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周数据以及一首歌

《They Dance Alone》

Why are there women here dancing on their own?
Why is there this sadness in their eyes?
Why are the soldiers here
Their faces fixed like stone?
I can’t see what it is that they despise
They’re dancing with the missing
They’re dancing with the dead
They dance with the invisible ones
Their anguish is unsaid
They’re dancing with their fathers
They’re dancing with their sons
They’re dancing with their husbands
They dance alone
They dance alone

我觉得通过听歌学英语还不错,像我这种水平的,拿着一个电子字典,竟然也看懂了这首歌的意思。

这首歌是歌手Sting在1987年发布的,比我年龄还要小几岁,名字叫做《They Dance Alone》。我当年没有好好学英语,开了个小差,去研究了一下这首哼哼唧唧的歌背后的故事。

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国家叫智利,这个国家现在以铜矿出名。在1973年,这个国家在美国的支持下,(是的,美国经常会这么做),一个叫皮诺切特的人,发动了军事政变,推翻了上一家政府,自己上台了。这个军人一上台,就把圣地亚哥的两个足球场给封闭了,只要有人反对他,他就让手下人把人拉来,先枪毙了,再宣布罪名,几天时间,就杀了上万人。

当然,连他的支持者美国政府都有点看不下去了,加入了谴责他的行列。但是,这种人会在乎别人谴责么?

屠杀仍然在继续,只是不让警察和军人明目张胆的公开枪毙了,改让“临时工”上街。在公共汽车上抓人,在学校里抓人,在教堂里抓人,在学校里抓人。然后,因为是临时工,所以,这些人都消失了。这些人有工人,有农民,有学生,有老师……他们的共同点是,对政府的做法公开抱怨。

智利大学的学生,在大学的门口,公开被枪杀,只是因为他们认为经济政策有些问题,6名大学生就惨死在自己学校的门口。有一个民谣歌手,名字叫Victor Jara,他不害怕,他也不沉默,他不唱赞歌也就罢了,竟然公开利用自己艺人的巨大影响力,公开反对。独裁者愤怒了,将他的双手砍断,这样就不能弹民谣吉它了,随后几天,44颗子弹杀害了这个勇敢的艺人。

智利成了一个沉默的国家!

人人自危……

智利有一种民间艺术品,一种手巾一样大小的毯子,这种小手工品深受人们的喜欢。智利的妇女就在这种小毯上寄托自己的感情,她们在上面怀念自己失踪的丈夫,自己失踪的儿子,自己失踪的亲人。用消失的亲人的旧衣服做这种毯,或者编织上自己所爱的人的肖像。因为在皮诺切特的统治之下,任何的谈论,任何的反抗,都会导致死亡。当时所有的新闻都是政府的,没有人会报道这种事情,每天都在歌功颂德,只有这种小毯子,成了一个又一个无声的呐喊。

政府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放火烧毁这些毯子,关闭了市场,禁止出售这种艺术品。在1979年,这些失去了丈夫,失去了儿子,失去了女儿的妇女,公开寻找她们的亲人。迎接她们的是被逮捕,被屠杀,被公开的扒光衣服,但是,都没有阻止她们寻找亲人的决心。

在拉丁美洲,有一种叫cueca的舞蹈,是有一名男子和一名女子共同跳的双人舞,那些幸存的妇女,就在胸前挂着有自己亲人肖像的小毯子,独自跳舞……在市中心的广场上独自跳本该两个人的双人舞。在悠扬凄美的吉它声中,人们川流不息,不敢停下自己的脚步,甚至故意扭过头不想看到这一慕……

她们就这样,独自跳舞,直到自己死亡,直到独裁了17年后的皮诺切特倒台。

这首歌就是记录了这个时刻,记录了一个无声的国度里,一段悲惨的往事。智利人是不幸的,他们被统治了17年,智利人是幸运的,他们只被统治了17年。

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其实我公众号的每周运营日志没什么好写的,大同小异,没有一篇超过1500阅读量的,更不要说10万+的阅读量了。总有些好奇宝宝,问一些运营的数据,说实在的,有那些时间,不如听听音乐,学学英语。

所以,就写了一篇小文章,鼓励大家学英语。

刘延栋 wechat
欢迎扫一下关注我的公众号:软件那些事儿
欢迎收听我的电台,你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