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 天才冯•诺伊曼(2)

这个世界上有一个比较诡异的现象,就是大批的人才会出现在同一个时期,同一个地方。比如15世纪的佛罗伦萨,达芬奇,米开朗基罗这些人,大概有十几二十个著名的人,同时在一个城市里,而且都很出名。在计算机界也是这样,比如贝尔实验室,比如施乐公司的研究中心,比如硅谷。

同样,在美国的科学界,也有这个情况出现,就是大批的人才集中出现在匈牙利的布达佩斯,更具体的来说是布达佩斯的三个中学里。这些人都是大名鼎鼎的人,比如冯•卡门,这个是空气动力学专家,没有他,火箭根本上不了天,我国的钱学森就是他的一个学生。伽博,这个也是获了诺贝尔奖,还有维格纳,赫维西,波拉尼,如是大家有对量子物理感兴趣的话,就知道这几个人有多么厉害了,当然也包括本文的主角冯诺伊曼。以至于当时有传言说这几个人根本不是匈牙利人,而是外星人派下来的,目的是为了统治美国的科学界。我再提一句,这几个人几乎都是犹太人。

中国有句话叫“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我觉得这句话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否则没法解释为何一下子出现了这么多千里马。相比于知道这些牛人的身世,我更在乎的是思考一下怎么才能出现伯乐。毕竟千里马常有,什么样的环境下才能发现这些千里马呢?就像有些地方,一发现一个大公司,就是一些卖假药的,卖假货的,要么就是给大学生裸贷放高利贷的,深层次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大家有没有想过?

当时的匈牙利不是民主制度,而是一种半封建半精英的统治制度,我一般认为,教育是为统治服务的。所以,这些孩子能上的学校就是精英学校,因为精英治国,谁的钱多谁当市长。冯•诺伊曼的老爸是在银行家,这个不用问,自己的儿子肯定要上最好的学校,当时在布达佩斯有3所学校,如果按照这3所学校里出现的顶级科学家的数量来计算,这3所学校毫无疑问是当时世界上最顶级的学校。这3所学校里,顶级科学家出了几十个,其中就是冯诺伊曼的路德教会中学。另外的两所分别是明塔中学和雷亚乐中学。最后一所中学,也就是雷亚乐中学,是个顶级的职业学校,以出产工程人员出名。前两所给我的感觉有点类似于现在美国的哈佛,耶鲁这种学校,后者有点类似于美国的麻省理工吧。当然,我没有本事去美国读书,只是我的感觉,很有可能出错。

在1914年的时候,冯诺伊曼进入了路德教会中学,在同一个时期,在同一个城市,在同一个学校里,有4个中学的校友,在10几年后,先后去了美国,并且就是这4个人,参与了美国第一颗原子弹的研发,并且贡献非常的巨大。这4个人分别是齐拉,这是大师兄,2师兄是维格纳,这个获得了诺贝尔奖,他比冯•诺伊曼大一岁,但是他从小就得让冯•诺伊曼教他数学,冯•诺伊曼排名第3,还有一个脾气火爆,经常干架的老4特勒。这4个校友出自同一个中学。我先分别介绍一下吧。

老大齐拉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意识到核武器的人,他也是第一个将核武器注册专利的人。在某天他走路的时候,他意识到只要找到一种元素,由中子进行分裂,吸收一个中子释放两个中子,吸收两个放出四个,这样,就可以链式反应了。于是,他就申请了链式反应的专利,如果每个国家都得交专利费的话,美国,中国,苏联,日本,朝鲜这些国家,都得给齐拉一笔钱,毕竟炸掉地球这个想法,是齐拉想出来的。老2维格纳因为制造核弹,直接给了一个诺贝尔奖。老四因为脾气火爆,是个强硬的硬汉,他在美国强硬外交方面有突出的贡献,是个不仅仅会造核弹的人,也是个敢扔核弹的人。

他们四个人读的学校是个精英学校,类似于现在的华中师范大学第一附属中学,北京四中或者是南京外国语学校这样的,能进这样的学校,混的最差最差,也能上个清华北大什么的,比如刘强东他媳妇,就是保送清华的,健美操国家一级运动员。我看新闻上说,这些学校要参加高考的,也就是几十个人,其它的全是保送世界名校。我不知道真假,真的可能性比较大。这就牵扯到一个精英教育的问题。

在当年的匈牙利,也就是这些达官贵人的子女能上这些学校,其他的学生,比如农村的,根本不用上学,也上不起这样的学校。所以,这些贵族精英学校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还是挺NB的。在匈牙利,马扎尔的贵族非常的看不起马扎尔农民,马扎尔人是匈牙利的主要人口。这一点和中国现在挺像的,有钱的人住在大城市里,看不起农民。在匈牙利,这些马扎尔贵族制定了各种措施,让没有钱的马扎尔人离开布达佩斯这种上游人才能呆的地方。这些措施包括,以家庭财产为标准收取学费,越穷的人,交的学费越多。还要按照宗教信仰来收费,比如信路德教的收费最低,天主教的高,犹太教的最高。穷人大部分信仰的是天主教,根本就交不起学费,这样就确保了这个贵族学校的学生,都是马扎尔精英自己的孩子。这有点像中国的户口制度,你是大城市,不但受到的教育更好,而且高考录取的分数可以少一些。所以,一些像栋哥一样出生在农村的,不但没有什么好老师,考试的题目还难,高考的录取成绩还要高一大截。

