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互联网事(4) HTTP之父——蒂姆•伯纳斯•李博士

我以前在讲互联网的时候,说过,这个互联网之父有很多人,因为确实有许多的人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但是,今天我要讲的这个HTTP,父亲只有一个,叫蒂姆•伯纳斯•李博士。虽然他姓李,但是和中国人没什么关系。这个和打拳击的刘易斯不同,刘易斯姓刘,是我们老刘家的骄傲,他在2002年,击败了竞技状态严重下滑的前拳王泰森,当时我在上大学,2002年,是体育界比较轰动的一件事。

这个李博士,是个英国人,想都不用想,是个聪明人,而且吧,他全家都是聪明人。他爸爸叫Conway Berners-Lee,是剑桥大学毕业的;她妈妈叫Mary Lee Woods,是Birmingham大学毕业的。他的爸爸妈妈是在研发世界上第一台可存储程序的计算机认识的。研发的计算机非常有名,叫Mark I,这个计算机是出现在各种计算机教材的导论里,这台计算机在1948年研制成功,再多说一句,现在我们使用的脑,就是可以把程序存储起来的,这个Mark I是世界上第一台这么干的,另外,这台计算机,第一次向人类展示了计算机可以用声音和人类交互,虽然很弱,但是,谁的第一次很强呢?这个计算机,是这两口子人生中第一次重要的合作。第二次重要的合作,是1955年的时候,两人合作生了个孩子,就是本文的主人公:蒂姆•伯纳斯•李博士,李博士在35岁的时候,研发成功了互联网。

大家都说这个李博士是人生赢家,我觉得,他的父母比他还要人生赢家。他的父母有5个孩子,造互联网的这个是老大,也是最出名的一个,其他的四个没有老大出名,只能勉强在牛津剑桥这种不入流的大学里当个终身教授。更重要是是,这个妈妈已经93岁了,这个爸爸已经95岁了,依然是“牙好,味味口就好,身体倍棒,吃嘛嘛香”。我觉得人活到这份上,已经不能更好了!为了表示对这对夫妇的敬重,我放两张他们的照片,一张是他们年轻时候的照片,一张是他们最近的照片。这个Mary Lee Woods,是个程序高手,她在退休以后,在快70岁的时候,自学了Fortran语言,免费教周围的孩子编程,今年她93岁,至少已经有23年的Fortran编程经验了。其实以前她也是程序员,只是用机器语言来编程的。

好了,关于李博士的父母,我就先说到这里,希望这两位老人身体健康,起码有一个在中国的,不会讲普通话的,也没有多少人听的一个电台主播,真心的祝福他们,他们才是真正改变世界的人,不但自己改变了计算机行业,连后代都这么厉害,造了一个互联网给大家。

如果大家和栋哥一样,喜欢看体育,比如英超,欧冠,世界杯,奥运会等等,这个李博士曾经出现在2012年英国奥运会的开幕式上,开幕典礼上,他坐在一个桌子面前,电脑就是当时的一台NeXT电脑,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这么一台电脑。然后,他在电脑上发了一条推特,内容是This is for everyone。我当时没有意识到他是实时发到Twitter上,后来才知道,这竟然是玩真的。我把这条推特也保存下来了,有兴趣的可以看看。我有收集各种体育开幕式和中场表演的癖好,比如各种决赛的中场表演,都很好看。所以,这个李博士的这个视频我也上传到我的公众号上,不到2分钟的时间,可以看看这个家伙的风采,他常年就是这样,感觉他总共就是4-5件衣服,一个白的,一个黑的,还有一个条纹的。他的视频在YouTube上有很多,我经常喜欢看一个人的穿着,以貌取人。这个李博士呢,基本上就是个没有任何架子的人,特别正式的场合,他才会打领带,比如去联合国这种的,一般的场合,就是个万年不变的西服,外加一个皱巴巴的衬衫。显然在奥运会这个场合,他觉得没任何必要打领带,和平时一样,皱巴巴的衬衫,就上去了,一点也不严肃。

其实我并不是那种除了编程,啥都不喜欢的人。我收集这些开幕式的视频,更多的是为了看美女,比如看皮克老婆夏奇拉,她老婆经常在各种体育节目上唱歌,跳舞。那屁股扭的,跟插了电似的,可带劲了!我并不是只喜欢看计算机的人物。

我再推荐一下,外国有个网站叫推特,包括本文介绍的李博士在内的人,很多人都活跃在推特第一线。比如Python的作者,Ruby的作者,还有Go的作者(Rob Pike),但是,和sina的weibo没法比,这些编程语言的创始者,关注量也就是几万人,像这个李博士,也就是不到30万,比知乎上的大牛还是差了不少,更别提微博了。还有一些都已经去了TED那里做了演讲,然后关注者500-600人。放在我们国内,只要是BAT的,要是去了TED做过演讲,至少5000-6000人去关注吧。可能也正是这个原因,Twitter上的这些人,我估计他们也不用收钱写软文,发的东西很多都非常的有营养。要么就是发自己去了哪里的照片。我个人非常推荐大家想办法去看看。

