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SONY-盛田昭夫加入公司

上一期讲到,SONY公司在井深大的带领下,和几个哥们尝试各种东西,做电饭煲失败了,做烤面包的机器,又失败了,最后终于做电热毯,才终于算是赚了一点钱。但是,显然这个不是井深大的理想,他有更大的理想。

当时战争期间,短波收音机是不能用的,这属于收听敌台的行为,如果被发现,是要拉出去打靶的。但是,我们要知道,日本人他也是人啊,是人都想了解事情的真相,如果能收听一下敌台,还是很乐意的。在把核武器招过来的日本“招核”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以后,收听敌台已经不违法了,大家很开心,井深大也很开心,SONY开辟了第二个业务,把战时被损坏的收音机修好,或者外加一个短波模块,搞个“翻墙”硬件,我看到过那个东西的照片,就是一个木头盒子,里有个真空管以及一个电路,这个东西十分走俏,简直是供不应求。

在1945年10月6日,SONY,现在还不是叫SONY,只是为了方便,我才把东京通信研究所叫SONY,在这一天,公司上了《朝日新闻》。看来日本一宣布投降,万恶的美国马上允许日本可以收听短波了,摆明了是要让日本人思想混乱,竟然在官方媒体上宣称可以收听敌台了,而且还很贴心的说,所有的收音机只要稍微的修改一下,加个设备,就O了,短波以后可以随便听了。要知道,这放在以前,可是要拉出去打靶的。SONY的销量不用担心了,以前偷偷摸摸的事情可以光明正大的干了。SONY的问题成了生产能力不足。

井深大为啥运气这么好,让《朝日新闻》这个大报纸给报导了呢?如果按照现在朋友圈里的鸡汤,应该是,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啥的。现实是,《朝日新闻》的主笔叫嘉治隆一,是井深大的好哥们,嘉治隆一还有个非常漂亮的妹妹,当然了,井深大没搞定,但是这个这个妹妹最后跟了井深大的同学,一个叫渡边的人,关系都非常的亲密,朋友之间帮个忙,也是理所当然的。这就是人脉的力量。而且《朝日新闻》是个大媒体,有影响力的媒体,报道了就是不一样。比如说我这个电台,公众号里做个广告,总共30个人看到,给人的感觉就是这肯定是卖假货的。如果同样一个东西,让高晓松做广告,因为他有巨大的影响力,第二天全国80%的人都知道了,而且他的支持者多,人手限购一个。SONY就是这样,销量是不用愁了。

这事情已经上了报纸,盛田昭夫碰巧也看到了,立即写信给井深大说,想见面。这是这篇报道的第二个影响,盛田昭夫想加入公司了,如果没有盛田昭夫,SONY会成为什么样子,不好说。

如果按照常规的讲法,接下来应该说盛田昭夫如何加入SONY了。当然这是一个优秀的写作者应有的思路,要紧扣主题。但是我又不是一个优秀的主播,我要跑题了。

我要讲短波收音机了。SONY的腾飞和短波收音机有莫大的关系,那到底啥是短波收音机呢,为啥SONY在这里大赚了一笔呢?如果不出意外,90年以后的人应该没有机会听短波收音机,等一会儿讲为什么。

收音机大家都应该见过,现在收音机其实比前几年好了不少,因为私家车多了,听收音机的人相应的也变多了。毕竟现在卖假药的要多种渠道,只靠百度只能骗骗会上网的,还要电台和电视台以及报纸的帮忙,才能全方位的为人民服务。所以现在打开收音机,都是听电话定购的,卖中央领导特供药品的,很多这种。这种是电台,有传输距离的限制,你只能在自己的城市收听,比如你在济南就听不到青岛的电台。

但是短波就不同了,理解了短波,就理解了为什么日本政府不允许老百姓收听短波收音机了。一句话来说,短波的传输距离长,可以收听全世界的电台。中波类似于局域网,短波就是互联网,让老百姓用上互联网,这可太吓人了!

