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从SONY开始谈谈公司的基因问题

这一期讲一下我个人认为是正确的一个东西。中国有两句话,一句叫浪子回头金不换,另一句就很低俗了,叫狗改不了吃屎。这两句话都有一定的道理,如果把人类历史上出现的所有人都统计一下,我相信是能找出几个浪子回头的人的,也许会有十几个,甚至几百个这样的人,更多是不太可能的。除去这几百个浪子回头的人,剩下的其实都是狗改不了吃屎的人。我认为,我也是这种人,虽然我希望是前者。公司和人一样。

可能有人会说,不对啊,我碰到过很多脾气改变了很多的人啊,以前是很腼腆的人,最近参加了个传销,一下子成了非常活泼的人,一讲话就是讲三点,一不小心能讲一小时,跟领导似的。其实这是一种刺激,传销可能会产生一种激素,把大脑给骗了,跟打鸡血似的,能亢奋个几天。但是药性一下去,又和以前一样了。所以搞传销的,得每天喊个口号,如果一天不喊,这个药效就减半了,三天不喊,就不管用了。其实做传销的人,每天都很充实,他们的口号都是:我是最棒的!我是与众不同的!都是这种的。而且特别强调自己与众不同,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在正常的人眼里,这些每天都很兴奋的人,是不正常的,如果自己承认了自己不不正常,那这个事就干不下去了,所以,不如认为自己与众不同,特别有审美能力,认为大众是愚蠢的,真理是掌握在自己这少部分人手中的,当然,这很可笑,也不是事实。

我现在36岁了,我越来越觉得,人,公司,还有国家,几乎是不可能浪子回头的,是啥样的公司,在公司刚开始的时候就决定了,国家也是如此,开国皇帝决定了这个朝代大概的政策,没法改的。如果一个公司说改,只能和做传销一样,得天天喊,才能有效果,否则没太大用处。但是改来改去,最终还是基因决定一切,一不喊了,狐狸的尾巴马上露出来。
这几期一直讲SONY公司,我一直觉得一个公司最年轻的时候,是最好玩,最值得研究的时候,等公司一旦长大了,反而没有什么好玩了。这和人差不多,你看网上晒娃的,都是晒娃娃小时候,4岁以前,1-2岁更好。很少有晒熊孩子的,7岁8岁狗也嫌的年龄,别说晒了,自己还想揍他呢,晒个P!

这一期,再讲两个日本的公司,本田和丰田。为什么不讲中国的公司呢,因为国内的公司吧,不知道哪句话说错了,就惹怒了他们的粉丝,那些永远愤怒,永远怒气冲冲,永远死磕的粉丝,很是吓死人。那些粉丝的逻辑很值得回味,因为我是一个有独立思考的人,所以信了某某人的话,买了某某人的手机。如果你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你就应该除了你自己,不相信任何人说的话。因为我很怂,不敢惹死忠粉,所以我讲日本的公司。小日本么,随便说点啥,这个国家,我们的邻居,只要到了中国一个朝代要更迭了,他们就像疯狗一样的来咬一阵子,很无奈。近600年来,只要中国要改朝换代了,他们的嗅觉很灵敏,就和鲨鱼嗅到了血一样,一定来咬。只要中国强大,他们就来认大哥,如果没认大哥,说明不够强大。接下来讲本田和丰田,主要是论证我的观点,公司的基因从出生就确定了,很难改的。

本田和丰田的关系,像极了上一期讲的SONY和松下。本田的创始人叫本田宗一朗,是个有『工匠精神』的人,这个『工匠精神』是真的『工匠精神』,不是营销,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爹是铁匠,打铁的,他小时候要和他爹打铁。SONY的两个创始人也是小时候被训练学技术,一个是小时候和爹一起酿酒,一个是小时候玩电子管。本田的创始人家里有的书上写相对比较富有,有的书上写很穷。我也不知道真假,如果家里有铁匠铺的话,应该还可以吧,起码比程序员强点,程序员就有一台破电脑,还整天爱指点江山。姑且算中等家庭吧,起码不是为生机奔波的人。因为他从小就有个比较烧钱的爱好,去艺妓店玩,经常谈的开心了,就带回家几个接着玩。这个良好的烧钱习惯一直持续到他结婚以后,还带着老婆一起去艺妓店玩。

