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孤独的圣斗士————甲骨文的拉里•埃里森(下)

我们都知道司马迁老先生的《史记》里面有一篇《项羽本纪》,如果听我的电台时间相对比较长的听众,可能知道,我非常的推宠《史记》这本书,为什么呢,因为我只看过一本书,就是《史记》,所以,我经常推宠这本书。如果你的一生中只看一本历史书的话,那就看《史记》,其它的历史书都是拍皇上马屁的,只有《史记》,写这本书的出发点不是拍马屁。像同时期的《汉书》,班固和班超这两兄弟,文采没得说,但是,这本书是国家拨款写的,公款写书,目的是为了说明我这个汉朝太NB了,而且吧,竟然把刘邦的传记写在和秦始皇,项羽放在一起,不成体统,这马屁拍的,让皇上太爽了。所以如果纯粹读故事,我推荐读《史记》,如果学拍马屁,我推荐读《汉书》。司马迁直接了当的说本朝的汉武帝,是个糊涂蛋,用反语说明君不深晓。后来的《史书》都是小骂大帮忙,都是皇上为民做主,太苦了… 所以鲁迅说《史记》是史家之绝唱,真的是绝唱啊。司马迁之后,都是马屁精了。

在史记上,在《项羽本纪》里,有个故事是这样的,范增说项羽曰:“沛公居山东时,贪于财货,好美姬。今入关,财物无所取,妇女无所幸,此其志不在小。”这个故事说明了一个淳朴的道理:不图小利,必有大谋。显然,红帽子公司里面没有人读过司马迁的《史记》,埃里森是什么人,也是贪于财货,好美姬的人,和我老刘家的沛公一样,也和我一样,见钱眼开,见色忘义。但是,埃里森竟然和红帽子公司说,我打算拥抱开源软件了,我要免费给红帽子公司打工。

甲骨文在此前一直没有自己的操作系统,和IBM有过节,和微软势同水火,自己的伙伴又不太成器,比如Solaris和VMS,而且,当时的趋势是个人电脑使用的CPU已经越来越NB了,Linux越来越成气候。Linux是基于Intel的X86芯片免费出的一款操作系统,源代码公开,而且和Unix几乎一模一样,差别只是Unix要几千几万美金,Linux免费。只要有点智商的人,肯定会选Linux,而不是Unix。Linux就一下子普及了,Redhat公司是众多Linux公司中,最厉害的一个,收用户的服务费用。

埃里森说他要和红帽子公司合作,而且诚意满满,免费放了几百个程序员开发Linux,工资是Oracle出,代码归全人类。然后,大家都以为沛公改邪归正了,不好色了,也不爱钱了,挺好。当时的媒体也是一阵夸,我估计如果埃里森看到当时媒体上的报道,也会脸红的像个小女孩。Oracle宣布,新版的Oracle数据库首先支持Redhat的操作系统。

Redhat这家公司很愉快的接受了Oracle的橄榄枝,可能他们认为是自己开源的精神感染了埃里森,让埃里森立地成佛了。实际上,这个世界上有很多这种人,认为自己的魅力太强大了,比如有个隔壁老王总是给你家帮忙,你以为是你的魅力太强大,实际上老王看上的不是你的魅力,而是你老婆的美丽。红帽子公司就是如此,见到一顶绿帽子,有一股迫不及待想戴上去的冲动。在Oracle派出了100多人到Redhat工作以后,Oracle公司对Linux的开发有了主动权,完全掌握了Redhat开发的流程,并且,由Oracle提交的核心代码超过了Redhat公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Redhat被Oracle给架空了。然后,图穷匕现,埃里森说我们Oracle的功劳比你们都要大,所以,有两条路你们来选,第一条,你们听我的;第二条,我们发布自己的Linux。这真是一个痛苦的选择,Oracle从此有了自己的Linux,在很大程度上,比Redhat的性能还要好。在甲骨文的帝国拼图中,操作系统这一块就补全了。

在拥有了自己的应用软件,有了自己的操作系统以后,Oracle还缺少自己的硬件,这样,一个从硬件到操作系统到应用软件的公司才是一个真正的不受制于人的公司。接下来,Oracle开始在硬件领域寻找自己的猎物。一个叫SUN的公司出现了。

SUN公司是个什么公司呢?简单的来说也是属于手里的牌有王有炸,但是,最后还是没跑了的那种公司。这个公司在硬件上没搞定IBM,DELL这些公司,自己的Solaris操作系统没搞定Linux,手里还有个名声巨好,放在任何一家其它公司都有可能玩出各种花样的编程言语,Java,结果,这么多好牌,SUN公司的人活生生的给玩死了。Oracle花了70多亿美金就把这样一个曾经辉煌的公司给买了下来,这点钱不够曾经SUN市值的3%。

SUN公司是硅谷最有名的公司之一,在各行各业都有广泛的影响力。Oracle在拥有了SUN以后,很快就借助SUN公司的硬件实力,在2009年推出了一个数据库的一体机,从硬件到操作系统再到应用软件都是Oracle一家生产的。以前,这个硬件是用HP公司的,毕竟用别人家的产品,总是有些性能上的问题,这样全是自己家的以后,一下子把性能提高了不少。和苹果公司一样,从硬件到软件都是自己来设计。在有了软件,有了硬件以后,Oracle还进军了云计算。

