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虽然他很疯狂,但是他没有灭亡

这一期是接第93期接着讲威廉 · 肖克利老师。如果大家是听过我最近几期的话,可能知道,最近这个电台,有些问题,比如网易云音乐,先是不给上传,后来给上传了,但是就是不给你审核。所以,我反思了一下,决定把挖的坑一个一个慢慢的填一下。看看能不能给审批通过,毕竟我本人并没有太多时间来打理这个电台,每周只能搞一次音频。

有人问我说能多做几次音频么?像XX名人的视频,我回答一下,很难的。首先,我这个名气是没有名气,我和我的绝大部分听众一样,没有名气,甚至我比很多我的听众名气还要小,有些加我Twitter或者Weibo的听众,有个都有13万粉丝,我只有20多个。正是因为这样,我没有足够的财力和能力将电台内容做到特别准确,也没办法做到没有什么错误。说实在的,我没有钱,更没有团队帮忙写稿子,所以,错误肯定是没法避免的。就算我现在做了,比如网易云音乐上的电台,不见得给你审核通过。

这一期,我讲一个最后特别疯狂的天才,这个人叫威廉 · 肖克利。如果以前没有听过的话,可以再去看看第93期和97期。这一次继续讲他。

获得了诺贝尔奖以后的威廉 · 肖克利已经和普通人不太一样了,按照国内流行的网络语来说就是:膨胀了。其实以前的威廉 · 肖克利也不是说多么的平易近人,毕竟他在15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就去世了,如果一个小孩,15岁就没了父亲,一般情况下,他的性格不会是普通人的性格,要么比较狂,要么是个小绵羊。这个威廉 · 肖克利同学,性格是比较狂的那种。他出生在加州,他相依为命年迈的妈妈也生活在加州,当听到他要创业的时候。斯坦福大学的院长特曼马上联络了他,并且甚至在威廉 · 肖克利还在犹豫的时候,特曼在加州已经给他搞了一套别墅。各方面的原因吧,他回家。

毕竟这个诺贝尔的号召力还是很强大的,他一回去,各大公司就准备了钱,德州仪器、洛克菲勒都给钱,让他随便花。然后,这个威廉 · 肖克利又联络了他的好朋友,也是一个公司的老板,做化学仪器的,搞了不少钱,这个好朋友叫贝克曼。这个家伙想把公司放在洛杉矶,威廉 · 肖克利想把公司放在斯坦福大学旁边,最后,威廉 · 肖克利胜利了。如果威廉 · 肖克利要把公司放在洛杉矶的话,硅谷说不定就在洛杉矶旁边了。

然后,公司成立了,开始挖人了。威廉 · 肖克利当然想把贝尔实验室的同事都招来,结果,人家同事,都知道你是啥样的人,一个也没来。

然后威廉 · 肖克利就开始在学术期刊上做那种脑筋急转弯的广告,一般人看不懂。现在有个叫Google的公司,就喜欢搞这种招聘,其实是东施效颦,这是威廉 · 肖克利玩剩下的。而且威廉 · 肖克利还写论文证明这种方式特别的好。这种方式到底好不好,我觉得是非常好的,他最后选进去的那8个人,最后组成了硅谷的最初主要的公司。

这几个人就跟着威廉 · 肖克利一起干,毕竟是诺贝尔的获得者。然后,大家兴奋的干了一年,威廉 · 肖克利一会儿搞这个,一会儿搞那个,这个不信任自己的员工,那个又对所有人保密,搞到最后,员工不知道他在干啥,他也不理员工在干啥。一年多,员工就有点烦了,想离职去单干。

威廉 · 肖克利认为这都是世界的错,他谁的话也不听,就连和他一起开公司的人,他也是开口就骂,就是那个可怜的同学贝克曼,他把人给骂走了。这个诺贝尔奖,使肖克利极度膨胀,他容得半点不同意见。除了他喜欢的一个女秘书,他还能听两句,其它人,在他眼里都是狗屎。

结果,这个他最喜欢的女秘书不好好的在外面呆着,她不知道哪根筋不对,竟然去了一次实验室,结果把自己的手弄破了。这下好了,自己的小甜甜的小手手给弄破了,威廉 · 肖克利认为这有阴谋。然后这个大佬,竟然从FBI那里弄来了一个测谎仪,全公司的人一个一个的问话,到底是谁弄破了女秘书的小手,一搞就好几天,最后也没查出来,女秘书高兴了,但是员工彻底给崩溃了。

然后这个威廉 · 肖克利还有一个事情,他搞了一个巨大的设备,员工说这个设备太大,不如搞的小点,否则放不进屋里,然后威廉 · 肖克利认为这是挑战他的权威,结果这个机器就真的放不进屋里了。而且,他觉得他的公司要透明,决定要把公司所有人的薪水给公开,这让所有人心生不满。对此,HP公司的CEO普克都要崩溃了,劝都劝不住。

