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问答

因为新关注者每个月都会增加一些,所以我每个月都要重复回答一些问题。

电台状况类问题

有多少关注者了?

到今天为止,微信公众号是5816人,喜马拉雅App上是6790人,网易云音乐上是12656人。

阅读量是多少?

公众号平均是15%左右,也就是800次左右。喜马拉雅和网易云音乐上,都不太准确,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了能给主播一点自信,主动刷了多少量,这很搞笑。经常是我刚刚上传完成,就已经有了600次播放量,所以,电台上面公开显示的数字,大家随便看看就好。

你开通了流量主,收入多少?

在公众号文章下面的那个广告,每天的收入在2-3元之间,每次点击大概是4毛5毛钱,每天有5-10次点击,比如昨天的收入是2.30,前天的收入是3.44。

我是学生,想做个公众号,靠打赏收入,可行么?

如果做成我这样,100%不可行,我写了150篇左右的文章,收入了3500元:) 如果你是大V,那我就不知道了。

我该怎么办型问题

我执行力不强,一编程就头痛,我该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

我是该去BAT工作呢,还是该去Stanford读博呢?(真的有这个问题)

这,我只能说,你都这么厉害了,想怎么作就怎么作!

我想写个操作系统,我该怎么做?

我小时候最迷恋酒井法子,一个日本女星,我一直在考虑如果我和她生了孩子,应不应该让孩子入日本国籍,后来我觉得当时我想的有点多。

你该怎么办型问题

主播你普通话太差了,你写稿,我来读,你说阔不阔以哇?

在1949年10月1日,有个湖南人,一口湖南湘潭味,站在城楼上念:东华忍民共火鬼,东阳忍民正负,今天,增式成立了!比我的普通话糟多了,当时我就和他说,你说的太难听了,我上去,我来说好不好,他竟然不愿意!

你应该去认识XX大牛,让人家帮忙推广一下

大牛,别说大牛了,我连个小牛也不认识。

你为什么不抽奖,互推,互粉来扩大自己的影响力呢?

首先,其次,最后… 这三点的主要意思是,我不是这样的人,我不喜欢交际。我是在教室里坐角落的那种人。

不想回答的私人问题

多大? 多长? 多高? 多胖?

我都不想回答,又不约炮,你问这些也没什么用。

在哪工作? 哪里毕业?

我又不找工作,知道这些也不会有太多用,知道了难道会让电台更好听么?都说隐私无价,栋哥的有价,100块就说。

爱好兴趣什么的

性别男,爱好女。

可以回答的私人问题

你平时听电台么?

听,国内的我真的就只听我自己的电台。因为我觉得大部分电台,都是营销过度的,也没有什么真心话大冒险,当然,他们的普通话还是不错的。国外的我会听的有这几个:

  1. Marco Arment,如果你不知道这个人,我介绍一下吧,他是个独立开发者。比我还要小1岁,但是成就是我今生无法达到了。他的文章,他的twitter,他的软件,我都买了,当然,他的超跑我买不起。他有一个电台叫Accidental Tech Podcast。这个人,三言两语也介绍不完,有个东西叫Google… 然后你可能会惊奇的发现,这个软件竟然是他做的?!!!
  2. Scale Your Code. 这个是个访谈节目,就是找一些程序员来分享经验,而且大部分人不怎么亮title,即使在Google是个人物,在wikipedia上有他的条目,还有一些著名软件的创始人也会去,比如说RoR的DHH,Netflix和Reddit的Jeremy,Stack Exchange的Jeff Atwood…
  3. 还有几个少儿不宜的,有女的聊男的长短,有男的聊女的深浅,国外的文化啊,水太深了!我就不分享了。近日,我国网络安全部门主动出击,切断了不少水太深的国外糟粕网站,由于这些网站胡来,没有他们本国的监督,比如Guys We Fucked电台,两个美女”舔”不知耻的聊她们上了多少个男人,使国内用户的权益得不到保障,网警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果断出击,断了他们的网,广大人民听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我想对那两个女的说:禽兽,放开那些男人,有本事,冲我来!
  4. 这些都是英语的么?是的,不要抱怨山丘高,学好英语,越过山丘,那是你去看世界的路。(此处应该有李宗盛的山丘:因为不安而频频回首,无知的索求,羞耻于求救,不知疲倦的翻越,每一个墙头)
刘延栋 wechat
欢迎扫一下关注我的公众号:软件那些事儿
欢迎收听我的电台,你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