我一直隐藏在那里,暗中观察这些大牛的动态。所以我讲的故事,很多就是来自于twitter上的访谈。这些计算机界的大牛,很多有两副面孔。一副面孔是给普通人看的。以前在讲Unix的时候,我就说过一些Unix创始人的事情,这些人都已经是美国的院士了,结果一些根本不知名的小网站,一个17-18岁的小P孩写个电子邮件,说要采访里奇,然后里奇就真的接受了。还有wikipedia的创始人也是如此,还有本文的主角李博士也是如此。想和他们对话,并不困难,比如在Quora上,可以直接给wikipedia的创始人提问题,只要问题不是太愚蠢,很大的可能,wikipedia的创始人会回答。他们还有另一个面孔,就是对政府,那就太凶残了,经常就是一个字,怼!有时候感觉都要把政府给怼出血了。

比如这个李博士,好几年了,一直在呼吁一个事情,就是政府把原始数据公开。如果大家留意他最近几年的演讲,他的主题之一就是,你政府不要老想着把数据不公开,我们一定要数据,而且得是没有任何修改的原始数据。这个人的演讲能力还是不错的,算是技术大牛中比较好的,有很多的大牛,演讲能力其实远远没法匹配自己的实际能力。李博士的演讲很有煽动性。他在TED演讲的时候,就鼓动大家站起来喊口号,叫Raw Data Now! 就是为了让政府透明,把原始数据统统交出来。而且是马上就交出来。

也不好说是不是在他的努力下,应该说在一群像他这样的人的共同努力下,英国开放了一些医疗和诊断的原始数据。而且,这个大牛还干涉美国内政,他怼完了英国,就去怼美国,美国政府也只好承诺说公开一些。每次公开一些,他就说这只是冰山的一角,他还要让公开政府的投资,农业,教育等原始数据。非常的不体量政府的难处,就是一个怼。就这种人,前面我也说了,2012年,他竟然还能参加奥运会的开幕式,我有点想不明白,这种人难道不应该在监狱里度过余生么?整天就知道怼政府,给国家添乱!

他主要是怼美国和英国,然后,英国女王直接给了他一个爵位,美国直接让他当了美国科学院的外籍院士,来表彰他为人类作的贡献,他还拿了个图灵奖。以目前他做的事来看,我觉得他将来会得诺贝尔和平奖。

如果有人想知道世界上第一个网站是什么样子的话,可以把下面这个链接复制粘贴一下。http://info.cern.ch/hypertext/WWW/TheProject.html

在这一方面,腾讯公司还是非常有创新的,李博士定义的互联网是网页+链接,腾讯硬是把链接给搞残废了,只能链接到腾讯自己的链接上。然后腾讯还出了另一个功能叫小程序,如果成功了,互联网的网页功能估计也就取消了。国内的网站很奇怪的,淘宝的链接不能发到微信,这家的引擎不能索引那家的网站…生怕自己家养的猪跑到了别人家的猪圈里!

在2010年左右的时候,我记得这个李博士就经常呼吁,如果没有得到本人的同意,不管是谁,你都不能监控互联网上的信息。那时候,我也是后知后觉,没有意识到竟然有人在网上偷看所有信息,以前我总是认为,小人物没啥可以偷看的。

在互联网上用HTTP来传输信息的话,因为HTTP没有加密,实际上是可以查看所有经过的数据包里面放了什么东西。就相当于我们买东西的时候,快递公司每个包都打开查看一下,看完了,再给你封上,反正你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比较恶心的快递公司可能看到你买的是好吃的东西,还给你吃两包,更恶心的,可能是看到你买的女朋友,还给你用一下。作为用户,我们是没办法来避免这种事情的。只能靠快递公司自己约束自己。

我们在上网的时候,运营商就是数据包的快递公司,这些数据包实际上都是看了一遍的,碰到他们感兴趣的数据包,这些运营商就笑纳了,不给你送了,直接给你一个404拉倒,你还没地方去投诉。美国政府就是这样,其它国家没有这回事。因为在2013年,美国出了一个人叫斯诺登,他是个程序员,他泄露了美国政府正在弄一个叫棱镜计划的东西,所有的数据都得让政府先过目一遍才发出去。这让他感到良心不安,就跑到香港了,现在人在俄罗斯。他也真会挑地方。

这件事情发生以后,我才意识到,原来真是所有的数据包都监控啊!而在这件事情发生的几年前,李博士就已经到处在宣传他的理念了。他的意思是,没有本人同意,不能监控网络。当时我觉得这件事情很幼稚,而且我也觉得这可能没法得到任何公司的支持。在最初的几年,确实没什么人支持他,他虽然是个名人,但是,到今天才只有20多万粉丝,还没有高晓松老师,罗振宇老师百分之一的粉丝多。所以,他的演讲经常会出现这种情况,他在台上,台下加台上,就十几二十个人,稀稀拉拉的,没有那种人山人海和感觉。

但是他还是一如继往的宣传他的理念,不管是公司还是政府,都不能在没有本人同意的情况下,去监控他们的数据。这种理念,当然没有什么公司愿意理他,比如Google,Facebook这些公司,刚开始的时候,是压根不理他。我个人感觉,可能是斯诺登事件,让用户觉得隐私问题还是很严重的,结果这些公司就开始重视了,毕竟这种公司,是商业公司。

这一期时间到了,下一期,我再讲讲,他推动的这个事,如何保护普通人的隐私。这个事离成功还有十万八千里,但是,我很佩服他做这个事。所以,我希望,有一天诺贝尔能发给他一个和平奖,不是为了奖励他,而是让诺贝尔奖本身变的有份量。

刘延栋 wechat
欢迎扫一下关注我的公众号:软件那些事儿
欢迎收听我的电台,你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