然后,他认为,每10个人中,就有一个精神病,按这个比例,公司应该有两个精神病。其实,这也不错,他和他的女秘书,正好就是两个人么,但是他不这么认为,在公司内部深挖这两个精神病,他每次和下属谈话,还时不时的让人用上他那台测谎仪,如果工程师说某个数据正确,他第一件事情是怀疑,第二件事情是让工程师站旁边,然后他开免提,给贝尔实验室求证这个结果是否正确,久而久之,公司啥也没搞出来,钱花的也差不多了,结果就搞出来了一个产品,不是有放大作用的三级管,仅仅是一个只有整流作用的二极管。公司的骨干开始决定离开单干,实在是伺候不了这个大爷了。

其实硅谷这种大爷的传统一直到今天也很盛行,如果大家留意IT新闻的话,可能知道近期的硅谷“趣事”。硅谷有钱的大佬最近风靡玩biohacking的游戏,我也不知道怎么翻译,姑且叫“吃饱了撑的”游戏吧。就是一周有2天或者3天或者4天不吃饭,只喝水,至于几天不吃,随便你,但是这群程序员还是很爱跟风的,有人甚至说,5天不吃,思路最敏捷。比如Evernote这个笔记本软件的CEO就来搞这个,因为他有钱,没办法,他说啥好像都是对的。我已经听说国内有人学这个了,希望不要太违背自然规律。Juicero公司CEO就更搞了,知道的人自然知道,是个绝对的素食主义者,员工谁在外面不吃素食,不给报销…Juicero这个公司卖的是高科技压榨机,我反正是不明白喝果汁的人是啥想法,有那些时间,放嘴里啃了算了。非常的让人崩溃。

再回来说威廉 · 肖克利公司,如果大家关心IT的话,这些人如何出去创立Intel,AMD,这都已经说的烂大街了,没什么意思,栋哥就不说了,我说点大家可能不在意的。

这个威廉 · 肖克利用了5年时间,就彻底的失败了,钱花光了,公司就倒闭了。然后,威廉 · 肖克利这个人,肯定是个天才,这个是没什么问题的,曾经请他来的那个斯坦福的院长对他是真爱,让他来斯坦福当教授,知识肯定是有的。就像我们可爱的罗老师一样,手机没卖成世界第一,但是去个德云社是问题不大的。其实后来他又从斯坦福去了贝尔实验室当顾问,这个我也不谈,太细节了。

再回到斯坦福当教授的时候,他的兴趣发生了转变,他开始对优生优育感兴趣了。这一点和栋哥有点像,只是关注点不同,我关注的点是如何怀孕,他关注的点是如何生出个天才。然后,他就开始了他的研究,研究的结果是,白人的智商比黑人高20%,然后,他还发表了论文。这下好了,种族言论了,大学都不敢让他去演讲,尤其是那些个长青藤大学,特别的左,大家整天就是烧他的画像,而且,这人还不道歉,认为这是言论自由,他选择了与人民为敌,他这种性格,怼一个是怼,怼一群也是怼…

不但怼,而且他开始弄天才精子库,他搞了一个精子库叫“诺贝尔奖得主精子库”,他第一个捐,那么大年纪,撸了好几升,真是拼了老命啊!然后,想获得他的精子,也不谁都能获得的,毕竟一滴精,十滴血,得是门撒国际的女会员才行… (我再多说一个这个门撒国际,很忽悠的,国内不少美女喜欢说自己是门撒国际的会员,其实就是一些脑筋急转弯的题,有美元就能得到认证,和栋哥当年加入山东泰山足球俱乐部差不多,从报纸上剪下来,答一份题,然后汇20块钱,他们寄给你一个队徽,当年别人都戴国徽,我戴队徽,当年觉得非常的自豪,现在觉得非常的SB)。

威廉 · 肖克利搞的这个精子库,总共生了218个小孩,在1999年关闭,和大家想象的不同,这218个小孩,和普通的孩子没什么区别,这说明了什么呢?这说明了,万恶的美国,即使你智商再高,爹是诺贝尔奖获得者,如果只是基因上给你遗传,在财产上,家庭关系上不给你遗传,P用没有。

在他人生的最后几年,他把自己的最后生命全都贡献给了人类的优生优育事业,他最后提议,智商低于100的傻瓜就不能生孩子,如果这些傻瓜不生孩子,政府可以给他们结扎的奖励,每结扎一次可以奖励1000美元。如果栋哥在美国,如果这个奖励能实施,我就可以每年换一个iPhone了…

在1989年,一个全世界都不会忘记的年份里,William Shockley因前列腺癌孤独地去世,因为他不屈从于世俗的意见,所有人的批评他都不会屈服,包括他自己的子女,早已断绝联系。他去世的具体时间众说纷纭,只有第2任妻子一直陪伴着他。他的子女在媒体上知道的他的死讯,他安葬在他出生的地方,只有几个人参加了他的葬礼,在阿尔塔梅萨纪念公园里,和他的第2任妻子安葬在一起。

威廉·肖克利

他的一生有90多项专利,他在41岁当选为美国科学院院士,他行为乖张,他性格孤傲,他身败名裂,他永垂不朽!

刘延栋 wechat
欢迎扫一下关注我的公众号:软件那些事儿
欢迎收听我的电台,你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