢迎扫一下关注我的公众号:软件那些事儿
欢迎收听我的电台,你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