我觉得能有这个习惯的人,起码不能算穷人,现在有几个程序员能下班以后,去夜店玩,然后还带回家几个。反正这样的人,我是一个都不认识。我认识的程序员大部分都是苦B呵呵的加班,然后还自以为是,天上地下没有不懂的,啥都敢评价,甚至有的人更是不自量力,普通话都说不利索,然后还开了一个电台,整天在电台上吹牛。相比较来说,这个本田老先生年轻时候有钱是肯定的,否则,不会有这么烧钱的兴趣。这个老爷子说,研究技术,也得了解女人,如果女人心都不了解,肯定研究不好技术。

这句话放在程序员身上不知合适不?我只能举我自己的例子,我没有钱支持我天天去夜店玩,我技术不好。但是按照科学的说法是孤证不立,我只有我自己的例子,不能支持这个结论,在逻辑学上,这是弱命题。如果有人想赞助我做研究的话,可以多打赏我点钱,让我有钱去夜店,然后,再看看我的技术是不是变好了。这样的话比较有说服力。但是现在打赏的钱总共是2000多块,平均每期20块,这些钱应该还不能去一次吧!如果有懂的人,可能传授我一点经验。

本田是个爱好技术的匠人,不能详细说本田了,如果详细说,那又得说个10期20期的,讲不完。就这么说吧,本田是造摩托车的,也造赛车。现在我们买手机的时候,有句话叫不服跑个分。本田在摩托车界拿的奖,多到手软。在F1界,曾经连续5年拿总冠军。在摩托车界,有一个很疯狂的比赛,都是一群不怕死的疯子,叫曼岛TT,至今已经死了250个车手了,我比较胆小,光看视频就已经吓死了。在这个赛事里,本田是老大。本田给我的感觉和SONY非常的像,就是那种作死小能手。本田还做飞机,做机器人,全是赔钱货,但是人家不在乎。现在的汽车其实大部分已经是全球采购了,但是本田很个性,除了轮胎这种易耗品,人家几乎全是自己做。最近不是出了一个新闻,说江苏想采购本田车当出租车,而且是高档出租车,要采购1000还是2000台出租车,要是放在一般不那么轴的公司,肯定高兴的鼻涕泡泡都出来了,但是,人家本田就是那么2,觉得我大本田虽然现在在汽车市场上已经没啥存在感了,哈弗卖一个月,本田要卖一年。人家本田还是拒绝了,理由是,出租车太low了,和本田的气质不相符。

如果说SONY和本田有点类似,丰田和松下就有些类似。丰田的汽车是世界第一,各方面都是顶尖的。我想了想,就不说丰田公司了,也有很传奇的故事,但是,不想再说了,说多了也没什么意思。我就说个我的经历吧,我是个打工的,有几年时间,要去落后的地方拉网线,建手机基站,因为好地方,轮不到我去,我去的地方都是穷乡僻壤,有些地方别说是兔子不拉屎了,根本就没有兔子,有些是沙漠,有些是戈壁,去的时候,又不能骑骆驼,只能坐车,然后你就会发现,只有丰田车在任何路况下都比较靠谱。有些地方,路非常的难走,我去的时候,有一个地方下雨,就把小桥给淹了,但是水流不是很急,已经看不到桥了,我们的司机下车看了看,就开过去了。我不懂汽车,我一直认为,水如果漫过排气管,就应该不能再开过去了,结果,那次我坐在车里,看着水都要到车窗玻璃这里了,然后,车也没有漏水,就这样开过去了。希望我以后能有钱买一本田的辆陆地巡洋舰。

我讲的这几个公司,都是非常有个性的公司,SONY是,松下是,本田是,丰田也是。当然,他们会在某一天破产,就像人有一天会死去一样,但是,这些公司就像是一个倔强的老头,虽然有一天他们老了,就像是今天的SONY,已经不再是年轻时候那么风光无限,但是,在很多时候,这个老头的脾气并没有完全改变,用最粗俗的话来说,狗改不了吃屎。相对比较文雅的话来说是:江山易改,本性难易。对公司,对人都是如此。

对国内的公司来说,我曾经以为360有很大可能突破BAT的封锁,但是360让我看走了眼,这两年我希望美团加油。美团这个公司,我觉得在中国,绝对有前途。

不止公司,个人如此,国家也是如此,一个国家的基因从刚出生的时候就已经被确定了,以后的改革都是喊喊口号,一不喊口号,马上给你开倒车。我就举个例子吧,中国的大宋王朝。