我再说一下AM和FM的区别,这个很简单,就是两种不同的调制方式。AM是调幅,如果电波可以画出来的话,类似一个正弦函数,但是波的高低不同;FM是调频,类似于一根弹簧,你拉一拉,紧密程度不同。

还有长波,中波和短波,从名字中应该能知道,就是波长不同啊。无线电的速度是相同的,都是光速,波长不同,所以频率也不同。短波的频率很高,波长很短,相比于长波的1000-2000米,中波的200米,300米,600米这种的,短波就太短了,这会导致一个问题,短波因为波长太短了,所以很容易受干扰,一个楼房,阴天晴天,白天晚上,收到的电台数量不同,听到的音质也是相差非常大。所以短波爱好者肯定没有人喜欢玩音响,就是听个声,还有各种噪音,完全没法发挥出NB耳机的能力。

这些波传输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天波,一种是地波。短波主要是靠天波传输。中波主要是靠地波传输。这个是无线电波的物理性质,并不是你想咋样就咋样,凡事都要讲基本法!正是因为短波是靠天吃饭,如果白天,尤其是有大太阳的时候,地球的电离层不适合反射无线电,这些电台就跑到太空里让外星人听了。虽然有这么多的限制,但是这一个优点,短波是靠天波传输,可以传的很远。比如7MHZ以下,以前能收到各种各样语言的电台,但是只能晚上才能听到。9-12M的电台,白天能收到,但是晚上更好。我当年上高中时候,听了三年收音机,我当时有个德声代工的收音机,可以收听短波,收音机的牌子是东南亚的,我不认识。

高中我是住校的,每天晚自习以后,就在自己的被窝里,用耳机收听敌台,为了达到良好的收听效果,我会从窗口接一根5-6米的铁丝当天线,短波收音机的天线越长越好,经常听着听着就睡着了。半夜被吵醒了,再起来关。其实我收听的大部分节目都是歌曲,还有就是传教的,我听了至少一年多一个牧师在讲圣经,听完了以后也没信了上帝,就是寂寞。实际是并没有多少内容是黑政府的,但是皇帝么,总是会觉得这群刁民想害联,所以才处处提防着,生怕自己屁股下面的位子被刁民给抢走了!

如果有人听到这里也想玩短波收音机了,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SONY之所以能从改装收音机赚钱,是因为改装以后的收音机真能听到短波的频道。和当年不同 ,当年日本政府傻,根本不会釜底抽薪,当年日本政府为了防止老百姓听短波,是破坏每一台收音机,一般就是剪一根线。SONY的井深大就把这根线接上,然后收钱,赚的是盆满钵满,没啥成本。在2000年以后,我们国家为了丰富人民群众的文化生活,直接釜底抽薪,在所有有短波的地方,管你是新闻台还是音乐台,直接同频率,高强度的覆盖了一个中国的电台。所以,如果你是信仰基督的,当你打开一个短波电台,想收听上帝的福音,电台里可能会传出一曲《党啊,亲爱的妈妈》。当你想听听VOA的夹带私货的英语口语电台,为啥说他们夹带私货呢,因为他们总是说美国非常强大,而不是说自己水深火热,好像我们不知道似的,电台是会传出中国的民间乐曲《秦王破阵乐》或者一曲《丰收的锣鼓》。你说你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今天是,2017年6月28日,我打开B站,搜索短波干扰套曲,我仔细欣赏了一遍,非常熟悉的声音。

好了,再说盛田昭夫的事。盛田昭夫这个时候正在学校里当老师,教物理。他在报纸上看到了那篇报道以后,就写信联系了井深大,见面以后,就明确的告知,想来公司工作,不干老师了。但是井深大并没有答应,当时公司还不行,除了修收音机的业务,还有一个制造电压表的业务。但是毕竟盛田昭夫是个大学老师啊,直接让人辞职来这里冒险实在是有点太搞笑了。盛田昭夫就说,那就下班后来兼职吧,反正当老师有薪水,这里就先不用薪水了。就这样,盛田昭夫加入了公司,兼职免费工。

在东京理工学院里,美军已经开始有空整理教育系统了,在1946年1月,麦克阿瑟的司令部宣布,以前曾经在军队任职的人必须尽快的离开教育系统。这个命令是1946年发布的,盛田昭夫很高兴,其实他早就想离开了,于是他在3月份说服了校长,让他走。校长说这命令还没到学校呢,要不再等等?结果盛田说还是不能给学校添麻烦了,然后就走了。一个插曲是,他3月走了以后,一直到11月命令才下来,这期间还有一段缓冲期,结果学校里一直给盛田昭夫发工资,吃了半年空饷,这倒是和某些国家有些类似之处。

在加入了公司以后,还有个重要的事情,盛田是家里的长子,人家是要回家继承家族产业的,这得说服老爷子同意才行。这个事,井深大心里是没底的,于是,他叫了公司里一个能说会道的人,再加上盛田昭夫一行三人,去了盛田家里。前面说过,盛田家里不是一般的富有,而是相当的富有!