所以,这会导致一个很诡异的结果,精英的子女能保持好自己的地位。这样一下来,匈牙利的没钱的马扎尔农民,子女上不了好学校,男的就只能去像栋哥一样去夜总会送水,跳舞,女的只能去洗脚房按摩,去KTV陪酒。然后那些上精英中学的人,还要隔三岔五的在媒体上羞辱这些贫穷的马扎尔农民,说他们穷完全是因为穷人思维。这些精英的马扎尔人虽然看不起农民,千方百计的将自己的同胞从大城市中逼走,但是,他们喜欢犹太人,因此,这几所学校里,犹太人的比例高的恐怖,冯•诺伊曼毕业的最后一年,学校里总共653人,但是有340名犹太人。

当是还是名义上的奥匈帝国,当时年满21岁,就必须去当兵。大家猜,有钱人会在一个动乱的年代里,让自己的孩子去当兵么?答案是当然不会了。保家为国,抛头颅撒热血这种小事,还是得让贫穷的马扎尔人的孩子去干。所以,这4个哥们,等到了21岁的时候,又在差不多的年龄,生了病,其中老大齐拉的病最厉害,是西班牙流感,不能上前线,但是,可以去美国。因此,在局势越来越动荡以后,这几个哥哥无一例外的去了美国,成了美国人,一个安全的国家。在我查到的资料里,好像只有齐拉当了几天兵,其他几个人嗅觉更灵敏,所谓的“乱邦不居”,他们都在战争前夕,离开了自己的国家。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精英教育还是不错的,我个人并不反对。劳动不分贵贱,有的人天生就是当领袖的,有的人天生就是当蓝领的,像栋哥这样,这样也挺好的,总得有人干别人不愿意干的事情吧。我上的学校是一个破败的中学,所以对贵族学校非常的感兴趣,为什么他们就那么优秀呢?所以,我研究了这个中学的历史。现在冯诺伊曼的这个中学已经不是那个贵族学校了,期间停办了好多年,最近才开始重新开学。我找到了这个学校的网站,德语的,我用Google翻译看了一遍,我把网址放在这里,http://www.fasori.hu,有兴趣的可以来看看。这个曾经的贵族学校非常的厉害,当年,这个学校的校长叫拉茨,他是个数学老师,主要是教学生数学,顺便担任学生的体育老师。这个和我当年上学的时候一样,只是掉了个个,我的体育老师,主要是教我们体育,顺便教我们数学。所以,我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冯•诺伊曼的体育是数学老师教的。我一生都搞不懂数学,冯•诺伊曼一生都不爱运动,是个大胖子。

当这个数学老师,兼体育老师发现了这个学生数学极有天份以后,就问冯•诺伊曼的爸爸,说能不能给他找个大学的数学老师,中学直接教不了了,然后冯•诺伊曼就有了个布达佩斯大学的数学老师,是个数学家,名字叫赛格,这个人后来也去了美国,而且还当上了斯坦福大学数学系的系主任,成了一流的数学系。现在在布达佩斯冯•诺伊曼的纪念馆里,还保存着不少他小时候,在银行的信纸上写的数学证明,基本上,他在10几岁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写这样的论文了——《极小多项式的零点以及超限直径问题》,看题目我就不懂。所以,我觉得在精英的学校教育下,这样的小孩才能成才。首先你得确保穷人家的小孩,比如像栋哥这种的,进不了这个学校。其次,你得确保家里请得起顶级大学的老师,比如那个出名的数学家赛格,每周都要接到冯•诺伊曼的家里,给他辅导两三次数学课,这个要给钱的,也得有个别墅。最后,孩子要遗传的比较好,如果基因本来就有问题,一看书就头疼,估计也没用。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呢,如果想让后代聪明,首先得有钱上得起贵族学校,其次得基因得好。然后,才能被评为什么10大才子,来传授人生经验。要活学活用,如果混的像栋哥这样的油腻男人,每天骑着摩拜车回家,停车以后要先冷静个10分钟,狠狠的抽根烟,给自己加两瓶蓝才有活下去的勇气,房贷还没还清,头发倒是还清了。这时候,可以欺骗自己说,都怪自己的父辈没钱把我送进精英学校,如果我也能进北京四中,说不定能和奶茶妹妹做同学呢……不欺骗自己一下,真是活不下去。

有人早就思考过了,宗教有多少影响,冯•诺伊曼接受了洗礼,但是,经过了一生的思考,在他临终的时候,他改变了自己的信仰,至于改成了什么信仰,我以后再说,要不然就没什么悬念了,人都跑光了。栋哥反正从来没改变我的信仰,我信仰共产主义,我坚信我是共产主义接班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让我接班?

好了,这一期就到这里,下一期再见。

刘延栋 wechat
欢迎扫一下关注我的公众号:软件那些事儿
欢迎收听我的电台,你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