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计划说SONY公司

新起点

这是软件那些事儿第101期,本来的打算上做100期就关门了,后来决定如果有时间就继续做几期。做这个电台,大家随便听听就好,也不要指望能学到知识,能提高自己的口味。如果听电台能学到编程知识,那大家干嘛还要花钱去学校,去培训班学习呢?想提高口味的,就更别指望了,我是个没有品味的人。所以从这101期开始,还是以胡扯为主,主要的内容还是集中在上个世纪的软件开发的故事,主要是一些老游戏,一些古老的软件,可能这些东西都已经从主流市场消失了。

我现在能想到的一些内容就是一些公司,比如sony公司的历史,比如任天堂公司这些日本的公司,以及这些公司开发的软件和游戏。接下来的几期都会和sony公司有关系。

一点简介

接下来的几期都会和sony公司有关系,我先简单的说一下提纲。Sony公司是从战后废墟上建立的,创始人是盛田昭夫和井深大,两个忘年交,这两个哥们从零开始,让sony从一个不起眼的小公司,连名字都没有的公司,当他们两个决定把名字叫sony的时候,是个异类,因为这个名字在日本国内的发音古怪,和『输钱』的发音又类似。在去了美国以后,也不是一帆风顺的,连美国的钟表公司都能随便把sony打的满地找牙,sony的收音机卖$29.95一台,比当时美国的收音机便宜很多也卖不出去。在井深大的主导下,把公司的前途都压在了电视机上,研发了特丽珑的电视。再后来,盛田昭夫让人研发了随身听walkman,让sony名满天下。继任者大贺典雄CD播放器,再后来的playstation,我觉得这些故事还是很精彩的,里面有各种各样的挫折,各种各样的妥协,还有和不同公司打交道时候,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小算盘,表面上合作,背后拆台。

里面也有各种小故事,让我觉得这里面的人都是有血有肉的,比如sony的创始人盛田昭夫个性,比起同时代的日本人,算是非常的张扬的,他喜欢出风头。他喜欢别人称呼他『全能的盛田昭夫』,他自己也很得意这个称呼,他在书里写自己50岁学习驾驶飞机。实际情况是他请了一个特级飞行员,结果这个特级飞行员一上来飞的太猛了,又是翻滚又是贴地飞行,结果把盛田昭夫给吓死了,降落以后腿软了,下不了飞机。这种事情让我觉得还是很搞笑的,一点也不严肃。

为什么总是要讲日本的公司呢?

因为我已经有了100期的电台经验,这个问题一定会不停的问,可能语气更加的尖锐(湿疣),因为我以前讲了好多期任天堂的故事,这个问题我应该一劳永逸的解答一下。这个无关民族感情,因为我讲任天堂的时候,难免有夸奖的地方,并且讲实话,我很喜欢任天堂。有些愤怒的听众就会来质疑我,问我有没有脑子,不知道以前小日本侵略过中国么?

这个说来话长了,我小时候,中国和日本的关系密切的像是恋人,到处宣扬中日友好,那时候有很多中日友好广场,中日友好医院,包括现在也有中日友好医院。我小时候电视上根本不是手撕鬼子,而是日本的电视剧,日本的动画片,比如《血凝》《望乡》,那时候的日本明星也很多,现在当然也很多,比如苍老师。那时候的明星有山口百惠,高仓健,酒井法子,人气不比现在的苍老师差,人家能上CCTV的。

那个时候我10几岁的小孩,对女同学刚刚开始有兴趣,整天看酒井法子在电视上做广告,松下电视的广告,所以酒井法子很荣幸的成了我有第一个女朋友,即使她比我大10岁,那时候我10来岁,她20来岁。我一直很专一,在我10岁的时候,我喜欢20来岁的,现在我30多岁了,还是喜欢20来岁的,一直没有变过心。

我小时候电视节目和现在不太一样,那时候很无聊,只有几个节目,也没有娱乐节目,男演员和女演员一眼就能分出来,没有太多乐趣。现在我看电视的乐趣之一就是看节目,猜性别,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那时候电视上有科教节目,电脑就是教你打五笔,外语就是英文和日语。可惜,我没有理解祖国的苦心,如果我小时候不那么贪玩,跟着电视学好日语,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看了这么多日本的影视节目,只能听懂几个单词,还是祖国有远见,在我10来岁的时候,就大力推广日语,可惜当年我误解了,一直到今天,我还是很后悔没有好好学习日语。

我讲这些的原因就是,我小时候没有手撕鬼子,希望我在讲sony的时候,不要来指责我不和总路线保持一致。我认为总路线是海带,时间是海浪,海浪一波又一波的到来,海带就一直动摇,我没有背离总路线,我只是和总路线一起动摇,如果你觉得我和你不一样,那是因为,我们之间隔了10几20年,不是同一个波浪。

我尽量不挖坑

只讲我自己熟悉的,就是软件的故事,除非汤唯离婚了,我会做一期汤唯的节目,否则不会紧跟热点,专门讲冷点。尽量不挖坑,知道多少就说多少。

逆袭的学渣

已经是初中的最后一年了,一个目光坚毅的少年敲开父亲的门,他一字一句的告诉自己的父亲,他要报考第八高等学校,也就是现在的名古屋大学。他的父亲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孩子,心里直嘀咕,这孩子不是中了邪吧!为了不打击孩子,他说了几句鼓励的话,让儿子离开了房间。等儿子离开以后,他马上去了这个孩子的老师家,现在轮到老师目瞪口呆了。第八高等学校是当地最难考的学校,这所学校里每年会有几个学生考进去,但是,从来没有一个在学校里排名180多名的人能考进去,除非在最后的一年,他能进步160名。