当时日本刚刚被揍了一顿,国外回来了1000多万残兵败将,这些士兵受到了伤害,仗又输了,又打不赢又不肯把肚子拿刀子拉开,回来老百姓还能给你好脸色看么?美国大兵很浪漫,有袜子有罐头,一双袜子就可以和日本妹子睡一觉。所以不要说啥礼义廉耻,那是没到那个境地!我们大部分人不是没有骨气,经济独立是人格独立的前提。自己饿着肚子,家里的老婆孩子也没饭吃,谈啥独立啊!所以美国大兵在车上扔口香糖,扔巧克力让当时的日本人抢。当时当然抢啊,现在你再扔扔试试看,都减肥呢,谁去抢巧克力吃,此一时彼一时啊。

我们大部分人之所以做不到为了五斗米折腰,不仅仅是我们没有这个觉悟和骨气,而是我们没有绝对的实力以及肚子饿的咕噜咕噜叫还能泰然处之的心态。日本人也是这样。

当时日本的民族英雄之一是一个叫太宰治的人,这家伙一生自杀了四次,最后终于成功了,他就是一个极度颓废的人,生活在那个让人极度悲伤的时代。他有一句著名的诗是:“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界” 我有时候也问自己这个问题。

但是盛田家有些不同,家底很厚,他们三人去谈判的时候,吃的是烤面包和进口的火腿。这件事让井深大很震惊,后来多次回忆这个,倒是盛田本人觉得还好吧,家里天天吃这个,没感觉了。所以家底厚就是好啊。我今天中午吃的是沙县小吃,不知王思聪吃的啥。反正盛田家是非常富有的,这个没啥疑问,连家里同样不是很穷的井深大,这么多年了,还记得当时吃了啥,你就知道有多么震惊了,井深大还是可以吃到米饭的。

他父亲很快就同意了,毕竟300多年的家庭产业,长子不干了,就让次子昭和来继承吧。但是按照家族传统,昭夫还是公司的总裁,所以SONY公司已经名满世界以后,盛田昭夫每年还是回家主持家族会议。家里有钱,这次不但同意让长子出来创业,在听说公司没钱的时候,老爷子还投资了一笔钱,大概相当于今天的10万美元左右。后来SONY公司只要是快要倒闭了,借不到钱了,就来找老爷子拿点钱来,然后给点股份,慢慢的,盛田家族控制了10%的SONY股份,家里更有钱了。

SONY公司的前身正式成立,名字叫东京通信工程公司,井深大是常务董事长,盛田是总经理。有个花絮是井深大要演讲,起草了一些鸡汤语录,准备开幕式上讲讲,很兴奋,三易其稿,最后还让他的表弟立川三郎来修改一下,结果这个兄弟太给力了,开幕式前把稿子弄丢了,幸亏是表弟,否则应该会请柯南来调查杀人案件!

公司成立的时候,总共有个20来人,但是,要借钱融资啊,各大银行一听是盛田家族的大公子开公司了,而且公司还有个精神领袖,挂虚职的前田多闻,这个是日本的教育部长,合伙人是他的女婿,叫不叫井深大无所谓了,那都是闭着眼睛按0,按多按少就是个缘字。当时投资的银行几乎包括所有大银行。再说个插曲,当时帝国银行不但银行给钱,连行长万代淳志郎自己个人都投资,最后这个万代老兄去逝后把拥有的SONY股份捐给了青山大学,自己的母校,这是日本最大的一笔捐款。

SONY公司看起来是势不可挡了,果真如此么?当然不是了!美国大兵才是这里真正的老大,他们需要娱乐活动,比如和日本小姐姐们晚上跳跳舞就很不错啊。他们需要个舞厅,就看上SONY公司这个办公室了,搬还是不搬呢?这是个问题啊,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刘延栋 wechat
欢迎扫一下关注我的公众号:软件那些事儿
欢迎收听我的电台,你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