在2004年的时候,埃里森就退休了。一代枭雄,也抵抗不过岁月的痕迹,在2004年以后,他的八卦故事也越来越少,互联网的发展也慢慢的由硅谷的新秀Google,Facebook等来带动,但是,埃里森的故事,值得流传。

硅谷从来就不缺少改变世界的人,几乎每个公司都说自己的使命是改变世界,甚至苹果公司的的Jobs也说自己是为了改变世界,只有拉里•埃里森说他不想改变世界,他只想赚钱,他也不喜欢写软件,他不擅长编程。埃里森的众多传记中,有一本是威尔逊写的,这本书的名字叫《上帝和埃里森的区别》,有个笑话是这样的,有人问:上帝和埃里森有什么区别?上帝回答说:我不是埃里森,埃里森说:我是上帝。

当人们问他,你为什么选择从事软件这个行业,他沉思了片刻,慢慢的说:我一无所有,经营软件不用大量的资金,有一点钱就可以创业。所有伟大的软件公司都是这么开始的,也许不是所有,但是,我们是的,我们刚开始的时候一无所有。我相信,他一生虽然说了无数的谎话,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他起码是真诚的,他没有用所谓的兴趣,没有用所谓的改变世界这样的P话来敷衍大家,他对着记者说出了自己当年的处境。

纵观埃里森的一生,虽然有过各种的小曲折,但是他几乎没有犯过任何重大的失误。在1990年的时候,甲骨文一年就把公司的市值损失了82%,公司也到了破产的边缘,但是,他用强大的执行力,把公司从破产的边缘拉了回来。当时,大股东纷纷的和他打官司,连美国证券委员会也开始调查Oracle公司是不是有欺诈。他的好朋友,苹果公司的Jobs开玩笑说,甲骨文要把客服电话修改一下,比如改成英语请按1,控告埃里森请按2,控告甲骨文请按3。当时,埃里森可真的是焦头烂额,而且,他也没法像乐视的贾老板一样,拍拍屁股走人,就只好自己一个人死抗。

在所有官司都解决的差不多以后,《商业周刊》来采访他,他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这是一次昂贵的经验。经过这次打击,埃里森真的像圣斗士星矢一样,只要打不死,就越来越强大。他复原以后,只用了4年的时间,到1998年,利润首次超过10亿美元。到了90年代末,他已经成了第4大富豪。和其他公司的文化不同,埃里森根本就不在乎员工是不是对公司忠诚。比如像松下啊,HP这样的公司,公司和员工之间,有一种比较亲和的关系,有那么一点把公司当成家的感觉,但是,Oracle公司不在乎这个。

现在的IT新贵也是如此,比如Google,Facebook也是如此,经常是秀公司多么好,和员工是一种非常天然的亲密关系,这个在Oracle是不存在的。埃里森也不用搞这些来维持公司,所以,当公司遇到困难的时候,Oracle的员工那是纷纷的跳船跑路,埃里森也不在乎,等公司的情况好转了,这些人就又回来,埃里森也不丰乎,这种关系有一种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的和谐观。但是,只要是埃里森在,公司就没事。在1997年12月,公司8小时,股票没了30%,埃里森一天就丢了21亿美元,但是他也不是很在乎,然后,接下来的一个月,他又没了20多亿,相当于一个月,个人的账户丢了50亿美元,他还是不在乎,期间,他还换了一个女朋友。他在Oracle有一个专用的办公室,在甲骨文大道500号顶楼,网上有照片,我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就不贴了。网上有很多关于埃里森的传闻,如果没有出现在传记里的,我也没说,大家有兴趣的可以去搜搜。

我在最开始的时候说了,他的父亲是个飞行员,但是,好像他一生都没有见过他的父亲。但是,他从他的父亲那里遗传了一个爱好,就是开飞机。因此,他一生都热爱飞行。因为他的客户好多都是各国政府,政府是有真的飞机的。可惜,美国政府不肯卖给私人现役的飞机,他一直想买一个F15战斗机玩。有一年,以色列政府要买他的数据库,他不卖,以色列政府就想,给钱也不卖么?他说,听说,你们有F15战斗机,用飞机来换吧。后来美国政府出面,才让以色列用钱买了Oracle的数据库。再后来,沙特政府又来买数据库,他又故技重演,这次玩真的了,谁说也不卖,除非用F15,用钱是不卖的。结果,沙特的王子真就给了他两架F15,但是,这次美国政府着急了,我去!用法律是阻止不了这家伙了,直接不允许这两架飞机运到美国来,所以,埃里森如果想开F15了,就去沙特玩两下。

埃里森总共结婚了4次,有一个儿子有一个女儿,虽然他的父母抛弃了他,但是他还是个非常非常好的父亲的,这一点和微软的那个鲍尔默有的一拼,非常的负责,是个能打100分的好父亲。他的儿子也喜欢开飞机,所以,他们爷俩经常会一人开一架飞机,在天上玩真的模拟飞行。

我好像看到最近的关于他的消息是他又找了个20多岁的乌克兰的模特,叫Nikita Kahn。我很羡慕他的一生,好了,关于他的故事就讲到这里吧。

刘延栋 wechat
欢迎扫一下关注我的公众号:软件那些事儿
欢迎收听我的电台,你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