父亲回家问这个小孩最后一年打算怎么办,这个坚毅的小孩一脸的自信,他安慰父亲,没事的,他能考进去。然后,父亲和他定了一个近乎变态的学习计划,只有一年时间了,正常的上学是不行了,在家里,全部请家教来应付最后一年的考试。在接下来的一年里,他全部的时间用来学习,家境富裕的父亲不惜重金请来当地最好的老师来给这个孩子补课,一年以后,他以最后一名的成绩考上了第八高等学校。

这个孩子叫盛田昭夫,是将来整整一代日本人的偶像。

1921年1月26日,日本爱知县一个酿酒世家,诞生了一个婴儿,这个家庭是当地最有名望的家庭,酿酒的工艺已经传承了14代人。这个刚出生的婴儿是第15代,他肩负着把家族米酒『年节松』传承下去的重任。小盛田昭夫从小就要跟随父亲学习如何做米酒,如何管理企业,如何记账。小盛田昭夫度过了一个一样的童年,从来不能撒娇,也不能和同龄人一起玩耍,少年老成就这四个字用在这个孩子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功成名就后的盛田昭夫这样回忆他的少年时代:每天都要在家里工作,生活只有学校和工场。直到有一天,他在学校里学习《无线电》课程的时候,他看到了关于电留声机的原理。当时家里拥有留声机的家庭非常的少,很幸运的是,盛田昭夫家里不只有一台,没办法,家里就是有钱。他家有两台,一台是一个叫维克多牌的留声机,质量不好;另一个是一台从德国进口的,用金属带当作录音媒体的机器,质量很好。小盛田昭夫就把家里的留声机拆开来研究,当然没有研究明白,顺便还拆了家里的钢琴,把钢琴里的琴弦拿出来做实验。在家里拆了两个留声机以及一个钢琴以后,差不多花了一年的时间,他对电子学的兴趣来了,他打算好好学习了。

这就出现了最开始的一幕,他告诉他父亲,他要考第八高等学校。

(题外话:栋哥这里有点感想,小盛田昭夫的老爸叫久佐卫门,绝对是个好父亲,有钱,儿子在家里拆了两个留声机,还有一个钢琴,也没有把他的屁股打烂,所以经济实力和脾气都是非常的雄厚。这个值得做家长的学习。如果是我,儿子在家里给拆了两台空调,一个冰厢,就为了比较一下有什么不同,估计小孩的屁股都开花了!所以还是希望听众朋友们多多赚钱,不为别的,当你家孩子想知道游艇和潜水艇有什么不同的时候,你可以告诉他,我也不知道,你自已去拆了看看吧,就停在咱们家海边,给我留一个小的就行。)

后来盛田昭夫考上了大阪帝国大学理工部,他选择了物理学。这让他的老爸有点不开心,因为在老爸的心里,学点经济学点商业,最不济学点化学,也算是和祖传的酿酒有点关系,家里还指望着学成归来子承父业呢。但是,这个老爸的历害之处就在于,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没有干涉儿子的选择,反正家里酿酒,喝酒又不要钱,不爽了顶多喝点酒也就算了。

物理天才

虽然盛田昭夫在初中的成绩算不上学霸,但是一旦上了高中,上自己喜欢的专业了,他就开始发飙了,只要他有兴趣的,门门功课都是A,让老师喜欢的不得了。他的物理老师叫服部学顺,觉得这是个可塑之材,就和他讲,如果你想继续学物理,我东京大学的同学,叫浅田常三郎,他在大阪教书。当时盛田昭夫高兴坏了,没想到这么好,自己的高中老师和自己最喜欢的专栏作家是同学,就赶紧去拜访。这个浅田常三郎,是《朝日新闻》的专栏作家,每周写一篇科谱文章,一见面,自然是相谈甚欢,相见恨晚,其它的细节略去不表… 结果就是盛田昭夫跟了浅田常三郎,彼此喜欢的不得了,每周一次的科普专栏也让盛田昭夫代笔了。

二战爆发

当盛田昭夫高高兴兴的去上大学的时候,二战爆发了,包括浅田常三郎的实验室在内的几乎所有实验室都要为军事目的服务,在大学里混了四年,到了毕业,结果想回家继承家庭产业都不行了,只能为国家服务!两条路选一条,一条是上战场,时间短,战争结束了就退伍;另一条是不上战场,给海军当研究员,合同是一辈子。按照盛田昭夫的说法,上了战场,子弹又不长眼,说不好啥时候就挂了,于是,他选择当研究员,在本土,家里有钱,好吃好喝的,多爽!

最后,盛田昭夫用家里的钱,在大阪租了一个大公寓,每周出一份研究报告,其它时间就去和浅田池三郎交流感情。后来的几年,盛田昭夫肯定受过苦,但是和其它人比起来,这些苦不算什么。他没有上过战场,他的研究成果也没法生成,因为后来,日本被美国打的不行,盛田昭夫早就意识到日本的投降是早晚的事儿。盛田昭夫去的地方都是一些安全第一的地方,比如哪个地方的小镇上,哪个小港口,都是一些非军事重地,而且他负责的项目一直到天皇投降了,还没成功。当然不是说他不行,而是没材料和工厂来生产,都被美国给炸没了。

那是不是说盛田昭夫在整个二战期间就一无所获呢?当然不是了,盛田昭夫在二战期间认识了他一生最重要的朋友,没有这个朋友,就不会有sony公司,下一期,就讲他这个一生的朋友。

刘延栋 wechat
欢迎扫一下关注我的公众号:软件那些事儿
欢迎收听我的电台,你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前进