大宋王朝是怎么建立起来的呢?是靠军事政变起来的。老赵撒了个谎,把军队骗出去,去陈桥转了一圈。回来就把他前大哥的老婆孩子给关起来了,当时他的前老大刚死没多久,他就造反了。当然,他前老大也是这么当皇帝的,当时是五代十国时期,枪杆子里出政权,当时没几天就换个皇帝。后来老赵本人也觉得这么欺负个20多岁的女人,欺负个7-8岁的孤儿从道理上说不过去。就自己创作历史,说自己没办法,陈桥兵变都是被逼的,他也不想当皇帝,他当时喝醉了,睡了一觉,酒醒了就成皇帝了。这明显是谎言。

所以老赵是从军事政变起家,他最怕的当然是军事政变了,如果别人也这么搞一下,屁股底下的皇位就成别人家的了,所以他最怕的就是军事政变,这个基因,我认为是老赵给大宋种下的基因,整个大宋,最怕的就是被自己人搞个政变。所以,大宋一直以来的国策就是,维持稳定,稳定压倒一切,防止自己人搞军事政变。所以老赵处心积虑的把自己人搞的弱一点,最好最强的军队自己能掌握,其他守边关的都是些老弱病残,结果最后和女真打,和匈奴打,都是只能打防守战,如果按胜率的话,还是比较高的,但是都是防守战。从不主动进攻,人家打你十次,只输了三四次,但是自己从不进攻,如果放在拳击上,按照点数,肯定也是失败,但是,老赵不懂拳击,他最关心的就是自己的位子不能让人夺走了。所以他先是杯酒释兵权把会打仗能打仗的都赶回家抱孩子了,后来又把节度使中年轻力壮的士兵选秀给选到自己家里。那些肚子大的,秃顶的,跑不动的,放在现在一看就是能当程序员的那种士兵,就留在边关当炮灰。反正也不让你进攻,你就是守住边关就行了。这当然守不住啊!

毛主席说过,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想要维持和邻国的团结,必须要有一把刀随时能砍到对方。斗争是团结的手段,团结是斗争的目的。老赵家前期还算不丢面子,结果到了老赵的弟弟,这个有可传闻说,他和老赵抢来的老婆,也就是他嫂子有一腿,被老赵发现了,结果他拿起斧头就把皇帝给砍了,自己当了皇帝。这个是传闻,真假不知,假的可能性也有,俗话说,好吃莫过饺子,好玩莫过PlayStation。这个花蕊夫人的确历害,睡了三个皇帝,先是后蜀皇帝,再就是大宋的这两个兄弟,也算是个女中豪杰,不仅数量多,而且质量也过硬,约了三个皇帝。就是这个中国好兄弟,北伐了一次,把精锐全给报销了,这下好了,不用担心军队造反了,以后的军队是越来越弱。

这个热爱玩嫂子的弟弟,和辽国打了两次对决,以大败结束。赶紧跑回来,问问应该怎么办?结果当时的宰相宋琪提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把黄河北边给决堤,让河北一片汪洋,这样丢河北,保江南。如果宋太宗听了这个建议,那么美团不要的黄泛区,就包括河北了。我们这些小人物,怕政府;像皇帝这种级别的大人物,当然不怕政府了,政府就是他们家的,他们这些大人物怕的是历史。小人物怕政府,大人物怕历史。宋太宗当然怕了,就否决了这个建议,太丢人。

没想到1000年后,有个大人物就不怕丢人,在花园口把黄河给炸开了。结果蒋公淹死了接近100万老百姓,1000多万人无家可归。搞的连侵略中国的日本人都看不下去了,开始救灾。蒋公炸黄河,烧长沙,也不知道是不是这货脑子里缺个螺丝,经常性的打一些匪夷所思的仗。

宋朝就是这样,只要出现个岳飞这样的军事天才,不是高兴,而是从基因上害怕,因为他家就是仗打的好,才军事政变的,所以从大宋皇帝的眼里,看谁都是叛徒,先杀了再说。

好了,这一期就到这里,下期再见。

刘延栋 wechat
欢迎扫一下关注我的公众号:软件那些事儿
欢迎收听我的电台,你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